笔趣阁顶点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顶级反派要洗白 > 第518章 她为什么要找炼器师
    “墨离修,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凉音望着紧紧捂住额头,冷汗直冒的墨离修吓了一跳。

    不禁伸手的拍了拍墨离修的肩膀。

    此刻陷入魔障中的墨离修,好半晌才拉回了思绪。

    他望着身旁完好无损的少女。眼里破碎的光渐渐浮起,不禁松了一口气。

    起身快步下了马车,不想让凉音看出自己的异样。

    “没什么。”

    墨离修的语气,虽然一如既往的平淡冷漠,可凉音还是在里面感觉到了墨离修刚刚那一刹那的紧张。

    她望着莫离修的背影,不禁蹙了蹙眉。

    墨离修刚刚怎么那么像落荒而逃?

    是错觉吧。像他那种泰山崩塌压顶都面不改色的人,怎么会有落荒而逃的时候。

    梵罗城比凉音想象的大多了,也比她想象的繁华热闹多了。

    不过杀戮的气息,也比其他领域高出了不少倍。

    就好比刚进城时,她们便看到了一个身穿虎皮大衣的中年男子。

    被另一群人给砍死在路边,死相凄惨,连全尸都没有。

    周围摆卖东西的小贩众多,叫卖声络绎不绝,食物香甜的味道,混杂着血腥味让人很不舒服。

    本来凉音还准备买点吃的,这会儿一点儿心思都没有了。

    没走多远,凉音便来到了她想来的地方。

    凉音来的是一家客栈。

    魔修抬头望着头顶上上,镶着鎏金大字的黑色牌匾,下意识蹙了蹙眉头。

    宁来楼,这个地方……

    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墨离修脑海中好像有什么快速闪过。

    见凉音踏进了门槛,墨离修快速伸手一把拉住了凉音的手臂,冷着脸道:

    “无论你此行想要来梵罗城做什么都要小心,听说前不久梵罗城换了新王大换血。

    这阵子动荡不安,不能招惹的事情绝对不要招惹。”

    见墨离修说到这里,凉音这时想起了之前还在鬼域的时候。

    她因为救和南宫连溪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而和启成王结下了梁子。

    到现在鬼域四处都还有她的悬赏令。

    “我知道,你放心,我不会乱来的。”见凉音完全答应了,墨离修这才送来了手。

    凉音将一封信件交给了掌柜,那掌柜来回打量了下凉音和魔修二人,便快步上了二楼。

    没多久那看起来长相圆滑的掌柜。便微笑的让他们二人上去。

    “走吧,我们上去吧。”凉音抬脚就要上去,却被身后的莫立修拉住了胳膊。

    “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找一个炼器师。”

    在听到炼器师之后,魔修立马反应了过来。

    刚才脑海中一闪而过的熟悉感,刹那间清晰。

    梵罗城的宁来楼,不正是那位赫赫有名的炼器师所居住的地方?

    听说这位宁大师不仅会炼灵器,还会修复各类灵器?

    这九大领域里,想要炼制灵器和修复损坏灵器的人。都会不远万里来找这位林大师,不过……

    “传闻宁来楼的宁大师,性格脾性非常的古怪,很多人来上门求他来练器,不惜花下重金,他都不愿意见,你是用的什么方法。让他同意见你?”

    魔修满脸疑惑的望着凉音,突然有些好奇之前凉音的给店掌柜的那封信件里到底写的什么。

    “一个消息罢了。”

    “什么消息?”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话音未落,二人已经占到了客栈二楼最东边一间房门口。

    褐色的木门上。挂着一把古朴的折扇。这间房门和其他普通的房门没什么两样。

    虽然如此,但却散发着让人不敢靠近的强大气息,想必那位炼器大师修为非常的高。

    咚!咚!咚!

    凉音轻声敲响了门扉:“请问宁大师在吗?”

    咔嚓——咔嚓——

    凉音话音刚落,紧闭的房门渐渐打开。不同于普通的开门声,这间房门开门的门声,有点儿像机关的声音。

    玄铁森寒的刺鼻味道扑面而来。

    褐色的大扇门打开之后,凉音才看清整个房间里的布局。

    连站在一旁的莫里修见了,都有些错愕。

    没想到房间里面,跟房间外面的反差,居然这么大。

    外面像普通的客栈,而里面别有洞天,如同一个偌大的机关城。

    他们就像站在楼梯的顶端一般,就像是一层层阶梯。

    而那位炼器大师,则是坐在不远处玄铁轮椅上,翻看着眼前的卷轴,仿佛此刻没有人站在门口一般。

    宁大师和凉音脑海中猜想的不一样,她以为炼器这么厉害一定是一位老者。

    而不远处坐着的则是一个健壮魁梧的中年男人,脸上的毛发这么多,看起来有点凶。

    宁大师身上的穿着并不华丽,是一件灰扑扑的袍子,腿上还盖着一个灰色的毯子。

    诸神大陆虽然妖魔众多,但修仙之人也不少。

    在门打开的那一刹,凉音感觉到了远处的炼器大师周身透露着人类的气息。

    过去应该是一个修仙者。

    “宁大师……”凉音话音未落,只见远处正在翻出的宁大师,猛的一挥手。

    咯吱一声,玄铁擦动的声音响起。

    宁大师掌心里飞出的灵器,骤然化为利爪,朝着凉音的头部抓去。

    凉音脸色骤变,还没有反应过来,那利爪已经抓到了她的面前,就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墨修猛的一甩长袍。

    砰的一声。将那飞来的灵器打飞到了一旁的玄铁墙上。

    砰一声巨响!整个房间里仿佛正在震动,刺耳的声音持续了半响才停下。

    凉音微微送了一口气,这才发现自己手心里都是薄汗。

    他朝着身旁的男子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眼神。

    要不是刚刚莫离修迅速,此刻她应该血溅当场了。

    自己在乎的人刚刚差点没了命,墨离修很生气。

    却在接收到凉音感激的目光那一刻,心头的怒气才稍稍被压下了一些。

    想到了凉音来到这里。一定是有求于这位脾气古怪的炼器师,没有轻举妄动。

    “你这是什么意思?”墨离修冷着脸,强忍着怒意望着远处的宁大师,俊美的脸,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

    气氛剑拔弩张。  偌大的空间里,落针可闻。只有宁大师收起卷轴时的咯吱脆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