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顶级反派要洗白 > 第493章 有人心动了
    “苏公主,请回吧。”

    男神冷漠的望着苏明珠,眼底溢满了厌恶之色,虽然语气没有多少起伏,但依旧可以看出他是讨厌苏明珠的。

    虽然苏明珠处处都表现出了一副天真活泼浪漫的模样,可他总觉得苏明珠怪怪的。

    没想到苏明珠居然如此恶心。

    苏明珠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嫁给司凌夜,此刻竹篮打水一场空,她再也伪装不下去。

    拍起巴掌,便朝着男神脸上打了过去:

    “你这条恶心的死狗!给本宫滚开!”

    男神见状脸色微变,刚准备抬手捏住苏明珠的手腕,苏明珠的手,直接被一旁的神子拉住:

    “住手!闹够了没有?”

    神子愠怒地瞪着苏明珠,俊美的神情,仿佛结上了冰霜,再温柔的人,也有忍不住生气的时候:

    “还不跟本君回去?!”

    “我不要回去!我讨厌你!为什么连你都帮着那个贱女人……”

    啪的一声!

    苏明珠还未愤恨的骂完,神子的巴掌直接落在了她的脸上,将她的脸打得侧了过去。

    发鬓凌乱,甚至有根金色的珠钗,都因此落了下去,滚开老远。

    碎裂的声音在大殿响起,苏明珠摸着火辣辣的脸颊,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一向最疼她的舅舅,此刻居然为了那个贱女人打她?!

    苏明珠泪流满面,捂着脸愤恨的逃了出去,那通红的美眸中,溢满了骇人阴毒杀意。

    洛凉音,本宫一定不会放过你!一定!

    …………

    另外一边,妖灵域。

    白雪皑皑,漫天的风雪被北风吹得狂乱飞舞,森寒的冷意,仿佛要将每一寸血液都冻住。

    “洛凉音,你给我站住!”

    蝶妖望着一直走在前方,没有回头的凉音,终是忍不住了。

    他呵斥了一声,可前面的人却没有停下脚来。

    “我让你给我站住!”

    他一把拉住了凉音的胳膊,绝色的脸上溢满了愠怒:

    “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你知不知道你随时都有可能没命?!

    你大闹的可是神域和妖域的联姻,是普通的大婚吗?!”

    见凉音低着头没有说话,他的火气更大了。

    甚至刚刚那一瞬间,他都不明白他为何那么生气,他将这一切生气的源头,都归咎于凉音体内有他孕灵丹的原因:

    “万一你死了?我的孕灵丹不就没有了?!”

    “红临,谢谢你。”

    一直低头的凉音,突然抬头,朝着他嫣然一笑,晶莹的泪水,从脸庞滑过。

    此刻的蝶妖才发现,凉音早已经泪流满面。

    “对不起,我知道我这样做不对,也知道很危险,但我既然已经活下来了,就会努力的帮你完成这件事。”

    凉音擦了擦眼泪,脸上虽然带笑,眉头却未舒展开来。

    明明洞穿司凌夜胸口的那一刻,她应该很开心的。

    可她每每想起当时司徒夜,被她洞穿胸口时,震惊而又悲伤的眼神,她的心里,就会莫名的难受起来。

    凉音转身离开,风雪吹着她红色的袍白猎猎作响,那纤细的背影,看起来那般孤寂,就好像她从来都不属于这里一般。

    蝶妖情复杂,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狭长的眼底划过一抹失落之色,终是忍不住冲着凉音的背影喊道:

    “你要去哪里?”

    “我还有事要办,你放心不会有性命之忧,你先回去吧。”

    凉音没有回头,朝着身后摆了摆手。

    给了蝶妖一颗定心丸,她误以为蝶妖这么紧张,这么关心她,都是因为孕灵丹。

    却猛的听到蝶妖在身后大声道:

    “你是要去找那小子对不对?”

    他知道南宫连溪的事?

    凉音震惊的瞪大了眼睛,愣在了原地。

    她没有想到,蝶妖早就知道了她催动灵魂珠的事情。

    她以为蝶妖不知道…

    却没想到他什么都知道,明知道她这样有可能伤到孕灵丹,可还是纵容她完成自己想要完成的事。

    凉音回头,望着蝶妖的目光有些许复杂。

    他真的只是因为蕴灵丹在她体内,才对她这么好的吗?

    “我跟你一起去。”

    蝶妖要上前一步,冷着脸拉住了凉音的手,抬脚就往前方走。

    “没关系,我一个人可以的,这路上也没什么危险…”凉音下意识的想要抽出手掌,可蝶妖要完全没有给他机会。

    “闭嘴。”

    蝶妖捏紧了凉音的手掌,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

    蝶妖手掌的皮肤虽然很柔软,很光滑,却很凉,仿佛这漫天飘下的积雪。

    凉音望着蝶妖欣长的背影,眼神微微闪了闪。

    但愿不要是她想的那样,她不想再辜负任何人。

    ……

    半山腰上,落满积雪的道路,被踩出了一个个脚印,咯吱咯吱的声音,一直没停。

    一旁的松针树上,堆满了积雪,时不时有堆积的积雪落下。

    树下的蝶妖,为凉音戴上了斗篷,阻止了积雪落到凉音身上。

    凉音此刻所有的注意力,都落在了不远处的竹屋上,并没有注意到身旁男子望他的眼神,多了些许复杂。

    离竹屋越近,凉音的嘴角忍不住翘得更高,既高兴又紧张。

    相比少女高兴,一旁的蝶妖望着近在咫尺的竹屋,脸都黑透了。

    大有一副自家女人要去见野男人的模样。

    咚!咚!咚!

    凉音轻轻敲了敲门,门里传来了邪君不耐烦的声音。

    “怎么现在才来?本座呆在这里都快发霉……”

    邪君刚拉开了房门,就看到了站在凉音身旁黑着脸的蝶妖,一时之间,嘴里嘟嘟囔囔的话还未说完,就卡在了喉咙里。

    蝶妖见开门的是邪君,脸色微变。

    “是你?你居然还活着?”

    那天他虽然看到了凉音催动了灵魂珠,但他最终怕自己上前阻止,所以提前离开了。

    就没有发现,最后邪君也出现了。

    “你都没死,我岂能死?”邪君不悦的白了蝶妖一眼,转身进的竹屋里。

    显然,他们二人早就认识,而且关系不太好。

    凉音刚准备跨进去,手臂被一旁的蝶妖扯住:

    “洛凉音,你怎么和他在一起?!”

    蝶妖是知道邪君的身份的,也知道邪君根本不是什么好人,与虎谋皮,最终只有被拆骨入腹的下场。

    凉音知道蝶妖在想什么,也知道蝶妖是的关心她,若不是邪君被她契约了,她也不敢太接近邪君。

    “这件事说来话长,以后再慢慢告诉你。”

    踏进房间里的凉音,四处看了看,没有见到南宫连溪的身影,不禁紧张起来:  “南宫连溪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