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顶级反派要洗白 > 第361章 他到底是谁
    洛子时故作一脸善良的掀开了地垫,装作一副要起来的模样。

    “你给我了你也没有了,你睡吧,我没事,谢谢。”

    凉音谢绝了洛子时的“好意”刚准备坐到篝火旁,就听到一旁的司徒夜道:

    “跟我睡一个地垫。挤挤也就过去了。”

    此话一出,凉音和洛子时纷纷震惊的睁大了眼睛,转头满脸不可置信的望着他。

    凉音望着眼前俊美无双的司徒夜,愣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

    真的不是幻觉……司徒夜真的让我进他的地垫?!

    他那么高冷,洁癖有那么严重?!

    怎么这个时候,愿意让我进去?

    “还能在那里做什么?”

    司徒夜望着那凉音愣怔的模样,神情有些不悦。

    “嗯……那个大师兄,,我我不用了,我进去的话会把你挤着,晚上你会睡不好!”

    凉音连忙开口解释,可话还没说完,直接被司徒夜冷漠打断:“谁是大师兄?”

    凉音抿了抿唇,小声嗫嚅道:“大师兄你是。”

    司徒夜:“谁是小师弟?”

    凉音:“我是。”

    “那该听谁的?”

    “都听大师兄的。”凉音咬着嘴唇,内心崩溃,在司徒夜冷漠的目光注视下,战战磕磕的走到了司徒夜的地垫里。

    随后僵硬的身子,挤了进去。

    凉音丝毫不敢动弹,几乎都快哭出来。

    和司徒夜睡一个地垫里,还不如让她在外面冻一夜!

    司徒夜是和衣而睡,所以隔着衣物,凉音察觉不到司徒夜的体温。

    只是刚躺下去后,属于司徒夜周围淡淡的冷冽花香,顿时,钻入了她的鼻尖,

    这花香的味道很好闻,很熟悉,甚至让她产生一股莫名的眷恋感。

    虽然这花香很熟悉,可凉音此时,因为太紧张,根本想不了别的。

    天啦!我这算不算是大师兄同床共枕?!

    虽说以天为被,以地为席,但这距离好近啊……!凉音的一颗心怦怦乱跳。

    此时她都能感觉到她头顶下压住了司徒夜银色的长发。

    那长发很凉,很香,如同花的味道。

    静了片刻,凉音下意识睁开了眼,下意偷偷瞥了一眼身旁的司徒夜。

    此刻的司徒夜已经闭上了眼睛,那如金雕细琢般的五官,俊美俊美,妖冶惑人,比女人还倾城,却有着女人没有的阳刚之气,让人望眼都几乎沉沦。

    “睡觉的时候,不要盯着我。”冷不丁的闭司徒夜张口说了话。

    那不悦的声音,顿时惊醒了凉音。

    察觉到自己被抓包了,凉音刹那间,红了脸,立马转过头闭上了眼睛,不敢再乱动。

    而此刻的凉音,并不知道,睡在一旁篝火另外一边的洛子时,望着这一幕,几乎妒忌都快发疯。

    那目光几乎如刀子一般宛着凉音,若目光能有实质,凉音,此刻,应该被宛的得尸骨无存了。

    贱人!该死的贱人!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和司徒夜睡在一个被子里?!

    此刻的洛子时真的很想当着司徒夜的面,揭穿凉音是女子的身份,可是,一想到她接下来的计划,现在还不是揭穿凉音的时候,强忍了好久,终于忍住了。

    洛凉音,你这个贱人,你给我等着!不久之后,我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

    夜色静谧,乌云将月亮掩盖了一些。噼里啪啦燃烧的篝火,也因为燃尽而熄灭,在了灰烬上,冒着青烟?

    凉音以为自己今天这么紧张,一定会紧张到好久才能睡着。

    可是,却没想到,没多大一会儿她就睡着了。

    凉音不知道,在她睡着的那一刻,躺在一旁。司徒夜,慢慢睁开了妖冶的红眸眼睛。

    月光之下,男子的红眸,犹如宝石一般好看。

    司徒夜侧过身望着凉音,那狭长的桃花眼底,溢满的眷恋之色。望着凉音的目光,温柔至极。

    沁人的花香,渐渐钻入了凉音的鼻尖。刹那间凉音便完全失去了意识。

    而不远处的洛子时,也依旧如此。

    司徒夜轻轻贴了上去,温热的触感,在嘴里蔓延。

    让他忍不住,更深一步,更进一步。

    第二天,凉音醒来的时候,身旁早已经没有了司徒夜的身影。

    倒是洛子时,在不远处的水边洗着脸。

    就在这时,凉音似乎是感觉坐这地方有些不对劲,湿湿的,黏黏的。

    凉音蓦然一怔,骤然睁大了眼睛,眼里溢满了不可置信。

    她不会这个时候……来葵水了吧?!

    她连忙起身,在看到地垫之上,只是一些水渍以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可是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她的眉头,不由得紧紧蹙了起来。

    等等,哪里来的水?

    该不会是她尿床了吧?!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凉音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难道说……这先天的短命之症,还会有失禁这种副作用?!

    想到这里,凉音更加坚定了要快点儿去玄天宗秘境夺宝的决心。

    她得快点儿好起来,这种尿床的事,真是太丢脸了。

    身体有些酸痛,凉音没有多谢,因为先天短命之症的副作用,会经常让她身体,感觉到酸痛闷痛。

    此刻她也没时间想那么多,低头,便发疯的用衣袖,擦着地垫上的水渍。

    司徒夜洁癖那么严重,要是发现我尿床尿到他地垫上了,不得弄死我?!

    凉音刚擦了一半,远处的灌木丛里,便响起了一阵阵响声。

    凉音回过头来,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司徒夜,牵着两匹灵兽马走了过来。

    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凉音望着不远处越来越近的司徒夜。急得手忙脚乱连忙用一旁的枕头,遮住了地垫上没擦完的水渍。

    随后起身满脸强挤出的笑容,跑了过去,想要转移,司徒夜的注意力:

    “大师兄,这灵兽马该不会是你,一早上打的吧?!”

    凉音一开始,确实想要转移司徒夜的注意力,可是当看到这眼前的一星灵兽马之后,不由得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居然是一星灵兽马?!他这是怎么猎到的?!

    普通的灵兽本就难以猎取,一星灵兽更难,而且猎取之后,光是驯养驯化,最短都得好几个月,有的还得花上一年半载,

    可司徒夜这牵过来的灵兽马,怎么乖得像家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