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顶级反派要洗白 > 第287章 洛寒羽开始患得患失
    洛寒羽见凉音,望着江雨时那般高兴的模样,心口骤然一痛。

    师父,即使是重生一世,你的潜意识里,都还是爱着他的吧?

    意想到了这里,洛寒羽心中顿时,酸涩无比。

    他眼底翻涌着浓重的杀意,袖下的拳头紧攥,那散发着淡淡光泽的透明指甲,此时,全部都掐入的掌心里。直接将掌心掐出了血迹。

    若说先前洛寒羽散发的气势,像温润的琴师,那么这一刻。

    洛寒羽周身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便像那幽冥地下的血魔,邪佞阴冷的气息当中,带着深深的恶意……

    凉音的心思全部都在找到“大boss”后的高兴之中,所以完全没有察觉到,背后少年的变化。

    凉音直接拿出了空间袋里的丹药,喂了地上昏迷江雨时。

    江雨时身上还有伤,根本就不能长途跋涉。此刻,他们去白龙书院的行程直接被耽误。

    所以想了想之后,凉音决定,还是先将江雨时送回流云门再说。

    ……

    风雪不断飘落。

    白雪皑皑的道路之上,一个身穿白色衣袍的少年,背着一个黑衣少年,朝着流云门的方向走,站在他们身边的凉音,正认真的为这二人撑伞。

    江雨时受伤了,又昏迷了,在雪地里,肯定是没办法行走的。

    凉音一开始本来是想自己背的,可是,却被洛寒羽直接抢了过去。

    洛寒羽当然是不愿意凉音接触江雨时。

    若是可以,他恨不得立马将江雨时大卸八块,碎尸万段,再将其挫骨扬灰。

    可是却没有办法,师父要救江雨时,他总不能让师父背着江雨时吧?更重要的是,师父的面前,他若当面杀了江雨时,那师父一定会讨厌他。

    幸好他们走的时候并没有离开多远,没走几个时辰,便回到了流云门。

    这一路上,洛寒羽都累出汗了。而是因为如此,他们还没发现。被背在背上的少年,算计的扯起了嘴角。

    流云门里,几个大长老一见姜家的大公子出事了,顿时大惊失色。

    因为先前江家已经跟他们联系好,会让人护送大公子,来流云门里学习,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他们大公子居然在雪地里受了重伤,昏迷不醒。

    若不是这次碰巧遇到了他们的小门主,被他们的小门主所救,指不定会出什么乱子。

    长老们焦急不已,连忙请来了流云门里最厉害的医师,来为江雨时检查周身的伤口。

    凉音不会医术,此时还留在房间里,显然已经没有别的用,所以,便出来了。

    屋外的雪花簌簌而落。

    刚踏出来凉音。便被外面寒冷的空气,冻得浑身一颤,,她抬起了手,呵了呵热气,以缓解不舒服。

    而在这一刻,她一眼看到了,不远处的走廊上,站着的白衣少年。

    此刻,少年抬头望着漫天雪景,依旧是一身白衣,墨发如瀑,那狭长的桃花眼底,似乎有水雾弥漫,盛满了漫天的雪光,那是一种隔世的哀愁。

    那种神情让人看了忍不住心痛。

    察觉到了有人走过来,洛寒羽不禁转过头,冲着凉音微微一笑。

    凉音被这样的笑容。恍惚了心神。不过很快。他便回过了神来。

    在看到少年脸上那温柔的笑容之后,不禁疑惑的蹙了蹙眉头,

    她刚刚眼花了吗?

    她好像看到了洛寒羽,似乎很悲伤…

    “师父,我脸上有东西吗?”

    “嗯?那个,那个当然没有!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这么问?”思绪突然被洛寒羽拉回来,凉音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

    洛寒羽一听这话,不由得微微勾起了嘴角。微笑道:“师父刚刚一直盯着我,我还以为我脸上有东西,还想着要不要重新洗把脸。”

    凉音望着少年脸上明媚的笑容,心跳不由得漏了一拍忍不住笑道:

    “洛寒羽,我突然发现你笑起来样子,是我看过的最好看的笑容。”

    凉音在说出这句话后,洛寒羽不由得一愣,瞳孔微缩。

    此刻的凉音,可能是有些累了,并没有察觉到洛寒羽的变化。

    转头望了望院中的大雪,不禁伸手打了呵欠,转身便朝着自己的方向而去:

    “来来回回的跑一天,可真累,好想念我的大床。”

    洛寒羽望着凉音离去的背影,目光微微闪了闪,袖下拳头,紧紧攥了起来,径直跟了上去。

    重生而来,若寒羽本就不想和凉音分开。

    之前还比较好,凉音去哪里,洛寒羽粘着还没这么厉害。

    而此刻,有了江雨时的回归,洛寒羽慌了,

    他都不敢离开凉音的身边,变得有些患得患失。生怕凉音被人抢走。

    他知道他不能这样下去,感情这个东西,最忌讳的抓的太紧。

    可还没办法,他非常害怕,害怕再失去凉音。

    从凉音遇上江雨时的态度,他便可以发现,凉音对江雨时是不同的……

    大殿里。

    凉音见洛寒羽跟自己一同进屋,这时才转头惊讶道:“洛寒羽,你也要睡觉?”

    “师父,我来伺候你上床休息。”洛寒羽如实道。

    说话之间,洛寒羽不由得冲着凉音,微微勾了勾嘴角,带这些许呆萌的模样,不由得让凉音微微愣了愣。

    突然见到洛寒羽露出这副模样,凉音只觉得这一幕太有杀伤力!

    简直不要太可爱!

    凉音微微红了红脸,面上窘迫道:“这大白天还是算了,让我自己来吧。”

    这两天凉音都是让洛寒羽服侍自己,从小事到大事,几乎没有一件事离开洛寒羽。

    她作为洛寒羽的师父这样做,当真太过分了。毕竟洛寒羽是她的徒儿,又不是她的下人。

    她拒绝洛寒羽,本意都是为了让洛寒羽好。

    可是她却没有想到,她刚拒绝完,站在门口的少年,已经红了眼眶。那副强忍悲伤模样,让人心中不由得一窒。

    “师父……”

    洛寒羽伸手,一把将凉音拉入了怀中,紧紧抱着凉音,那手掌紧得几乎发抖。

    “洛寒羽,你这是怎么了?!”凉音感受着少年的不对劲,不由得震惊的楞在了原地,她刚想推开少年,查看少年的情况,却被少年打断。

    “师父别动,求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