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修真小说 > 诸天一页 > 第四百零七章 突如其来的绝杀
    当田灵儿手握叶知秋之时,那种久违的无敌之感再一次来到她的身上。

    这些日子诛仙剑没有在她的身边,她自然知道是历练的意思,但与魔教妖人斗法的时候往往不能立刻胜出,往往是斗法斗了许久将对方压制住却又有别的魔教贼子出手将她拦下,所以她虽然经常处于上风而建树不多。

    尤其她虽然算起来是青云门小一辈的而其实力达到上清境界之后,魔教的小贼子也不敢与她对敌,与她对敌的都是魔道上一辈的人物,这些人不仅道行上与她相差不多,而且保命的能力更为突出,往往一旦落入下风就远遁而去,躲入魔教的大本营,极其难杀。

    田灵儿便怀念起诛仙剑来。

    诛仙剑这样的法宝也是实力的一种。

    当她手握诛仙剑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了无敌的力量,她也有了无敌的信心。

    她在天上看着那边鬼王宗的人,知道在那个鼎之上的就是如今魔道鬼王宗的宗主鬼王,一个很有实力的人。

    而在那地面上,还有几个鬼王宗的厉害人物,其中一个似乎是鬼王宗的青龙,也是很难缠的人。

    “那么,让我来吧!”

    田灵儿望着前方被困在那片红色光墙之中的夔牛,只见它此刻低头垂首,彷佛已经认命一般,无精打采地站在那里。这时满天乌云,也渐渐有散开的模样,它刚刚出海之时那种天地为之风云变色的威势,竟然是再也看不到了。

    就像是,一个穷途末路的悲伤孩子,心死了一般的站在那里!

    几许凄凉,几分寂寞。

    “呛啷!”

    田灵儿手握诛仙剑,向着主持阵法的鬼王直杀而去。

    她的速度很快,不过鬼王的反应也很快。

    他抬起了头,看着那从天而降的女子与从天而降的一柄剑,眉头微皱。

    这个小辈他是认识的,可谓是正魔两道最为杰出的年轻人了,以小小年纪已经修行到与他这一辈的修为境界,在这几天斗法的过程里大出了风头,甚至压制的老一辈圣教弟子都落荒而逃。

    如今,她竟然是狂妄到要以一己之力破坏他们计划的地步么?

    鬼王的脸上闪过一缕杀机,既然她来了,那就将这个女子杀了吧,免得百年之后成为圣教的大敌!

    他的心神一面牵着脚下的阵法,另一面他的手中长扇之中有亮光响起,许许多多的红光汇聚,正对向疾驰而下的田灵儿。

    这蕴含了他几百年修为的一击看起来有些平平淡淡,但若是这个女娃子要是硬接的话他会让她知道什么叫做前辈。

    田灵儿毫不畏惧,手持叶知秋而下。

    叶知秋并没有散发任何的光芒,朝着鬼王的扇子而去。

    一个字稳。

    两个字无敌。

    四个字势如破竹。

    当叶知秋撞击到鬼王扇子上的红光时,他没有丝毫的不适感,这种程度的红光随着他的心神动念便化作虚无,紧接着他的肉身与伏龙鼎狠狠撞击在了一起。

    以矛攻盾。

    叶知秋就是这个世上最强的矛,而伏龙鼎似乎是这个世上最坚硬的盾。

    叶知秋感知着他的肉身与伏龙鼎撞击在一起,那很刺激。

    他的躯壳的确很强大,强大到在他们撞击在一起的一刹那伏龙鼎就出现了裂缝,随即叶知秋以自身的戾气为兵,强大的力量一瞬间将伏龙鼎崩的四分五裂。

    场中一时之间,都变得安静了下来。

    许许多多的人,无论是远方的正道人士,还是近在咫尺的魔道中人,看着这鼎的破灭,似乎不敢相信。

    这个鼎,就这么破了?

    鬼王的内心里也觉得很是滑稽,都有些不太相信这样的事发生。

    这个世上还有这么锋利的剑可以破开伏龙鼎,他是万万不能相信的!

    这个女娃子真这么厉害?要是是的话,那前几天怎么还有人可以从她的手下逃脱?

    鬼王的脑海中这些念头一闪而过,紧接着他便暴怒了起来,因为夔牛受着这样的变故已经逃了。

    多年的谋划今日一朝破灭,鬼王开始不要命的放大招。

    与此同时,鬼王宗其他的人也一道攻了过来。

    田灵儿毫不惧色,继续放大招。

    从叶知秋的身上,卷出许多无色的气剑来,在这黑夜之中浑然看不见,但是当这些无色气剑撞击到魔教的弟子时,它们可以轻而易举地穿透那些弟子的护身光芒,随即将他们穿胸而过。

    人的身体还是太过脆弱,哪怕修行了这么多年的魔教弟子也是一样,叶知秋散发的无色光芒穿透他们的肉身时,连带着他们的肉身与精神都一道被毁灭了。

    一时之间,魔道弟子死伤无数。

    “欺负我女儿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冲着我来!”

    却在此时,从正道阵营那边传来一声怒喝,紧接着一道红光一闪而过,落到了鬼王的正前边。

    田不易如上古的火神,傲立在云端,将那赤焰幻化燃烧的火焰,化做满天飞舞的火龙,撕开乌云,冲上九天。

    他的目光冷冽,显然是动了怒气,不知道是对自己的女儿,还是对鬼王宗的人。

    鬼王的脸变得狰狞了起来。

    欺负你的女儿?

    没看到我们多年的谋划都被你女儿破坏了,你女儿还在杀我们的人?

    这个胖子如何是有脸皮说欺负他女儿这样的话的?

    “爹,女儿没被欺负,女儿粉碎了他们的阴谋!”

    田灵儿听着熟悉的声音,心里很是欢喜,但她的手却没有闲着,诛仙剑在手无色气剑散发围绕整个场中,打的无数魔教弟子纷纷逃窜。

    “打的好!”

    田不易忽然喝了一声。

    鬼王更怒,道道黑光开始在他的身边环绕。

    田不易面色顿时严肃了下来,赤焰横在胸前,左手握住法诀,脚踏七星,在半空中连行七步,赤焰仙剑霍然刺天,口中诵诀∶“九天玄刹,化为神雷。煌煌天威,以剑引之!”

    不远处,青云门中弟子,一片哗然。在场众人,尤其是大竹峰弟子,更是一个个神情激动无比。

    原本低沉的乌云顿时翻涌,如开了锅的沸水,天地间风声萧萧,片刻後更是从那黑云深处,传来隆隆雷声,几乎就在那两个人的身边,炸响开来。

    刹那间,天动地摇!

    整个流波山彷佛也震动不已,而在这座海岛的周围,原本平静的海水,也不可思议地沸腾起来。

    一道仿佛来自远古的电光,在天际一闪,忽地而起,刺破黑云,撕裂长空,如骄傲不可一世的神明,落入凡间,停在那燃烧的剑尖。

    那一个瞬间,天空中的人,忽然看不见他的身影,那炽热而耀眼的光芒,遮盖了这片天地世间。

    有风,吹过。

    拂起了,所有人的衣裳。

    天地间,忽然一片肃杀宁静!

    突然,惊雷再响!轰然声中,天地变色,那一道巨大无匹的光柱,激射而出,洞穿了所有黑云,亮过了夏日赤阳,一往无回、势不可挡地冲向鬼王。

    鬼王大喝一声,黑光缭绕,包裹在他身边。

    与此同时,有人来到了鬼王身边。

    青龙一身白衣,他那只戴着乾坤清光戒的右手一挥手,就散发出无数青光,抵挡在光柱面前。

    轰隆隆巨响传出,这里爆发了无比强烈的能量撞击。

    而在这连绵不绝的能量撞击里,叶知秋悄然穿过。

    一穿过鬼王,再穿过青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