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修真小说 > 诸天一页 > 第一百一十七章我还是太正直了
    叶知秋已经在大秦的世界已经苟了两年多了。

    这两年的岁月,大秦发生了很多的变化,比如高要还是变成了赵高,并且与易小川的关系变淡了。

    之所以说变淡,而没有翻脸,是因为有叶知秋叶老哥。

    若是世上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最好的选择,而若是世上的选择不止一个,那就可以有更多的选择,可以有最好的选择。

    高要的逆鳞是他的妹妹小月,若是没有叶知秋的存在,他可能会想着把小月嫁给易小川,这样可以亲上加亲,形成利益共同体,但是现在他的选择不只有易小川,而且还有叶老哥,更重要的是,这位叶老哥比起易小川来要成熟了很多,也要上进了很多。

    叶老哥不愧是他看好的大哥,到了军中不过两年的时间,爵位官职蹭蹭往上涨,已经到了上卿的地位,而且,难能可贵的是,即便叶老哥到了上卿的地位,对他还是一口一个高兄,并没有因为他的地位上升而对他的态度有什么变化,和叶老哥通信,他没有任何被歧视的感觉,那很让人舒服。

    人残了,心也就有些敏感,他最讨厌别人拿太监的事说事,对于那些人,他会想着办法整死他们。

    至于易小川,这个货总是把自己放在道德的制高点上,一副自己总是圣人的样子,根本不了解他的经历,就对他指手画脚!

    他高尚啊,他圣人啊,他了不起啊!

    虽然高要对于易小川很是不爽,但是在大秦的斗争之中,他还是没有想着把易小川往死里整,只是整到他无官无职而已。

    高要选择了和丞相李斯大人合谋,这样可以使得他地位稳固,做事越发容易,只可惜这样的站队必然会与其他的势力相碰撞,因为他和李斯大人选择扶持的对象是胡亥,而似乎无论是蒙恬,还是他的叶老哥,都站队公子扶苏。

    为此,他还小心翼翼问过叶老哥的想法。

    “虽然现在看起来你是站到了公子扶苏的反面,但是于我有什么关系呢,我效忠的是当今皇帝,而始皇帝一日不死,公子扶苏就永远是公子扶苏。”

    叶知秋的回复让高要微微有些放心,他根本不想对付叶老哥,因为叶老哥这个人的强大其他人难以想象,对上了叶老哥,他估计是难逃一死!

    好在叶老哥的回答让他微微放心了些,他便和李斯李大人动手,使得公子扶苏被逐出了咸阳,离开了大秦的国都之地,也去了边疆守长城。

    “好想做一个反派哦。”

    叶知秋漫步于边关之地,不远处是公子扶苏的大营,这位公子因为不同意他的父皇焚书坑儒,也不同意他的父皇戍边修筑长城之事,正面顶撞了他的父皇,于是扶苏就来到了他这里。

    焚书坑儒怎么说呢,后世有的人说始皇帝坑的其实并不是儒生,而是那些诱骗始皇帝的方士,也有人说始皇帝坑的就是儒生,使得中华文化遭遇了严重的破坏。

    叶知秋觉得在大秦这个国度,杀几个儒生根本不算什么,尤其是如果他们太烦的话,因为这个时代,大秦是在以法家的思想治国,儒家想要搞事情,也不问问丞相李斯同不同意。

    道理之争,绝不是说几句话辩论几句就够了,议论的狠了,那就先消灭你的肉体。

    有句话叫做,大道之争,不死不休。这学问之争,也可以如此。

    所以焚书坑儒,那就坑了吧。

    又不关叶知秋的事。

    至于公子扶苏不同意修筑长城这样的事,那是他不理解他的父皇,北方的戎狄是杀不完的,但是为了大秦边疆百姓的安危,修筑长城乃是必须之事。

    没有长城,戎狄处处可破关而下,但是有了长城,戎狄想要南下,就只能破关而下,这样的举措,可以大大保护边关的百姓。

    边关的百姓亦是大秦的子民,始皇帝陛下绝不允许大秦的子民被戎狄随意杀戮!

    始皇帝便下令修筑长城,意图在自己有生之年完成这一大事,哪怕是留下骂名他也不在乎,这样在他的儿子继承他的皇位之后,可以留下许多贤名。

    但是他的儿子却不能理解他的良苦用心,那他的儿子就有必要去边关之地看一看了。

    在咸阳呆的久了,脑子都傻了!

    当然公子扶苏被逐出咸阳,就有人蠢蠢欲动了,比如赵高和李斯,他们准备扶持胡亥为秦国下一代的皇帝。

    “按照胡亥那个情商,我若是扶持胡亥,想必能够做到大权在握,朝廷的事我可以一力决断,而若是扶持公子扶苏,为人太正,则不利于我。”

    叶知秋不知道从何时起他有了这种暗黑的思想,皇帝是明君的时候他不想扶持,只因为明君之下,做臣子的难,而若是一个昏君继位,做臣子的就可以为所欲为。

    “天外奇星,祖龙死而地分。”

    叶知秋看着迎面而来对着他恭恭敬敬的公子扶苏,现在有必要思考该扶哪个了。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始皇帝没有多少天可活了。

    人总是会死的,哪怕是祖龙始皇帝,在这个半历史位面,他是不可能万岁万岁万万岁的,过不了几日他就要去了。

    而如果叶知秋不出手的话,接下来就是李斯和赵高篡改遗诏,赐死了蒙恬和扶苏,胡亥继承皇位。

    叶知秋觉得,他还是要出手的。

    因为他和胡亥真的不熟,而现在公子扶苏以师礼对他。

    “扶苏见过叶先生。”

    当扶苏见过叶知秋后,他先对叶知秋行礼。

    以弟子之身份,向老师行礼。

    在边疆的这些日子里,他真的是学到了很多。

    在这里,他见识了大秦铁骑的强大,也见识了边关百姓的劳苦,更见识了戎狄大军的凶残。

    他还记得第一次这位叶先生让他上战场时的情景,他差一点以为这位叶先生是想把他杀死在战场之上,随即嫁祸给戎狄。

    后来的事证明他错了,这位先生只是想告诉他战争是多么的残酷,以及自己能够在咸阳高谈阔论是多么的幸运,如果不是大秦的士卒一直在守卫着大秦的边疆,哪有他们安稳的日子!

    他更是明白了长城的重要性,明白了他父皇的苦心!

    只是每每想到此事,他都无比后悔。

    他辜负了父皇的栽培!

    “见过公子。”

    叶知秋回了一礼。

    “先生,我最近有些神思不宁,似乎感觉有大事将要发生,我以往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

    “那是你父皇要死了。”

    叶知秋心里说道,他的目光则看向了南边,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过些日子始皇帝陛下的遗诏就到了。

    “我决定了,扶扶苏,我还是太正直了。”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