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穿越小说 > 明海风云 > 321 及时镇压
    恐怕黑熊帮帮主赵雄怎么也想不到,只是区区一次报复性的打击行为,最后会引来一场不小的波澜。

    其中,洪门外卫向福他们也做了不少的布置,当时因为呼喊杀人而前往绸缎庄子查看热闹的人里,不少都是外卫组织安排的。

    第一个伸手去抢夺庄子里散落地上的绸缎、布匹者,也是外卫收买的流浪汉子;而当有了第一个之后,第二个、第三个抢夺财货的人,便再也不受控制了。

    换做是任何一个人,在一直没有经济来源,身边又有一张张嗷嗷待哺的小嘴压在肩上时,总会有着一次次冲动的想法。

    或许,在平时,大家以为自己性格淳朴,有官府律法摆在台面上,成为了拉住大家心猿意马的那副鞍子,可是当眼前的不法行为发生,一匹匹凌乱的绸缎被丢得到处都是,触手可及之时,不是谁都能够控制得住自己的。

    更何况,官府巡逻的衙差捕快们,今天又是邪了门地,直到现在也没有一点动静,更是给了围观百姓们一个大好机会,大家先是看着前几个吃螃蟹的人,抱着大捆各色式样的绸缎,往外溜去而无人阻拦,随后便纷纷开始行动了起来,各自开始在左亦乾的庄子里搜刮起来。

    “听说了吗?前面绸缎铺子掌柜的跑了,他们家的绸缎没人要了,还不赶紧去抢些回来还钱?”

    “再不去,就啥都没有了!”

    “快走啊,那边有好戏看了!”

    有人正在抢夺左亦乾的庄子,而在暗底里,则有人在趁机开始疯传各种流言,引得人心惶惶。

    华夏百姓们好奇的性子,最终成为了有心人利用的手段,无数的百姓在各种流言蜚语的诱惑下,纷纷前往西城区左亦乾的庄子。

    随后在有心人的挑动下,上一次翻版的bào luàn局面,正在成型。

    而此时,本该维持治安的刑房衙差们,却只是刚刚听到点风声,正在赶来的路上;原本负责这片区域的衙差们,早就被人使用调虎离山之际,引诱到了其他地方,反而是最后知道这个消息的队伍。

    “肃静!”

    “所有闲杂人等,全部都回到各自居所,街道之上不允许再有人影走动!”

    姗姗来迟的官府衙差,以及临时前来帮助镇压的地方驻军,在局势还未完全糜烂之前,终于还是依靠手中的武器,和各种厉喝斥责之言,让渐渐狂热的看戏群众们冷静了下来。

    “啊呀,我的货啊!我的绸缎庄子啊!”

    “大人,你可得为我做主啊!”

    恍恍惚惚醒转过来的左亦乾,睁开眼第一时间便是观察自己的庄子变成何样,然而很显然,左亦乾心中抱着那仅有对几分期望,最终落了个空。

    面对空空如也,甚至连一块门板都没有留下的绸缎庄子,左亦乾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没有了这个庄子作为经济来源,那他又如何在这个经济萧条的时代,养活他自己,还有他底下十几张嘴巴呢!

    唯有把希望放在眼前匆匆而来的官兵衙差们身上,只是希望他们能够給自己减少些损失,挽回被抢夺走的大批绸缎,这样自己的庄子,才有本钱继续维持下去。

    “左掌柜,你先跟我们回衙门,录份口供,描述一下行凶者的样貌特征吧!”

    刑房典史徐琛,在听到城西有大量百姓聚集的消息时,便在刑房坐不住了,亲自带着人赶了过来。

    此时看着躺在地上,又是哭闹又是疼痛不已嗷嗷直叫的左亦乾,安慰起对方来:“放心,这件事情我刑房一定会帮你把事情差个水落石出,绝不轻饶了这群匪徒!”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徐琛心里同样也清楚,如今他们整个刑房的人手全都被撒了出来,用以防范城中随时可能会出现的bào luàn,哪里还有多余的人手年来帮主追查很可能伤口见财起意的一群劫匪呢!

    放眼如今的苏州城,像左亦乾这般倒霉的人,每天最起码都有十几二十名,如果徐琛他们真要管的话,怕是整个刑房的捕快全部动用,都是杯水车薪而已。

    “谢谢大人!谢谢大人!”

    “来人啊,快先扶左掌柜去同仁堂,敷金疮药、包扎下伤口。”

    “喏!”

    “散了散了,有什么好看的,真要等本官抓你们进大牢里呆几天不成?”

    庄外街道上的人群,还有很多人不愿离去,不过很快在衙差们的驱赶下,心有不甘地离去了。

    “可惜了!”

    向宇征听着从现场回来的向明,详实地将现场动静汇报上来,颇为遗憾地说道。

    “没有办法。”

    向明作为这一次主导事件的幕后黑手,为难地回答道:“官府衙差他们的反应实在迅速,还不等被咱们汇拢而来的百姓们有更进一步的动作,就带着大批团练士兵赶了过来。”

    “而且,咱们鼓动的百姓不能太多,否则局势的变化,将会是一个很艰难的事情。”

    “嗯,这些我自然清楚,没有责怪你的意思。”

    向宇征随口安抚住,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的向明,让其明白自己说出此言的真正缘由。

    “我当然知道,想要凭借你们这点人手布置,这么快时间里搞出这么大一个阵仗,而且还没有失控,确实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不过,同时我也要提醒你们一点,这些事情的首尾,你们必须给搞干净,绝对不能暴露出我们的存在。”

    向宇征安抚好向明之后,同时也还不忘敲打他们一下,让其不忘警惕。

    “放心吧组长,跟咱们接触过的人,该抹除的咱们已经悄无声息地抹除了,该送出城去的,也都已经离苏州数百里了,短时间里是不可能再回来了。”

    “嗯,很好。”

    区区几个字的背后,其实却是潜藏着无数血腥的内容,比如之前被利益诱惑帮助向宇征他们牵线搭桥的林森其人,此时在苏州城是绝对不会再看到他的身影出现。

    或许若干年后,有人会从苏州城中那条蔓延而过的人工河里,发现一具无法应证身份的尸骨。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