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穿越小说 > 明海风云 > 第1194章 繁华再现
    “好了,那我十五天以后过来接收货物了!”

    在晚饭之前,狄更生与范氏商号的买卖终于达成,在签订了契约,交付了由南洋商会承诺兑现的一万两汇票以后,这一笔买卖算是大功告成了。

    “二位大人你们慢走啊!!”

    目送着狄更生和埃布尔两个英国仁离去之后,童掌柜这才快乐并痛苦着计算该如何应对这一单规模巨大、时间紧迫的买卖。

    “小马,你今夜就赶紧出发,打马回去跟东家他们报信,让他们加紧为咱们准备这一批货物!”

    转头将店铺大门关闭以后,都来不及吃晚饭,童掌柜就叫过一个伙计过来,交给他这个艰巨的任务。

    “好嘞!”

    伙计转头就往马厩方向行去。

    好在范氏商号在苏州那边还有一个中转库房,这边加紧时间走动走动王氏、常氏商号,请他们搭把手,应该能在规定时间里完成这笔买卖的货物给凑齐。

    “咚咚咚!”

    刚刚打烊的大门有人敲门,伙计开门迎进客人,却是哪位去而复返的英国商人埃布尔。

    “怎么样,今天这笔买卖够意思吧!!”

    埃布尔一反之前跟童掌柜锱铢必较的性子,大大咧咧地往童掌柜身前一坐,却是显得跟童掌柜他们很是亲近。

    “确实厉害!”

    童掌柜笑着回答这位财神爷。

    “那你答应我的回扣之事,是不是该兑现了?”

    埃布尔眼冒金光,却是一副财迷模样。

    “大人切莫着急嘛,这几笔买卖不是还没有交付吗?我们这尾款都还没后拿到,拿什么跟您结账呢?”

    这些天多亏了埃布尔利用他都身份和渠道,给范氏商号接连介绍了好几单买卖,不过人家也是无利不起早的人物,可不是平白给童掌柜他们介绍买卖的,那可是童掌柜按照每单百分之五的提成来支付她的好处,人家才会这么热心的。

    “我这边实在是等不及了,能够早这些家伙一部回去欧洲,我这批货物还能多赚一点银钱啊!”

    埃布尔本身的实力不算太大,他都货船规模也就相当于洪门“杨帆式”海船的规模,一趟远洋贸易赚取不过一两万两银钱而已,可比不得狄更生他们这种背靠东印度公司的船主,一趟下来随随便便就能赚到十数万两银子。

    “可是我们也还没有收到尾款,您这不是叫我难做吗?”

    “你怎么就难做了呢?我带来的那家公司,你们不是收取了人家百分之十的定金,就算先预付给我百分之五,到时候就算他们不来提取货物,你们还不是白赚百分之五吗?”

    “而且当初咱们不是口头约定的吗?只要我带人前来采购货物,你都会在订单契约签署之后给予我应有的报酬吗?”

    双方就这个问题展开了激烈的讨论,最终还是各让一步,以童掌柜先支付埃布尔应有提成的百分之八十,等到下回埃布尔返回月港再次贸易的时候,再支付剩下的百分之二十提成。

    随后,埃布尔将自己应得的一万多银钱换成了自己所需要的货物,就此运送到自己的货船上去,带着欣喜的表情跟底下押送物资给他,顺便为他送行的童掌柜招手告别。

    看着埃布尔那艘渐渐远去的海船,同长过收回脸上伪装的笑容,呸了一口,随后诅咒道:“希望你这个混蛋就此葬身海底!”

    埃布尔所分润的利益,原本应该是属于他童掌柜年底的分红的,只是为了打开月港的困境,童掌柜不得不找一个洋夷人的熟面孔为自己招揽生意,为年底东家召集各地掌柜议事打下一个美好的基础。

    也正是因为这埃布尔的介绍,故而童掌柜才会如此放心,基本上不会担心他所介绍的商人会放自己鸽子,让自己手中的货物囤积一空。

    第二天一大早,童掌柜就起身去拜访晋商王氏商号、常氏商号,希望能跟他们互通有无,从他们手中周转一些需要的货物过来,以提前应对可能或出现的危机。

    不过接连跑了两三家晋商,甚至他还拜访了几家关系良好的徽商、潮商,似乎是低估了此番月港开埠的影响,这几家商号的库存货物都跟他们范氏商号一样,基本都已经被纷拥而来的西洋上任、琉球商人、倭人商人给采买一空。

    于此同时,他们这几家商号在月港的分号,也同样接受了从十余万到四十余万总量的采购订单,简直出乎了童掌柜的预料。

    经此一事之后,童掌柜反倒开始有些担心了,既担心于自家商号接下来采购货物会多出几个对手来,同时心中也开始紧惕,怎么突然会多出如此多的西洋商人呢?

    可惜,昨夜里英国佬埃布尔就已经启程南下,先人一步前往南洋爪哇、印度交易去了,否则有他帮忙的话,或许还能够打听打听这么多的西洋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不过童掌柜也多了一个心眼,悄悄派人前往月港码头,暗中计算西洋人的海船总数、水手规模等,这样也能从侧面得知这些洋人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多运输力和实力采买这些货物。

    西洋人的海船与东方人的海船相差实在太大了,只要是稍微懂点船理知识的伙计,基本上凭肉眼就能压远远观察到月港码头上停靠的海船数量和规模。

    伙计在码头区一呆就是一天一夜,带回来的消息,总算是打消了童掌柜信中的疑惑。

    西洋人趁着这次月港重新开埠的时机,乘着季风从西南过来,听说就连洪门的大元岛上固有合作伙伴也都跑过来了,就是不想再给洪门实力扩张添砖加瓦了。

    这也是童掌柜能够理解的,洪门人在明朝海域上太过强势了,不但明朝很多商品都是由基隆港齐心堂任意定价,同时西洋上任没艘海船都需要缴纳至少一千两银子的税费,才能在基隆镇上进行贸易。

    这简直是比抢劫还要来钱更快的行当,只是洪门几次与西洋人的战斗,让强大的西洋人都再也不敢轻启战事,只能听从洪门都规矩,乖乖任其宰割,换做是谁心里都会有一腔怨愤的。

    如今大明朝终于重新开埠了,西洋人自然乐的能直接跟大明朝交易,而不用再看洪门人脸色,被其剥削了,如何选择不言而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