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穿越小说 > 齐欢 > 第四百二十六章 反了天
    徐清欢坐在马车上,立即看到了车厢中的肥鸟。

    一阵子不见,肥鸟瘦了两圈,看起来有些鸟儿样了,之前挺着浑圆的身子就像一只母鸡。

    徐清欢撩开帘子,看向徐青安:“简王在做什么?”

    徐青安道:“没有什么正经事,我去的时候,他正在院子里晒肚子,问了问我顺阳郡王的事,我如实说了,简王说顺阳郡王人不错,还让我们多多帮帮郡王爷,说不定当年顺阳郡王的二弟真的是冤屈而死。”

    徐清欢伸出手逗着凤雏手中的肥鸟,简王还是那个置身事外的闲散王爷。

    常州的案子虽然涉及简王妃的娘家,但那只是旁支子弟,再加上谢远差点因此而死,谢家应该不会受太大牵连。

    这次在长公主府遇见简王妃和齐莹月,她们谁也没问及谢家之事,显然已经处置好了。

    徐清欢再次询问:“谢远呢?”

    徐青安道:“伤好就离开京城回谢家去了,简王爷还说,过两日要将父亲、母亲都请过去,好好谢谢我们。”

    徐清欢点点头:“辛苦哥哥了。”

    徐青安脸上露出笑容,不过他很快又沉下脸,妹妹竟然和他说“谢谢”这是故意要生分他吗?

    徐青安垂头丧气:“京中好像都已经知晓宋家登门向父亲提亲。”

    徐清欢道:“现在知晓的还不算多。”

    徐青安一愣,姓宋的不过几句花言巧语,真的就将妹妹的心拐走了。

    徐清欢接着道:“今天的事过后,才会人尽皆知。”

    徐青安吸了吸鼻子,不知是不是葱白的味道还在,让他觉得呛眼睛,眼泪差点就跟着落下来。

    发现没有人在看他,徐青安立即道:“不用管我,我只是被沙眯了眼睛,不需要安慰。”

    ……

    慈宁宫中,太后正在逗笼子里的金丝雀。

    “太后娘娘,太医院传消息了,说那位宋大人伤的很重,恐怕已经动了筋骨,虽然用了最好的伤药,能不能痊愈尚不可知。”

    恐怕动了筋骨。

    一个太医怎么会这样说话。

    太后目光微沉,皇帝还是那么心急,迎接功臣的头一天就下这么重的手,生怕满朝文武不知道皇帝的意思。

    “那位宋大人恐怕连庆功宴都无法参加了,皇帝想要培植自己的亲信真不容易啊,好不容易看上一个,却又出这样的差错。”太后说着向金丝雀伸出手,那雀儿老老实实地任由太后拨弄它那尖尖的嘴,没有半点反抗的意思。

    太后道:“作为雀儿就得听话,否则被放出去,如何能活下来,哀家说的对不对?”

    ……

    庆功宴上,薛沉身边的位置一直空着,众人在皇帝的提议下举起酒杯,目光流转中,所有人都看向那个位置。

    宋大人一直没有前来。

    安义侯终于忍不住道:“皇上,不知宋大人的伤如何了?”

    大殿里气氛为之一滞。

    皇帝一脸担忧地看向冯顺:“太医院那边怎么说?”

    冯顺立即道:“奴婢方才一直在那边侍奉着,宋大人的伤不轻。”

    “都是一群废物,”皇帝立即放下酒杯眉宇中带着几分怒气,“平日里在太医院里养尊处优,到了关键时刻推三阻四,朕留他们何用?”

    说话间,太医院院使急忙上前道:“皇上息怒,微臣等即便尽力而为,只是……宋大人伤的时间太久,加之一路颠簸,伤口已经溃烂,恐怕这手臂……”

    太医院院使不敢再说话。

    皇帝怒道:“说……”

    太医院院使这才颤声道:“若是休养不好,手臂一时半刻不能提拿重物,会落下病根。”

    安义侯就要起身,却看到薛沉向他摇了摇头,安义侯攥起拳头,宋成暄有没有伤,他心里很清楚,捉拿那些山贼,宋成暄还拉弓射箭,宋成暄用的两张弓他都看过,普通的府军弓手用一石弓,宋成暄那张最轻的也有三石,一个人不加喘息地弯弓射箭,怎么可能有重伤在身。

    皇上要做什么?该不会真的就废了宋成暄一条手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些年在朝堂上见过太多风风雨雨,安义侯虽然不知其中内情,也能猜出一二,皇上如此为难宋成暄,定然是宋成暄有事不肯向皇上低头。

    若在平时安义侯会忍下来,在这个关头触怒圣上不会有好结果,可他还是起身道:“皇上,微臣担忧宋大人的伤,能否跟着太医院院使一起去看看。”

    太医院院使急忙道:“太医正在处理伤处,现在不宜让人前往。”

    “那微臣就在外面等,”安义侯躬身行礼,“不瞒圣上,若非宋大人,微臣已经命丧倭人之手,宋大人这伤也是因微臣,宋大人年纪轻轻就遭次重创,微臣心中难安,早知如此,微臣情愿不要这条性命。”

    皇帝眉宇为皱,却还是道:“安义侯是大周股肱之臣,岂可有半点闪失。”

    “微臣老迈,”安义侯道,“已经不堪用了,常州此行微臣发现已经力不从心,恐怕再也不能带兵了,大周如今边疆不稳,缺少的是为国征战的将领。

    宋大人一条手臂,比微臣的命更重要。

    若是能多几个如宋大人这样的将军,不管是外敌还是贼子都不敢再作乱。”

    安义侯声音沙哑,嗓子愈发的干涩,一双眼睛恳切地看着皇帝。

    皇帝眯了眯眼睛:“宋爱卿这样的忠臣良将,朕比谁都更看重,朕的江山就要有这样的臣子,才能繁荣稳固,朕已经命太医院全力救治宋爱卿,安义侯这样说是不信任朕的太医院?”

    “老臣惶恐,”安义侯道,“老臣只想尽尽自己的心力。”

    安义侯说出这样的话,让宴席上众人全都变了脸色。

    洪传庭也不禁为安义侯捏了一把汗,如此顶撞皇帝,皇帝很有可能会治安义侯藐视圣威之罪。

    思量至此,他又明白了安义侯的用意,皇帝就算再有不满也不能将常州回来的功臣全都治罪,只能责罚一人。

    宋成暄官职最低,安义侯是害怕皇帝向宋成暄下手。

    气氛一时僵住。

    冯顺见状,轻轻地挥了挥手,很快就有内侍进门禀告:“皇上,宋大人的伤已经处置好了,奴婢们已经将大人安置在偏殿里休息。”

    皇帝脸色阴沉不定,终于还是看向安义侯:“安义侯就代朕去看看宋卿的情形,朕知道宋家远在泉州,朕赐给宋卿一处宅院,让宋卿安心在京中养伤。”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所有人躬身行礼。

    皇帝起身道:“朕还有政务要处置,这里就交给洪爱卿,爱卿务必要让朕的功臣尽兴。”

    洪传庭领命。

    皇帝快步走了出去,冯顺忙上前侍奉。

    到了养心殿,皇帝坐在御座上,内侍关上了殿门。

    皇帝伸手将桌案上的奏折丢在地上:“安义侯想要造反不成,朕要治他的罪,将整个徐家满门抄斩。”

    “皇上,不可啊,”冯顺立即道,“安义侯差点在常州为国捐躯,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您要惩办徐家总要有个理由。”

    “朕知道不能,”皇帝咬牙道,“朕这个皇帝做的束手束脚有什么意思,朕就不信,没有安义侯和宋成暄,朕朝中再无人可用。

    拟旨,让兵部、吏部立即举荐合适的官员前往常州。”

    ……

    安义侯府。

    徐清欢听到消息:“侯爷回来了,宋大人也一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