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都市小说 > 你跑不过我吧 > 第803章 弄盒饭也挺麻烦的
    会议室里的一干人心情就有些复杂了。

    特别是青禹县那些同事们,内心带着几分惭愧。

    他们觉得,慕远这样说纯粹是给他们面子。

    如果他们有能力把这案子给破了,那也不需要等这三年了。

    什么通力合作,那不过是慕支队谦虚的话罢了。

    “慕支队,你放心!你只要定一个方向,跑腿的事儿交给我们好了。”吴局长甚是干脆地说道。

    慕远笑笑,道:“哪能让吴局你们跑腿啊!我也得自己做才行啊!”

    吴局长露出一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他从慕远的话里听出了一丝嫌弃……

    但他却没法反驳。

    以他对慕远办案手法的了解,确实很多事情需要其亲自操刀,其他人还真不能代劳。

    “那下一步我们做什么?”吴局长立刻转而问道。

    慕远道:“先看这些资料吧!”

    说完,他扫视了一遍青禹县的这些人,道:“毕竟是过了快三年的案子,里面的一些细节估计你们也不是很清楚了,正好加深一下印象。”

    吴局长等人对此倒也颇为认可。

    ……

    每个人将所有资料全部看完明显是不现实的——慕远例外,他不属于“每个人”的范畴。

    按照慕远的要求,明大队长对所有资料进行了分类,按照侦查方向的不同,对所有资料进行了清理。

    至于慕远,则要对所有资料进行详细查阅。

    这不是别人的要求,而是慕远自己给自己定的目标。

    作为一起命案的主侦查员、掌舵者,如果不能对整个案件的细节了如指掌,谈何破案?

    更何况慕远还是半路插足进来的,要是不详细了解里面的所有资料,那就真成了“盲人摸象”了。

    短时间里看完所有资料,对别人来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可对慕远而言,也就是一瓶思维风暴药剂、一瓶精力药剂,外加一瓶超级能量药剂的事情,如果这也不能解决,那就再照着这个配方来一套……

    现在慕远使用思维风暴药剂,也算是用出经验了,再也不用担心会玩崩了的情况。

    暗戳戳地将三瓶药剂倒下肚,慕远进入了翻资料的时间。

    一张张资料被他一扫而过,所有内容都在瞬间印入脑海,堪称自动扫描仪。

    扫描到的内容在脑海中分析处理。

    越看,慕远眉头皱得越紧。

    眼下翻阅资料,没有问题就是最大的问题啊!

    因为如果发现不了异常,就无法重新找到切入点,更谈不上破案了。

    基站数据、过车数据、gps定位数据,没有发现任何疑点。

    然后,慕远接过了几块硬盘,查看监控视频。

    一个人嫌疑人,如果是有预谋作案,作案前后的表现肯定会有一些异常的,只要这样的人出现在监控画面中,慕远多少能看出一些端倪。

    他将视频导入播放软件,直接选择十六画面播放。

    视频资料规模巨大,哪怕是以慕远的速度,也不可能将时间压缩得太短。

    他花了一上午的时间,看了锁定的嫌疑人登车地点附近的监控,没有发现可疑人员。

    随后又对这辆出租车沿途所留下的视频画面进行了分析查看。

    仅仅是得出了这个人中途并未下车的结论,算是对嫌疑人蹬车地点进行了一个佐证。坐在后排的嫌疑人,连个露脸的机会都没有。

    慕远不死心,再将车内的监控视频给调了出来。

    这个人是从左侧上的车,上车后整个人埋在驾驶员的座椅后面,车内的摄像头没能照到他的脸。

    这份视频是这起案件的重要证据之一,青禹县警方已经不知道看过多少遍了。

    在案件汇报资料中,也对这份视频资料进行了说明。

    整段视频未能发现嫌疑人面孔,仅能看到嫌疑人穿着深色休闲服。

    在嫌疑人上车的时间里,车停了将近两分钟,据警方推测很可能是司机在与嫌疑人讨价还价。

    毕竟是去郊区,司机肯定是不想去的,但如果嫌疑人承诺给高价,再加上诸如卖惨、编故事等手段,司机还是愿意跑上一趟的。

    可惜视频没有录音,否则这份证据就更完美了。

    视频的结尾,嫌疑人曾出现在监控画面中,可是头部已经蒙上了一个头套,只露出两个眼睛。

    他应该是破坏了摄像头,画面也就到此终止。

    这也证明了就是坐在后排的乘客作的案。

    可……对于破案,这并没有太大帮助。

    这些都属于之前青禹县警方梳理出来的线索,事实证明,这些对于破案并无太大帮助。

    慕远有点小失落。

    “好了,都过12点了,我们先去食堂吃饭,然后再继续研究案子。”负责统筹协调的龚支队在一旁招呼着。

    慕远抬头,想也没想,便道:“龚支队,要不打上盒饭给我们端来吧,也不耽误工作。”

    龚支队尴尬地笑了笑,道:“还是去吃吧!破案也不在乎这一会半会儿的不是?而且,这么多人,弄盒饭也挺麻烦的。”

    慕远瞅了一眼,似乎……这里一共也就七八号人,不算多吧?

    不过这话他终究是没说出来,他已经想到了问题之所在:如果打盒饭,究竟给自己打几盒?

    虽说思维风暴药剂的效果还没消退——这已经是第二套了,但现在慕远背包里的药剂不少,也不差这一点半点的。

    于是大伙儿一起去了食堂,气氛非常热烈。

    其实像慕远这些经常在市局食堂吃的人,已经吃得比较腻了,可青禹县这伙人还觉得挺新鲜啊,自然多了几分期待。

    由于是周末,市局不是区县局,值班的人相对较少,也就没弄一大锅一大锅的自助餐,食堂的大师傅弄了一大桌丰盛的菜肴,倒是让慕远挺高兴的。

    这味道肯定没自己做的好,但胜在不用自己动手不是?

    饭桌上,不少人对慕远的饭量还停留在“听说”这个层次,现在终于算是亲眼看到了。

    难怪别人这么能干!

    好像有人说过,能吃的人才能干,这话果然是有道理的。

    饭后,一群人重新回到案件研判室,也没有午休什么的……

    其他专案组成员基本上都没有看完自己所分配的资料,慕远则已经看得差不多了。

    他打算再看看卷宗。

    常规意义上的卷宗,只包含与案件相关的必要证据材料、程序性的法律文书,并不是侦查过程中所产生的资料都要装卷。

    而这类未破案件,所谓的案卷材料其实算不得真正的卷宗,特别是命案,只要是侦查过程中收集的资料、数据,都会随着案卷存档,万一将来用得上呢?

    慕远现在所要看的卷宗,便是只包含证据材料、法律文书。

    而在案卷未破之前,能称之为真正意义上的证据的,便只有那份dna以及现勘笔录了。

    命案的现勘资料肯定是非常详尽的,慕远认真地翻查着每一页。

    忽然,他目光落在了现勘笔录中的现场照片上。

    命案的现勘材料不是谁都能看的,那种血腥感会让人感到不适。

    慕远现在却已经完全习惯了,甚至比这起命案更血腥的现场他都看到过,比如分尸案,而眼下这个案子,不过是一刀割喉而已。

    这张照片,便是现场的全景照片。

    司机趴在方向盘上,双手扣着颈部的位置,因为又方向盘托着,他就算死了,手也没有垂下来。

    凶器是一把匕首,就那种普通的折叠匕首,还卡在司机的颈部。

    鲜血顺着方向盘滴下来的,下方的脚垫被完全染红。

    除此之外,驾驶室里其他位置便再也看不到血迹了。

    而在司机的座椅头靠的位置,有两个血手印。

    从角度分析,这两个手印应该是凶手留下的。

    另外便是左侧内门把手的位置上有一个血手印,同样是凶手留下的。

    他应该是趴在驾驶座椅上杀死司机,然后撑着座椅退回来,又拉开左侧车门出去的。

    除此之外,驾驶位的车门外门把手上也有血迹。

    这些血手印有一个共同点,都无法提取出掌纹或者指纹。

    这说明凶手早有准备,带上了手套。

    慕远顺着将整个现勘笔录看完,陷入了沉思。

    半晌之后,他忽然抬起头,向明大队长问道:“明大队长,当初你们侦办这起案件的时候,为何将其定性为抢劫杀人案呢?”

    其实慕远这个问题有些明知故问了,因为刚才他已经从资料中看到过了,青禹县警方之所以将这起案件定性为抢劫杀人案,最大的原因便是车上以及嫌疑人身上一分钱都没留下。

    正常情况下,一个出租车开车到凌晨,怎么可能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呢?最大的可能,便是钱被凶手给拿走了。

    这是抢劫杀人案最显著的特征。

    明大队长还在查看面前的资料呢,听到慕远发问,直接抬起头来,将情况简单地说了一遍。

    “除了因为司机身上的钱全部被抢走之外,支撑我们认为这是抢劫杀人案这一结论的还有一个因素,根据凶手上车时的情况推断,司机与凶手之间并不认识。这种针对不特定人下手的作案特征,也是与抢劫杀人案相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