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修真小说 > 剑魁 > 三百六十五:破禁
    静室里,李不琢面前那片根系终于近乎枯竭。他提剑轻轻一戳,稍微废了些劲,便劈开了困住他多日的木门。

    飞尘扬起,黯淡的阳光透过缝隙直射进来,李不琢被乍然明亮的光刺得眯了下眼睛,颇有重见天日的感慨。他俯身拨开洞口,钻出门外,便见到了面前枯寂幽静的小院。苍知住的这个小巷地方偏僻,但平日也偶尔听得见大街上远远传来的车马与人声,眼下这里却安静的过分了,李不琢侧耳听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却连虫鼠的声响都没有。

    “这半月发生了什么……”

    李不琢若有所思仰头望去,只见苍穹晦暗,浓云在狂风里翻腾,像是倒扣的海面上翻涌着灰白色的怒涛。蓦地,李不琢发现这云层竟然离地异常的近,就像整片天空都低遏了下来。

    “天变低了?这城中的人难道都离开了?”

    四周的死寂让李不琢稍有些不安,这时他余光突然瞥见一抹纸白色,扭头一看,一封折好的信纸被一柄匕首钉在静室门口。

    他拔出匕首,拾起信纸张开一读,发现原来是符离留下的手书。

    信上说,他被困入此屋后,众人试图破阵,然而变数却不期而至,一日过去,龙池柱便升天而起,众人只得撤离。

    信里,符离还将龙池柱升起,劫数将至的前因后果仔细给李不琢说明了一番,让李不琢破阵而出后,一定要找机会离开龙池柱。

    李不琢看罢,知道了事情的始末,便将信纸收入怀中。大难临头,众天宫炼气士弃他而去乃是人之常情。按信中所说,这龙池柱已成死地,且不论在外人眼中他能否破阵,就算能够破阵,也是死路一条,符离能留下这封信,倒还算有些义气。

    不过,符离既然说众人都已离开,这些日子又是谁在帮他破阵?

    李不琢疑惑刚生,突然耳朵微微一侧,听见巷口远远传来一阵轻盈的脚步声,还有酒水在坛子里晃动的咕咚声。

    不知来者是敌是友,李不琢静静向院门口看去,虽无动作,不工剑阵却悄然笼罩了整片小院。

    门外,李琨霜提着酒坛,在台阶前停下了脚步——他察觉到了今日的小院与平素不同,虽仍枯败死寂,却莫名多出了一股肃然的杀机。

    李琨霜皱了下眉,拾级而上,刚进门,便见到那静室前面垂手而立的李不琢,不由怔了一下。

    “你竟真从里面出来了……恭喜。”李琨霜提了提酒坛,“路边捡来的酒,不嫌弃的话,陪我喝一杯。”

    李不琢见到李琨霜,不由挑了一下眉毛,想不到帮自己破阵的人竟会是他,对着走近的李琨霜问道:“你怎么还留在这里?”

    “贪图机缘,结果没赶得上逃走。”李琨霜瞥了一眼李不琢脚边,见到符离留下的那封信已经不在了,“你应该也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了。”

    “只是一知半解。”李不琢看着李琨霜手里的酒,“在这喝酒,是不是太无趣了。”

    “那就换个别的地方。”李琨霜笑了笑,“这些天我倒是倒是发现了一些好去处。”

    ……

    龙池三层边缘,城垣已经垮塌了大半,李不琢二人坐在一处仅有的完好无损的女墙后方,正好能向龙池柱下眺望。从这角度向下看,云雾苍茫,分不清脚下和头顶哪个是天哪个是地,若不考虑其他,这倒是绝无仅有的壮丽风景。

    李琨霜在这城里彷徨了半个月,今日终于找到了可以说话的人,将半月的经历事无巨细都和着酒吐了出来,仿佛再不多说一些,这辈子就再没机会说话了,到后来,他忽然苦笑一声,说道:“其实多年以来,我都很羡慕你。”

    “怎讲?”李不琢讶异地看着李琨霜,这点酒还不足以让人说醉话。李琨霜在铁马城便是远近闻名的神童,被高人收为亲传弟子,入幽州后,也没甘心当凤尾,成了年轻一辈的翘楚,从没受过什么挫折。

    “小时候我虽取消你是是个瞌睡虫,甚至还带人欺负过你,那其实是我羡慕你能不用整天读书做功课,我在蒙学读书时,你总在睡觉,着实叫人眼红。”李琨霜顿了顿,“后来,你到幽州以后,竟把我抛在了后面,这是我万万不能忍受的,自那以后我茶饭不思,夙兴夜寐地修行读书,却还是没能赶上你。”

    “你这样想,我倒成了你的心障了。”李不琢说着,却在心中暗道,自己和李家的那些恩怨,又何尝不是心障。

    他紧接着道:“都死到临头了,还说这些东西做什么。”

    “有的话就是死到临头才能说出来,不然,你我往日见面的时候,哪次不是形同陌路?”李琨霜咧嘴笑了笑,站起来对着脚下苍茫的云雾,迎风张开手臂,“到了这时候,我以前孜孜不倦追求的,修为、名利,都派不上了用场。我们被困在这几千丈的高处便束手无策,而前些天,我却看到一只雀儿优哉游哉从城底飞了下去,嘿嘿,你是幽州解元,我也是解元,我比下了多少人,到头来却比不过一只小雀,真有意思。”

    “别丧气。”李不琢喝了口酒,“苍梧也有机关术,若能在城里找到一只木鸢,兴许还能飞下去。”

    “你以为我没想过?”李琨霜摇头苦笑,“咱们这儿有龙池柱庇佑,风只能吹进些许,但你看看外头。”

    他说着随手抛了片碎木出去,刚抛出几丈远,那木片就被风撕成了几片。

    “这样的风,就连墨师机关船也难捱。”李琨霜道,“若无法相护身,谁都出不去。”

    “那就结出法相,去搏一线生机。”李不琢顿了顿,“眼下六部众撤离,龙池柱守卫空虚,若能攻入其中,夺取天柱神髓,这就不是妄想。”

    “攻入龙池柱……呵。”

    李琨霜这半月间已试过从龙池顶端进入龙池核心,但变故发生后,那祭台中的守柱人却仍未离开,他试着从别处的龙池裂缝进入核心,但裂缝尽头,却尽是玉化的木墙,比困住李不琢的那道禁锢还坚不可摧,他早已放弃尝试。

    刚准备摇头,李琨霜见到李不琢的眼神,却晃了一下神。在如此绝境中,李不琢眼中仍没有丝毫死志,回想半个月前,自己刚知道被困在龙池圣城的时候,应当也是如此。蓦地,李琨霜心中又再度燃起三分求生的,他咬了咬牙,道:“攻入龙池柱?好,好,左右都是一死,我便听你一言又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