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修真小说 > 剑魁 > 三百二十:神魂斗法
    离开蛇图部,李不琢朝东南方向看去,重重高墙间,可以见到蛟文部黝黑坚实的楼体一角。

    “就算在梦中,只要走出身周十余丈,梦里的形象就变得混沌迷蒙,和现世只是形似,没机会进入蛟文部的话,没法用同样的办法窃取情报。”

    李不琢只投去一眼,便收回目光,随御行空的人来到具罗司外围的一处住舍,安顿下来。

    那人叮嘱道:“司中处处机关暗哨,你待在此处,不要乱走,若惹了什么乱子,影师大人也不一定能保住你。明日你的腰牌和名刺都会下来,不出意外,你便要去龙池柱底接受法统传承,可不要耽误了大事。”

    “多谢提醒,我懂得规矩的。”李不琢附和道。

    应付了御行空的手下,李不琢便在屋中静待。

    天一黑下来,李不琢便取出丹青剑典,拿出一枚破碎的木片。

    这木片是血檀剑的残留,那夜在白龙寺中,李不琢藏剑齐出,未能杀死佛胎里的魔种,反而把藏剑全都搭了进去。后来神咤司去清扫白龙寺,这柄血檀剑因为本身就脆弱的缘故,只剩下几枚残片。

    眼下这枚残片,倒是可以派上用场。

    李不琢心念一动,一缕神魂念头遁入血檀木片当中。

    神魂凝练为黄芽,可附身灵媒遁出体外,以抵御天地间的罡风与太阴太阳之气的伤害。这灵媒又分三等,最次等便是寻常可见的泥木金石,没有丝毫灵性,神魂入驻其中,不但滞涩,而且稍有不慎就会与之分离,暴露在外。次等灵媒则是灵物,灵物之中,通常又以木属为佳,无金铁之锐气,可以温养神魂。最上一等,自然便是烛龙剑这样的神物,李不琢神魂与之相合,甚至能发挥出神游境的威力。

    不过眼下李不琢并非要行刺杀之事,只是打探具罗司的情况,自然是隐蔽为上,见势不妙,甚至可以拼着神魂受伤,抛弃这枚血檀木片。

    “走!”

    李不琢心中低喝一声,念头随着木片,遁出屋外。

    没了肉身隔绝,神魂所见之下,外界一切具有能量的现象,风雨雷电火焰光明都变得殊为明显。

    此刻李不琢眼中,天上那半轮明月,犹如烈日般刺目,纵使有血檀木片保护,李不琢也感到神魂念头暖洋洋的。

    若没了血檀木片,恐怕神魂念头一旦暴露在外,就会在太阴之气中燃烧起来。

    这血檀木片已经在斗法中受损,脉络不全,承受李不琢的神魂念头,已隐隐有不支之兆,李不琢也不再耽搁,让血檀木片离地不过半寸,朝蛟文楼掠去,一路上感知到不下十名暗哨,但修为都不超过先天圆满,顷刻间,就来到了蛟文楼外。

    只见楼壁上贴着一圈圈符,符围绕中央,有一尊玄坛金蛟法印,放出刺目金光,在这金光中,一条若隐若现的金蛟虚影,粗不过儿臂,长逾三丈,围绕着楼体缓缓盘旋。

    “这法印和符隔绝了楼内的天地元气,圆光术和镜花水月之术都没法窥探楼内的情况。这金蛟虚影,散发出的气息不下黄芽境炼气士,虽然输在只是术法虚影,没有灵智,不通变化,但足以威慑五鬼搬运一类的术法,真是防卫森严。”

    不过,用混天咒召来的五只孤魂野鬼,自然远远不及黄芽境炼气士千锤百炼的神魂。

    李不琢驱使着血檀木片,缓缓接近楼体,金光照射之下,木片隐隐出现火星,李不琢神魂灼痛,但堪堪还能忍受。

    但再接近楼体一分,血檀木片忽的被一道吸力拘向楼中!

    李不琢心中一沉。

    这袭击来得突然,毫无预兆,时机却卡得十分老辣,想必那想要拘走血檀木的人,应该早已发现自己,只是一直按兵不动,在自己驱使血檀木,将将快要通过楼外防护时,突然出手,正好让自己进退两难。

    正在这时,那金蛟虚影倏一摆尾,也发现了木片,瞬间游掠过来,将血檀木片缠了个严实。

    腹背受敌,李不琢只能逃走,但这一缕神魂念头不在肉身之内,无内护持,能调动的天地元气极其有限,他一时间却施展不出任何手段。

    李不琢被制住,动弹不得,那楼中施法的人才传来一道神念,冷哼道:“你是何人,敢来探具罗司?若束手就擒,我可以留你一命。”

    “可惜,只能走了。”

    李不琢心念一动,心中观想业火燔身恶鬼相。

    电光火石间,无明业火自神魂中燃起。

    嗤!

    业火如昙花一现,消失之后,血檀木的灰烬随风而散。

    “嗯?竟如此果断……”

    楼内,一人自法坛上睁开双眼,微微皱眉。他毫不停顿地掏出八枚金珠,一扬手,抛进身前的木盘里。

    哗啦!金珠顺着横纵各八的沟壑,停留在八处方位。

    “卦象凌乱,无法借此推算……”

    他深深皱起眉头。

    方才拘住那枚木片,他察觉到其中只是一缕神魂念头,就算困住了,对方也随时可以抛弃这缕念头。他便想用话语拖住那人,再通过这枚念头起卦,追溯其真身所在,但那人竟丝毫不尝试逃脱,毫不犹豫就放弃了这缕神魂。

    “只要再拖住十个呼吸,便有机会找到他的真身,可惜……”

    …………

    屋中,李不琢豁然睁开双眼。

    “果然……神魂受了些损伤,不过温养几日,就能恢复过来。”

    李不琢吐出一口浊气,这结果并不在意料之外,用血檀木片出窍之时,他就做好了放弃那缕神魂的准备。眼下,至少已经探清乐蛟文楼里外的防备。

    “那人修为与我相差不大,似乎也只是凝练出黄芽,没达到神魂夜游的境界,不然方才他神魂出体,轻易便能将我的念头拘走。我就算用业火燔身,也逃不了这么轻松。只是不知,这楼里是否还有其他高手。”

    “若只此一人,一旦我能修成五劳七伤法,神魂蜕变,只需达到夜游的程度,便可瞒过此人,再探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