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修真小说 > 剑魁 > 二百三十:神魂画像

送走二人,李不琢看着店宅务安排过来的新下人收走残羹冷炙,回到屋里,用鞣质了的鹿皮轻轻擦拭起惊蝉剑来。

好不容易应付了袁熊和孙崇德二人,但接下来要打理好第十三司所,在眼下的光景,不是件轻松的事,早有传言,多方势力在河东一带云集,似乎是为了武无敌留下的传承、复国宝藏、亦或是那一本不知流传着多少版本的《皇极经世书》。

“武无敌……”突然想起当时在青口巷里,剿杀那名红衣传火使后,在密室里发现的武无敌圣像,李不琢颇为意动,前朝圣祖一统天下八百年,所向无敌,他留下的传承谁不想要?

但念头一动,李不琢又自顾自摇摇头,虽说眼下自己神魂进入宗师境界,又混了个神咤司千户的职位,但那一缸子浑水,却不敢贸然搅弄。当初发现那一张纸条,伙同二十精兵被一具宗匠级偃师人形杀了个片甲不留,这事已足够让人警醒,关于前朝余孽的事,能不惹就不惹,天塌下来自有人顶着,大不了受些责罚,总比逞强丢了性命的好。

擦完剑,李不琢把惊蝉收入剑典,其实丹青剑典内部没有空气,乃是一方小天地,剑器存放其中,能培养灵性,自然不会有锈蚀之虞,之所以擦剑,只是为了静心,倒是那柄血檀,要时常用神魂与其沟通,好与之更加契合。

洛还君走进来,还有些微寒的天气,她穿着一身红箭袖,还披了件银鼠皮小袄,对李不琢道:“很累吧。”

李不琢卷起丹青剑典,看了洛还君一眼。洛还君接着微笑道:“除了修行,还要应付下属。”

这女人,怎么一天一个模样,才过几天,竟然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李不琢心里诧异,干咳一声:“还好,这些事务算不上太麻烦,毕竟避世虽利于静修,但不入世的话,资源人脉和法门都没门路获取,逃不开的。好在炼气之后,精气神远比普通人充足,一些俗务倒是应付得来。”

洛还君道:“被俗务绊身,要心境超脱就难了,反正眼下又没什么要紧事,不如出去走走。听三斤说半月后的灯会前,白龙寺有场庙会。”

这话怎么跟她守梨山石壁时点拨白益的话差不多,难道是恢复了一些记忆?若是这些日子里学的,那她学起东西来未免太快,比我梦中读书,也不逞多让……李不琢顿了顿,点头道:“到时候去看看。”

洛还君走后,李不琢闭目养神片刻,关上书房的门。

他拿出听潮石砚,并未放水,只用墨块在砚里轻轻推磨,就磨出味道清香醒神的浓墨。随后,又铺开纸,心念一动,闭上双眼,神魂已遁入剑中。

血檀从剑典内咻然飞向砚台,临近时,又没有重量般瞬间停下,剑尖点向浓墨。

李不琢小心控制着神魂,摄起一团墨汁,包裹在剑尖上,凝而不散,又控制着血檀悬停至纸面上,脑海中浮现的,是吴氏师徒的模样。

作为静心手段的一种,丹青之法在炼气士中颇为流行,李不琢本来有所涉猎,并未深入,但当初照心钟下入梦时,他落第的年岁里,却是专门学过丹青,眼下要画出相熟之人的相貌,不是难题。

剑尖一动,便开始勾勒线条,李不琢用神魂控制着轻重,同时还要摄起墨水,以防散落,极其考验神魂控制力。此时他作画之所以用剑而不用笔,便是刻意为难自己,锻炼驭剑入微的能力。

第一幅画画到一半,李不琢心神一动,不甚散了墨,弃之,接着又是第二张,第三张,小半日时间,都未能满意,终于叹了一声,神魂遁出血檀,老老实实拿起笔,把吴氏师徒二人的相貌画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