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修真小说 > 剑魁 > 一百四十四:掠夺灵性
    “惊蝉向我求助,但丹青剑典是怎么收纳剑器的我都还没摸透,该怎么帮?”

    李不琢心中一动,展开丹青剑典,寻到惊蝉剑的图画,伸手探入其中。

    剑典中仿佛是一片虚无,空空落落,只有惊蝉剑剑柄的触感十分踏实。

    这时候,剑灵传来感应,仿佛要入驻李不琢的意识,李不琢心中讶异,往日都是他用剑诀调遣剑灵驭剑,此刻却反了过来。

    一瞬间的讶异过后,李不琢索性放开心神,左手不由自主反掐剑诀。

    一时间,剑中蓦地传来一股吸力,将李不琢心神扯入其中,李不琢只觉眼前一黑。

    冰冷、下坠。

    再度睁眼时,只见四周灰蒙蒙的一片,仿佛罩着浓到化不开的雾气,李不琢脚步一晃,站稳身子。

    “这是画中?”李不琢打量四周,低声自语。

    “丹青,是……是丹青剑境……”

    空灵的声音传入耳中,咬字吃力而生硬,李不琢手中沉甸甸的,低头一看,正是惊蝉剑,只不过此时的惊蝉剑形态非实非虚,像是墨气氤氲凝成的。

    “你能说话了?”李不琢问。

    “说,说话,能……”

    声音再度传来,这会儿李不琢发现剑灵的声音就像是直接在耳边响起的,李不琢低头一看,自己的身体也是模糊不清。

    “想必这就是你的剑灵之身了,这模样,已快要显化灵形了。你引我进来,是要我助你吞噬其他剑器的灵性?”

    “帮,帮我……”

    剑灵含糊不清地说。

    “怎么帮。”李不琢打量四周,突然心生警觉。

    唰!

    剑尖刺破浓雾,紧接着执剑的人影从浓雾中凸显身形,是一名束发高冠的剑客,面容如雾气般扭曲不定。

    “是银渊?”

    李不琢认出剑客手中的剑器就是丹青剑典中的银渊剑,这剑客难道就是银渊剑的原主?

    不及多想,提剑一挂,一搅,铛的一声,剑客手中剑器被惊蝉荡开。

    李不琢错步进身,把剑客的心窝捅了个通透。

    剑客先是身子消散,长袍高冠没了支撑,挂在惊蝉剑身上,化成墨气沿着流入其中,顷刻间,剑灵之身便又凝实清晰了三分。

    李不琢心下了然,在这剑灵所处的丹青剑境,只要杀死其他剑灵,就可以掠夺其灵性增强自身。

    “不愧是六部剑祭炼出来的剑灵,戾气真重。”李不琢横剑身前,屈指一弹剑身,“多亏这法门没落到厉无咎手里,不然谁死谁活还未可知呢。”

    “戾气,戾气,是,什么?”

    掠取一分灵性后,惊蝉剑灵吐字难得通顺了一些。

    “如果有人骂你辱你,你会如何?”李不琢问。

    “没,没有……”剑灵语气茫然。

    “辱我骂我的呢?”

    “杀了。”剑灵笃定地说。

    “果然戾气深重。”李不琢曳剑于地,“还好用剑在于人,不然你可要给我闯下不少祸事麻烦了。”

    “我,我不,不麻烦……”剑灵怯怯地回答。

    “哈哈哈。”李不琢肆意大笑了一阵,“不必担心,我这就助你凝聚灵形。”

    话音刚落,笑声便吸引来了敌人,一片寒刃悄无声息出现在李不琢身后。

    李不琢头也不回,回手一剑。

    转头时,只见到一片空荡荡的衣袍飘落,消失不见。

    李不琢尝试着掐动剑诀,却没法催动六部剑,在现世他催动飞剑是靠剑灵之助,在丹青剑境中,却没了这个助力。

    收剑四下看去,听得浓雾之中,不时有金铁交击声传来,隐约可以见到正持剑交手的人影。

    接近观察一阵,虽都面容模糊,但从身形来看,男女老少都有,剑术路数各有不同。

    不远处一个戴腕铃的劲装女子正和一蓑衣男子交战正酣,观其身形,都是灵性不强的剑灵,李不琢甫一接近,忽然间,这激战的二人齐齐停手,扑向李不琢,李不琢心中一凛。

    “惊蝉剑灵气机最盛,所以他们才果断联手对付我?想不到这些剑灵也知道合纵连横,难道还存有剑器原主人的遗志吗。”

    若被击伤会损伤剑灵之体,李不琢暂退一步。

    那铃铛女子剑术颇为奇特,点划开阖,如挥毫写字一般,但虽美观优雅,也容易看穿。李不琢步法不乱,连躲她三剑,同时一剑点在蓑衣男子剑尖下方力道最弱之处,将剑势反带到女子身边。

    女子躲避之时,被李不琢一剑抹了脖子。

    又一旋身,李不琢欺身至所以男子怀里剑刃莫及之处,将惊蝉倒插进他心窝。

    拔剑之时,两个剑灵的灵性,又被李不琢心神入驻的剑灵之身吸收。

    “二十一,一十八……”剑灵的声音再度响起。

    “你说还剩十八道剑器的灵性?”李不琢问。

    “一十七,一十六……还有别的,也在杀……”剑灵急切地说。

    李不琢不再询问,循着雾中的声音四处搜寻,忽然见到一道身影从不远处掠过,论灵性气机之强盛,仅在惊蝉之下,此人身穿华服,长发凌乱,一口长剑握在手中,杀气腾腾。

    “厉无咎?”

    此人虽面容被一团扭曲翻滚的雾气取代,李不琢仍认出他手中所握的正是厉无咎死前使用的重玄剑。

    厉无咎见到李不琢心神入驻的剑灵之身,却二话不说便遁走。

    在丹青剑境里待了一阵,李不琢知道这些人形只是剑器的灵性显化,形态与剑器原主人相似。这下看来剑灵的本能与原主人也有些相近之处,也知道趋利避害。

    李不琢轻喝一声,几步赶上。

    本就在剑道境界上胜过厉无咎,此刻丹青剑境中,他心神控制的剑灵之身也是此中最强。

    一剑刺向这剑灵后心时,看穿他回防的一剑,李不琢剑势一收,与厉无咎错身而过的同时,一脚正踢中他膝窝。

    趁厉无咎身形一晃,李不琢一剑挂开重玄剑,将此剑灵枭首。

    重玄剑剑器灵性此时仅次于惊蝉,灵性被掠取时,李不琢低头一看,剑灵之身陡然凝实,如同活人一般。

    “十五,一十五,杀,再杀……”

    剑灵的声音欢呼着。

    “此时的灵性已足以让你显化灵形了。”李不琢却收起剑,“剑器诞生灵性不易,就此收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