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都市小说 > 我的老师是学霸 > 第四百零五章 晨兴数学奖金奖
    第四百零五章

    “他们分别是”

    “顾律,晨兴数学奖金奖”

    “张天骥,晨兴数学奖金奖”

    “蒋泽瑞,晨兴数学奖银奖”

    “赵文泽,晨兴数学奖银奖”

    “周阔,晨兴数学奖银奖”

    每说出一位获奖者的名字,主持人就停顿一下。

    而随着每一位获奖者的名字新鲜出炉,现场的气氛就被拔高一层。

    最终。

    五位晨兴数学奖获奖者名字全部呈现在大屏上。

    排在第一位的名字,正是顾律。

    顾律,不出众人所料的,斩获晨兴数学奖金奖

    不管服不服气,这就是事实

    第二排,顾律抱着胳膊望着大屏上自己的名字,嘴角一弯。

    顾律目光饶有趣味的望了左前方的康斯坦丁一眼,淡淡一笑。

    这个家伙,果然是在骗人呐

    而这时的康斯坦丁呢

    似乎啥事都没发生一般,和会场内众人一样,向这五位奖项获得者献上掌声。

    “下面,有请五位获奖者上台领奖”

    在众人或羡慕,或嫉妒的目光中,顾律和其余四位获奖者踏上领奖台。

    中科院数学院分部的张益民院士负责颁奖。

    顾律从张院士手中接过沉甸甸的金奖奖杯。

    金灿灿的奖杯虽然很重,但可惜不是纯金的。

    合影,接下来就是依次发表获奖感言。

    顾律作为五位获奖者中名气最高的数学家,被安排在最后发言。

    所以,顾律不得不举着沉甸甸的奖杯,站在台上的一侧干等着。

    脸上还不得不保持着微笑。

    真的是相当的遭罪

    等顾律发表完获奖感言走到台下的时候,双臂已经是酸麻酸麻的了。

    一回到座位,顾律就将奖杯推给一旁双眼发亮的包松全。

    包松全一边轻轻摩挲着顾律的奖杯,一边语气轻松的笑道,“看来康斯坦丁的小手段没有使出来啊”

    顾律瞥了一眼前方和另一位评审委员有说有笑的康斯坦丁,淡淡一笑,“这个家伙,似乎很希望看到我吃瘪,可是这次,并没有让他如愿他不会甘心的”

    “你是说,康斯坦丁还有后手”包松全刻意压低声音。

    顾律嘴角上扬,无所谓语气,“说不定。”

    台上,一位领导作出总结性的发言。

    如此,便意味着这届晨兴数学奖的颁奖典礼正式落幕。

    接下来,便是晚宴环节。

    获奖的数学家兴高采烈,和两三好友一起准备前往晚宴会场。

    而未获奖的那几位则是黯然神伤,在颁奖典礼结束后就离开会场。

    举办晚宴的宴厅就在楼上。

    顾律作为新晋的晨兴数学奖得主,自然有不少数学家过来和顾律套近乎。

    顾律现在可是整个数学界的香饽饽。

    虽然交好顾律目前并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收益,不过这完全可以当成是一个长远的投资。

    顾律这次汲取了昨天的教训。

    面对众人的敬酒,顾律只是端杯浅浅的抿上一口。

    一场宴席下来,顾律只喝了一两杯而已。

    晚宴在十点多的时候渐渐散场。

    顾律一直不太喜欢这种场合,所以和包松全打声招呼之后,就回酒店房间了。

    酒店房间内。

    顾律刚刚结束了和西蒙的视频电话,刚想去冲个澡,就听见外面有敲门声响起。

    咚咚咚

    顾律以为是包松全过来了,所以不疑有他的上前开门。

    但门打开。

    站在门口的人不是包松全,而是另外一人。

    “康斯坦丁,怎么是你”顾律的眉头轻皱着望着门口的这道身影。

    康斯坦丁身子靠在门框上,嘴中吐着酒气,显然喝了不少。

    “怎么,不欢迎我”

    说着,康斯坦丁没有征求顾律的同意,直接走进顾律的房间。

    康斯坦丁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一点都不客气拿起摆在茶几上的一个苹果啃了起来。

    顾律的脸一黑,坐在康斯坦丁对面。

    “有事说事,没事回你房间去。”

    顾律下了逐客令。

    康斯坦丁又狠狠咬了一口苹果,“顾律,你以为我没事会闲的蛋疼过来找你。我过来你这边,当然是有事情找你。”

    “别废话了,快说吧。”顾律还着急去泡澡呢。

    康斯坦丁身体前倾,视线紧盯着顾律,“顾律,有没有兴趣和我打个赌”

    “没兴趣。”顾律语气淡淡。

    康斯坦丁愣了一下。

    没想到顾律会拒绝的这么干脆。

    而康斯坦丁这边,宛若没有听到顾律刚才说的那话一般,“就赌我们两边谁先完成狭义霍奇猜想的证明”

    “我赢了,你在公开场合声明你实力不如我,并且在未来十年内,你不许选择和我同一课题进行研究。”

    “当然,要是你赢了,我同样会声明我实力不如你,并且十年内不和你撞课题”

    康斯坦丁等着顾律的回复。

    可顾律啥都没说,只是宛若看戏的眼神看着他。

    “你不说话,就代表你同意了啊”康斯坦丁开始耍起无赖了。

    这个赌约,要是顾律不同意的话。

    那他这次前来华国,真的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听到康斯坦丁这话后,顾律不由被乐笑了。

    “康斯坦丁,为了让我答应赌约,你已经开始用这种拙劣的手段了吗”

    “其实吧”顾律沉吟一下,轻轻开口,“让我答应你的赌约并不是不可以,只不过,你这个赌注,实在是让我升不起参与的欲望啊”

    公开道歉,十年内不撞课题,这对顾律来说没什么实际意义。

    因为即便是他和康斯坦丁再次撞课题了,赢得人依旧还会是他。

    听到顾律要参与,康斯坦丁面色一喜。

    “那你希望赌注是什么”

    “无条件答应赢得人任何一件事”顾律嘴角微微上扬,轻轻吐出这几个字。

    康斯坦丁倒吸一口凉气。

    这么狠的吗

    “放心,杀人犯法的事情我不会让你做的。”顾律脸上保持着笑容,“当然,我更不会卖你去当鸭,因为以你的身体遭受不了。”

    “怎么样,还赌不赌”

    顾律淡淡一笑,语气轻松。

    康斯坦丁沉默了。

    脸上的表情变化许久。

    最终,康斯坦丁狠狠咬牙,“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