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修真小说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十一、虎翼龙蟠大将旗(五)
    猪狂生心头也是痛恨,他自问天赋妖术——迷离大阵!惯迷惑生灵,只要被困入阵势的敌人,只有不辨东西,不走南北,任他玩弄,平生几乎无往不利。

    哪里想到,那个少年居然有如此神通,以无上魂术,一举破了他的法术,还把他辛辛苦苦收付的部众,一并夺走,让他又成了孤家寡人。

    猪狂生也是一个有节操,有理想,有野心的妖怪。

    他的志向就是如黑空山一般,建立起来,属于自己的一方势力,座下妖将无数,小妖上千成万,吃人挑肥拣瘦,非厨子不吃,大碗喝酒,非高粱不饮,要住十丈大屋,还需露着屋顶。

    这般种种志向,都被王崇一剑斩的烟消云散。

    其实猪狂生不但精通阵法,还勉强入了天罡,只是性子疏懒,故而才没有化形,但本事真个不弱,他只是被王崇的黑魂鸦和星斗离烟剑给吓破了胆子,才扭头就跑。

    如今扬州城外,又来了许多妖怪,已经聚集了接近三十股,来历各不相同的大妖。

    其中最为强横的五伙妖怪,就是黑空山的毒菩提,浮玉山的浮玉公子,白羊山的白羊大仙,还有一个独行的大妖,扮作了和尚,自称南雄!

    最后一位,就是这位黑衣老者,怪鸟的家严,名唤庚易,自称老祖,本身乃是大荒异种,故而修成人身之后,还保留了一对翅膀。

    庚易老祖的一对羽翼上,被他以法术炼过,能生出五毒鬼火,伤人害物,狠歹绝伦。

    这位老祖断喝一声,叫道:“一起去扬州城,屠灭了那厮满门!”

    猪狂生和数百群妖一起应和,叫道:“屠灭扬州城,大快朵颐,开吃三日,不限肚量……”

    王崇中途折返,又回了红叶寺,这群妖怪却是谁也不知。

    猪狂生以己度人,以为自己是在王崇去扬州的路上,伏击了这一行人,自己铩羽而归,这些人一定继续前行,直接进了扬州。

    他混没想到,王崇手下多了许多妖怪,如何好进扬州去?

    庚易老祖带了数百群妖,哗啦啦的穿林而出,居然真就奔着扬州去了。

    王崇哪里知道,这种事情?

    他一门心思,都用来修行小无相剑诀了。

    王崇依次修炼雷霆,阳火,离金,幽风,阴水,青木,山崩七门剑诀,又毫不吝啬一一毁去。

    他原本已经约略摸到了门槛,故而修行不过数日,就又有进境。

    小无相剑诀修行甚难,尤其是入门第一关,修成七门剑气,又复要一一毁去,最后万法归一,炼就小无相剑气,更是难如跨天堑。

    若是能修成小无相剑气,过了入门第一关,这门剑法就一路坦途了。

    接下来不过是学习其他门派的剑诀,以小无相剑气模拟,资质高者驾轻就熟,就算下愚之辈,好歹也能模拟两三门,至不济,也能原样把雷霆,阳火,离金,幽风,阴水,青木,山崩七门剑诀,重新演化出来。

    就连令苏尔都不曾炼成小无相剑气,他只把雷霆,阳火,离金,幽风,阴水,青木,山崩七门剑诀依次炼成,就觉得这门剑法太过艰难,炼成之后,也不过是模拟天下剑法,威力也并不见得出色,便轻易放弃,去学毒龙寺的独传剑法了。

    当时令苏尔想的是,我若能得到一部上乘剑诀,直接去修行便是,何须以小无相剑诀模拟?

    王崇跟令苏尔出身不同,他脑子里想的却是:“日后我炼成小无相剑诀,可以任意模拟天下剑术,再使用元阳剑法,就没人知道,我乃——真货!”

    王崇已经练成七脉剑诀二十九次,也毁去了二十九次。

    他再一次把天地元气,从天地之窍汲取出来,开始修炼小无相剑诀,第一诀——雷霆!

    忽然就感觉,新练成的真气,有一种虚无缥缈,似幻似真的奇妙。

    王崇心思微微一动,直接催运第二诀——阳火!

    本该是纯粹的雷霆真气,却生出变化,雷电激荡,生出火气,不须从天地之窍转换,直接就化为了阳火真气。

    王崇压住心头喜色,心法频转,变化真气,这一缕剑气,应念而发,随心而变,从雷霆,阳火,离金,幽风,阴水,青木,转为最后一决——山崩!

    竟尔没有丝毫滞涩!

    这一缕剑气,虽然还称不上千变万化,却也能在七门剑诀之中随心转化,真气就好像通了灵,能自在变化一般。

    “小无相剑气竟然炼成了!”

    王崇这才肯定,自己居然度过了这门剑诀的第一难关。

    他有天魔多罗识为根底,真气千幻,修炼小无相剑诀得天独厚,但饶是如此,也吃了无数的苦头。

    真气炼成,又复废去,一次不成,还要再有轮回……

    二十九次炼成七脉剑诀,又复二十九次毁去,非是有大恒心,大毅力,大勇气,大智慧之辈,根本不能够坚持下来。

    饶是王崇取了巧,也有过无数次失落,绝望之情,时常泛起。

    若非他惦记,有了小无相剑诀遮掩,就可以光明正大的使用元阳剑法,早就坚持不下来。

    王崇长啸一声,把一身真气都尽数转化为小无相剑气。

    他心念一转,真气汇聚,从食中二指迸射,化为了一道宛如琉璃,咋看无形无色,但又瞬息万变,在日光下,映照出幻变不休,五光十彩的狭锐剑气。

    “这就是我苦苦修行,得有成就的小无相剑气了吗?”

    王崇手腕一抖,手指射出的剑气,也轻盈荡漾。

    这一缕剑气,虽然是赤手逼出,但锋锐不下刀剑,若是在武家,就是先天剑气一流,只是仙家的剑气,却不是这般使用。

    王崇随手一拍,把这一缕剑气,送入了腰间的翠玉小葫芦。

    藏在小葫芦里的星斗离烟剑,得了小无相剑气激发,顿时生出了层层彩烟,烟光如焰,又有无数星光迸射,宛如正月里的烟花,好看绝伦。

    可是若论威力,此时的星斗离烟剑,就算寻常炼就罡气之辈,也未必能当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