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科幻小说 > 诸天尽头 > 第九百九十四章 杀神来了
    在一条小巷里换装完毕,罗素没事人一样回到车中,而后查看自己的任务进度条。

    【世界任务:1、重大案件05】

    【世界任务:2、普通案件250】

    “不愧是自由美利坚,和警方火拼的黑帮,跟抢钱包的小混混都属于普通案件。”

    罗素吐槽一句纽约的日常,开始重新分析自己的任务,原以为解决案件的标准是将罪犯缉拿归案,或者是写一份结案报告,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t-1000的案件没有完成?

    罗素不明所以,将其归纳成连续任务,在t-1000之后,还会有其他机器人杀手从未来,或者平行宇宙返回。

    这是个好消息,如果是t-x的话,他就能收获一个机械女仆了。

    想到这,他翻出手机给阿诺发了个短信,让对方注意点,遇到钢铁直女务必第一时间联系他。

    墨西哥黑帮被消灭,警方逐一解除周边的交通封锁,排成长龙的车队缓缓驶动,交通秩序恢复正常。

    ……

    “史丹,是我。”

    缉毒大厦里,罗素见过的缉毒警察拨通史丹菲尔的电话,办公室的电视上,是对之前枪战的持续报道。

    情报能力比fbi还牛叉的纽约记者们,已经查出了罗素的身份,并将其大头贴和击毙帮派份子的短视频循环播放。

    “为什么又给我打电话,难道你不知道什么叫避嫌吗?”

    “史丹,你看新闻了没?”

    “看了,现在只要一开电视,就是记者们对‘神勇干探’的疯狂吹捧。”

    史丹菲尔酸溜溜道:“那家伙从哪冒出来的,机器人都没他打枪打得准。”

    “该死!史丹,你就没发现他的名字吗,他就是罗素!”缉毒警察对着电话怒喷一声,而后从口袋里取出手帕,擦掉额头的冷汗。

    “罗素……那是谁,我应该认识他?”

    史丹菲尔回忆片刻,确认自己之前没见过罗素,甚至都没听过,不然他绝对记忆犹新。

    “该死!该死!该死!!!”

    就像委员长一连骂了三个‘娘希匹’,缉毒警察也一口气骂了三次,怒道:“史丹,那个调查你的警察就是罗素,就是电视上那个神枪手,杀死十五个人只用十五发子弹的变态。”

    电话另一边,史丹菲尔沉默许久,缓缓说道:“别闹了,这一点也不好笑,我记得很清楚,之前你说调查我的警员叫米开朗琪罗。”

    “混蛋,别在和我提什么忍者神龟了,我从未说过米开朗琪罗,那是你自己说的。”

    缉毒警察说完,意识到自己有些过于激动,不像小弟和老大说话的态度,语气有所收敛:“史丹,你知道吗,我刚安排好五个人,准备打电话给罗素警官,把他引去码头,结果紧急新闻直播就出现了。”

    “这是个好消息。”

    “是啊,这t真是个好消息,如果没有这条新闻,我们五个人已经挂了,他干掉我们甚至都不需要换弹匣。”

    缉毒警察抱怨道:“听着,史丹,我愿意和你混,是因为你能赚钱,能给我想要的生活,而不是我喜欢玩命。”

    “所以呢?”

    “所以你自己惹出来的麻烦,你自己解决,我宁愿自首也不愿和那个怪物对抗。”

    “呵呵呵,伙计,你被他吓到了。”

    史丹菲尔沉着嗓子低笑两声,嘲讽道:“只是枪打得准而已,顶多说明他比普通人有天赋,干掉他的方法多的是,狙击、投毒、邮寄炸弹都可以,不一定非要硬碰硬。”

    “可他现在是个名人,很多人都在关注他,杀了他会很麻烦。”

    “很好啊,就说是墨西哥帮派干的,那群疯子有动机,不是吗?”

    “你想怎么做?”

    “花点钱找个杀手,一劳永逸。”

    ……

    公寓二楼,莱昂面无表情看着电视,他录下重播的新闻,不厌其烦观看了十几遍。

    玛蒂尔达坐在旁边,一边捂着眼睛一边偷看,时不时朝莱昂怀里拱几下,结果每次都被推开了。

    早熟的少女在莱昂身上感受到了复杂的情感,友情、爱情甚至父女亲情,都让从小缺乏关爱的她甘之如饴。

    和同龄少女不同的是,她非常勇敢,毫不掩饰自己的爱慕,积极主动出击。

    相比之下,莱昂虽然是个大叔,可面对玛蒂尔达的爱情攻势,笨拙得如同纯情少男,他不知所措,想拒绝又怕伤到对方的自尊心。

    说白了,莱昂其实有点想法,因为长期孤独,他和玛蒂尔达属于同一类人,渴望被人关爱。

    只不过他更加冷静,知道两人没有可能,他是个杀手,岁数也不小了。

    “莱昂,你还在看那个警察吗?”玛蒂尔达见缝插针,装作被电视画面吓到了,钻进了莱昂怀里。

    “嗯,他很快,快到只存在理论之中。”

    莱昂按住玛蒂尔达的肩膀,让其在沙发上做好,不要总往他怀里钻。

    “那如果你们遇到,你能……”

    “不能,我还没拔枪,就已经被他干掉了。”莱昂摇摇头,用最冷静的语气说出最怂的话。

    “一点可能也没有吗?”

    “一点也没有。”

    “没关系,新闻上说了,他是曼哈顿那边的警察,我们不去曼哈顿就遇不到他了。”玛蒂尔达安慰一句,纽约这么大,人口又这么多,相遇的可能几乎为零。

    莱昂回道:“新闻并不可信,几家媒体的报道都不一样,有说他是sat战术小组的突击手,还有说他是纽约训练局枪械战术组的教官。”

    “不在布鲁克林就行。”玛蒂尔达耸耸肩。

    梆梆梆!

    两人正说着,房门被敲响了。

    莱昂关掉电视,探手伸进大衣,让玛蒂尔达远离房门方向,谨慎从猫眼向外看去。

    两秒钟后,他朝玛蒂尔达比了个ok的手势,而后面无表情打开房门。

    “surprise!!”

    麦克斯和卡洛琳端着小蛋糕出现在门口,迎着莱昂的冷漠脸,两人笑容逐渐尴尬。

    “呃,我是卡洛琳,她是我的室友麦克斯,我们就住在楼下,这是送给新邻居的礼物。”

    卡洛琳一边说着,一边将小蛋糕递给莱昂,还偷偷摸摸和麦克斯探头朝屋里看。

    “谢谢。”

    莱昂本不想接蛋糕,可考虑到玛蒂尔达或许会喜欢,便收下了这份邻居的礼物。

    房门半掩,加上莱昂高大的身躯,卡洛琳和麦克斯什么也看不到。

    “还有别的事情吗?”

    “先生,我们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屋里那位小姑娘,她是……”

    “我叫马克,她是我的女儿,谢谢你们的蛋糕。”

    莱昂说完,砰一声将房门关上,留下两个吃了闭门羹的倒霉蛋。

    “麦克斯,我可以肯定他们不是父女,他们从头到尾找不出一丝相似之处。”卡洛琳转身朝楼下走去,喋喋不休说道。

    “我也觉得他们不是父女,但我不认同你用长相作为判断依据。”

    麦克斯幸灾乐祸道:“很多父亲和孩子长得都不像,可妻子都坚持认定,那就是丈夫的孩子,如果丈夫敢去做亲子鉴定,就是对神圣婚姻的亵渎。”

    “麦克斯,拜托你认真点,里面的小女孩有可能正在遭遇迫害,马克都不敢说出她的名字。”

    “我知道,我刚才都准备破门而入了。”

    “然而你并没有。”

    “当然,马克能一手一个把我们两提起来,我不想增加受害者人数。”

    说话间,两人在一楼遇到了罗素,当即眼前一亮凑了上去。

    “感谢上帝,罗素警官,我们终于等到你了。”

    两个倒霉蛋明显和社会脱节,一门心思放在马棚上,又或者脑补二楼发生的少儿不宜画面,全纽约都知道罗素在曼哈顿干了什么,就她们俩不知道。

    “你们俩站在门口干什么,专程等我出现,然后借浴室?”

    罗素无语看向麦克斯和卡洛琳,都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网线,可两女吃了这么多次亏,还没总结出自己的倒霉蛋体质,智商也是没谁了。

    麦克斯笨一点可以理解,卡洛琳怎么也傻乎乎的,看着不像啊!

    “罗素警官,刚刚我们拿着小蛋糕去拜访二楼的新邻居,结果……”

    “等会儿!”

    罗素一脸怪色看向两女:“我记得警告过你们,老实待在一楼,为什么不听?”

    “没关系,麦克斯会保护我!”

    “没关系,卡洛琳会保护我!”

    (?_?)?)

    罗素:告辞!不送!

    他服了,这两货去杀手家晃了一圈,能完好无损走出来是有原因的。

    不是因为莱昂是个有职业操守的杀手,不会对女人和小孩下手,而是两个倒霉蛋太笨了,没有灭口的必要。

    “最后警告一遍,老实点待在一楼,懂了吗?”

    “罗素警官,我们和你一起上去,要知道那是个小姑娘,有些画面不适合你来处理。”卡洛琳举手发言。

    麦克斯在旁边连连点头:“我有过被绑架的经验,知道怎么安慰那孩子。”

    “好吧,你们负责敲门。”

    “乐意效劳!”

    两个笨蛋很热心,却不知道自己被当成了敲门砖。

    梆梆梆!

    听到房门再次敲响,莱昂微微皱眉,示意玛蒂尔达躲远点,透过猫眼看清是麦克斯和卡洛琳,顿时一阵无语。

    他喜欢这栋公寓的地理位置,四通八达小巷众多,十分适合被堵门后跑路,但邻居未免太热情了。

    咔嚓!

    房门推开,莱昂瞳眸骤缩,木愣愣看着从楼梯走道拐角走出来的罗素,整个人如坠冰窟。

    杀神来了!

    他极力掩藏自己的慌乱,默不作声将手伸向大衣内,然后就看到了罗素也将手伸进了衣服里。

    权衡利弊,莱昂决定放弃。

    啪嗒!

    罗素将掏出的香烟点燃。

    莱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