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修真小说 > 天下剑宗 > 第2268章 行走在草原上
    几日之后,桂圆出现在一座古朴是寺庙之前。

    一位身穿灰袍的僧人正在扫地,身躯佝偻着,粗糙的扫帚不断的清扫着青石地板之上的灰尘,神色之中似乎格外的专注。

    桂圆缓步走到灰袍僧人的不远处,站定了身躯。

    那扫地的僧人似乎是心有灵犀一般,停止了扫地,目光看向桂圆,神色之中露出一丝震惊。

    桂圆双手合什,出声说道:“拜见师叔。”

    灰袍僧人的神色之中露出一丝惊讶,上下仔细的打量着桂圆,语气有些迟滞的说道:“是昙智?”

    桂圆轻声说道:“我现在叫桂圆。”

    灰袍僧人的神色之中顿时露出欣喜之意,丢弃手中的笤帚,有些激动的说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我终于是等到了。”

    桂圆点点头,说道:“我回来了,当年的灭门之灾也该彻底的清算了。”

    灰袍僧人的神色顿时一变,说道:“我佛慈悲,为何我从你的身上感觉到了滔天的杀意?”

    桂圆轻声说道:“仁慈固然难能可贵,可是对于魔鬼来说,仁慈是没有任何作用的,以杀止杀才是正道。”

    灰袍僧人点点头,说道:“也许,你说的很有道理。”

    桂圆再未出声。

    灰袍僧人想了一下,说道:“你跟我来吧!”

    言语落下,灰袍僧人便是转身朝着身后的寺庙之中而去。

    寺庙已经是有些年成了,墙壁上的泥皮已经脱落,墙角也是开始腐朽,有的甚至是坍塌,一棵榆树在寺院之中坚强的活着,在寺院角落的一处,还开辟出了一块菜地,生长在绿油油的青菜,绿色的藤蔓在支架之上缠绕着,一切都是显得生机勃勃。

    进入大殿之中,一座卧佛进入视线之中,供桌之上,檀香正在燃烧,却是难以掩饰萧瑟之相。

    灰袍僧人从那供桌之下取出一本佛经。

    也许是年成久远的原因,佛经有些发黄。

    “这是你当年抄写的大皇庭经,我一直为你保存着,现在你回来了,我也该还给你了。”

    灰袍僧人轻声说道。

    桂圆经过佛经,翻阅佛经,上面熟悉的字迹顿时进入到他的视线之中,让他不由的回到了当初白马寺之中的修行。

    ……那时,他不过是一个什么也不懂得整日跟着师父诵经也会打瞌睡的小沙弥,整日之中虽然是浑浑噩噩,但是却是十分的快乐,可是他的快乐最终还是被一位陌生人打破了,他的快乐也是戛然而止,他开始进入漫长的修炼之中,抄佛经,打坐,修炼……快乐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从此白马寺之中多了一个快乐的少年,多了一个苦心修炼的僧人。

    “谢谢师叔。”

    桂圆神色认真的说道。

    灰袍僧人摆摆手,轻声说道:“无需谢谢,佛经还给你了,你也该离开了。”

    桂圆沉思了一下,说道:“师父,难道你就一直想要待在这座寺庙之中吗?”

    灰袍僧人道:“这座寺庙之中挺好的,终日可以侍奉在佛祖之前,我很享受这种生活。”

    桂圆道:“师叔,难道你不想找出当年覆灭白马寺的元凶吗?”

    灰袍僧人想了一下,说道:“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何必非要追根问底呢?”

    桂圆道:“既然师叔想要平静的生活,我也不打扰了。”

    灰袍僧人点点头。

    桂圆转身离开。

    等到桂圆彻底的远去。

    灰袍僧人的神色之中露出一丝不舍。

    忽然之间,他剧烈的咳嗽起来,整个人的身躯剧烈的颤抖起来,紧接着一口鲜血吐出,气息顿时变得无比的萎靡,与之前截然不同。

    擦去嘴边的鲜血。

    灰袍僧人的神色之中露出一抹笑意。

    “不是我不想,而是我做不到啊。”

    灰袍僧人的言语之中尽是不甘之意。

    ……当年白马寺覆灭,他为了让桂圆离开,他自身受了很重的伤势,可是他一直牵挂着桂圆,牵挂着那位一直扯着他的衣袖的奶声奶气叫着自己的师父的小和尚,他一直在努力的压制着自己的伤势,他不想如此死去,他一直在苦苦的坚持着。

    今日。

    他见到了桂圆,比他想象之中的强大。

    他努力的装出了一副自己很强大的样子,他不愿意让桂圆为他的伤势而担心。

    他拒绝了桂圆的请求,他也是再无牵挂。

    双手合什。

    灰袍僧人缓缓的盘坐在大殿之中。

    下一刻。

    强大气机冲天而起,化作一朵莲花。

    几息之后。

    莲花散去,好像是盛大的烟花一般,只有一刹那的繁华。

    灰袍僧人气机断绝。

    ……

    ……

    李奇锋离开了紫竹林。

    当初的大巫山之行,他深陷危机之中,却是得以逃出生天,之后他强势报复,对那些参与追杀他宗门给予致命打击,可是对于树大根深的苍穹殿来说只是杯水车薪而已,根本无法伤己根本。

    故此。

    他需要给苍穹殿造成更大的麻烦。

    半个月之后。

    李奇锋来到了草原之上。

    自从草原人入侵天盛帝国失败之后,便是退回草原之中,再无丝毫的动作。

    毋容置疑,草原人的实力很强大,若是苍穹殿真的与草原人合作,恐怕会造成很大的麻烦,借助于苍穹殿的强大的力量,恐怕草原人的铁骑足以横扫四方。

    行走在草原之上,青草茂盛,微风吹来,青草随风而动,好像是浪花一般,隐隐可见雪白的羊群在草原之上吃药,犹如是天穹之上的白云,眺望远方,翠绿色的一片,好像是一片绿色的海洋。

    李奇锋欣赏这种风景,可是他无法更多的去享受这种美景。

    他快步的行走着。

    一队骑兵快速而来,马蹄声不断的响起,距离李奇锋越来越近。

    李奇锋停下了脚步。

    “你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

    一道质问声传出,骑在战马之上的草原人厉声道。

    他勒住了胯下的战马,战马不停的在原地踏步,鼻孔之中不断的喘出粗重的气息。

    草原人的右手一直放在腰间,随时准备弯刀出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