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玄幻小说 > 万剑圣帝 > 第1662章 幸亦不幸
    “诸位,此事是我考虑不周,我给北落师门的诸位道个歉,不过剑风云毕竟不是星河岛的人,要惩罚他,我们并没有权利,需要请圣院长处理。”

    文长老踏步上前,而后开口道。

    既然剑风云拒绝了他,那么现在只能从圣院长身上着手了,他对于剑风云可是有着充足的了解,此人知恩必报,在星河之中圣院不止一次出手援助他。

    如果圣院长开口,让他加入星河岛,他想必不会拒绝。

    所以,他之言意便是让在座的这些人去给圣院长谏言,让他处罚剑风云,而后他再站出来,摆平这些人,让苍老头答应他去劝剑风云留下。

    然而,他的计划却赶不上变化,眼前这些人听到要处罚剑风云需要去请圣院长,一个个都突然消停了。

    “诸位怎么不说话了,不想处罚此子了?”文长老上前一步,看着他们道。

    这群老狐狸,在他面前一个个装大尾巴狼,结果一提去跟苍老头说,一个个都不说话了。

    其实,造成这一幕的主要原因便是,以圣院长今天在星河岛的地位,完全不需要听他们说什么,今天他没有出现,便说明了他的态度,他们过去说,怕不是找不愉快。

    “文长老,星河岛既然不能出面处罚他,那便让我们自己解决,私人恩怨,与外人无关。”不远处的落倾城赫然开口。

    她的黛眉之中闪烁着冰冷的锋芒。

    在数百道目光的注视之下,她直接转身,向着神殿之外的大门走去。

    文长老看到这一幕,微微一愣。

    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就像是很多年前他还是星河某个势力的弟子的时候,不小心做错了事说错了话的感觉。

    ……

    当剑风云走出星河谷,就着回忆中的画面,走向传送阵。

    不过片刻,他的身影便出现在八十一号修道场内,他向着张中安排的洞府快步走去,速度极快。

    他有急事,十万火急的事。

    在他本尊不懈的努力之下,往生殿七层的考验终于通过,他忙着快些找个安静的地方,检验成果。

    这绝对是他迄今为止最难的噬天塔的考验。

    考验通过能够得到什么,绝对不菲。

    当他回到洞府之内时,直接盘腿坐下,心神凝聚,沉入噬天塔之内。

    “祭剑诀,剑式为外,祭式为心……”

    他的心神刚刚和本尊相同,魂海之中便浮现出一篇数千字的功法经文,正是祭剑诀的第七篇。

    他的身影盘腿坐在往生殿的第七层,分身也同时入定,两具身体的四周都浮现出一道道灰色的符文,十分生涩,散发着诡异的气息。

    偌大的殿宇之中,出现了两道如坐云雾的身影。

    半响,殿宇尽头那一盏青铜灯赫然熄灭,四周的大殿之上,一道道阵法纹路亮起,将整座大殿照得灿烂炳焕。

    剑风云睁开双眼,可以看见,青铜灯的前方,出现了一道漩涡悠转的传送光门。

    很显然,这是通往噬天塔第五层的传送光门。

    “噬灵没有骗我,祭剑诀真的可以吞噬气运,逆天改命的。”

    剑风云的眼底,一阵灰色光芒闪烁而过,脸上流露出一抹骇然之色。

    祭剑诀的第七篇,除却剑招之外蕴含了一门功法,严格上说这并不算是功法,而是秘术,依托于噬天仙经的秘术。

    只要他催动这门秘术,便可以吞噬气运,而后融入自己或者是他人的身上,气运本是无形,但是这门秘术却变相地让气运变成有形的。

    而依靠这门秘术来吞噬神帝气运,再融入雪儿的体内,便可以凭借神帝气运强大的力量,让雪儿逆天改命,重焕生机。

    这门秘术着实强大,强大到足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不过,施展这门秘术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那就是每催动一次便会消耗千载寿元,他本尊目前神王境的修为,寿元不过八百载,施展一次这种秘术都不足,他的分身准圣境的修为,寿元两千五百载,足够施展。

    寿元是主要的代价,还有就是体内会衍生出邪气。

    秘术之中虽然没有提及这邪气到底为何,有何危害,不过最后还是留言一句,告知剑风云如非必要,千万不要动用此术。

    不过,终归到底,他还是找到了让雪儿活下去的法门了。

    不枉费他废寝忘食,在往生殿内足足闭关了将近一月的时间,终于在进入神魔界遗迹之前将这门秘术拿到手。

    他起身,本尊向着不远处的传送光门走去。

    要踏入噬天塔的第五层了,到底会有什么东西,他也不知道,不过还是有些期待的。

    能够走到这一步,除了他的努力,便是多亏了噬天塔内的机缘。

    踏步走去传送光门之中,眼前一白,而后身影出现在空旷的塔层之内。

    与想象之中的模样有些大相径庭。

    噬天塔的第五层并不似前面的四层,这里没有了中央的石台,有着一口灵池,一眼望去映入眼帘的便是满池的血红之色。

    咕噜~咕噜~

    一道道沸腾的声音从灵池之中响起,这些声音的源头便是灵池之中翻滚沸腾的池水。

    准确的说,这应该算不上池水了,猩红得像是某种星兽的血液,不过却出奇没有散发出血腥味。

    嗡!

    一声嗡鸣声响起,只见血池的上方,一道虚幻的身影浮现。

    这道身影周身都笼罩在战袍之中,看不清面容。

    “徒儿,当你来到这里说明你很幸运,当然也很不幸。”

    “幸运的是你即将变得更强了,从现在开始,你后续的修行之路都有我这个老师给你铺好了,不幸的是,你最终很有可能死亡。”

    “你一定对我说的这番话很疑惑,但是相信你在来到这里之前已经见过我留在星河中的身影。”

    “真正的灾难很快就要降临,你变得再强可能也无法改变命运,不过还是请放手一搏吧。”

    “让你的本尊踏入血池之中,面对一切吧。”

    那道黑色身影看着剑风云,缓缓开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