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修真小说 > 阴曹地府:活人只有我自己 > 第439、440章 入主帝国中枢(求订阅)

击穿鬼域

焚毁阴宅!

身为第五层强者的权重,在瞬息之间,便已经被佛鬼侵染,死亡殆尽。

而没有了佛鬼的牵制,十七祖也收回了自身的奇怪鬼域,他冷冷的看着李唯一眼,随后抓着木法沙等人便飞入了虚空。

然而

下一刻

十七祖突然哀嚎一声,竟然从虚空中着落了下来。

“不...我的奇观鬼域......”

“为何...”

十七祖痛苦的哀嚎起来,只见他的模样,竟然在一瞬间,处于虚实变换之际。

他的容貌,一会变化成赵吏的样子,一会变化成自身原本的模样,就如同电影中被鬼魂附身一般的样子。

诡异之际!

“怎么回事?”

“赵吏...怎么会出现赵吏的容貌?”

“该死的,权灵!赵吏不是已经被你彻底控制了吗?”

木法沙等人也从十七祖的奇观鬼域中跌落了出来,望着后者痛苦哀嚎,不断挣扎的模样,悚然一惊。

“不...怎么会......这到底是什么?明明赵吏已经被我彻底吸收,除了脑海里最深层次,那些记录禁忌信息的意志,不应该再有其他的了!”

“我....我我.....”

权灵也蒙了,她下意识的用起了预言的力量,但是下一刻却一口血吐了出来,脸色瞬间苍白无比。

不仅如此,更恐怖的事情,在众人的注视下,发生了。

十七祖的状况,就好像是传染了一般,在权灵身上也浮现而出。

她的身体同样明灭不定起来,不断的在赵吏的样子和自己本身的样子之间来回变化。

更诡异的是,四周的空间中,也开始出现了层层叠叠白色花点,就好像是没有信号的电视机一样,片刻后那些白色的花点密集的部分,逐渐出现了很多个赵吏的虚影。

他们眼神恶毒、充满愤恨以及无尽的阴冷不祥。

“不...这不是赵吏!该死的,是他脑子深处的禁忌信息,他为何还能把它们释放出来!”

“快,阻止他!那记忆里的东西真要是出来了,我们都要死!”

权灵似乎想到了什么,现在也顾不得为何赵吏突然脱离了自己的掌控,甚至有能力把脑海里的禁忌记忆释放出来。

最重要的是,阻止赵吏,拯救十七祖!

“救?”

“救什么救!”

“老老实实呆着吧。”

“我不是说留下来好好招待诸位吗?着急跑什么!”

“好好看着,十七祖大人,怎么可能如此轻易死去!”

李唯淡淡一笑,白瑾直接堵在了木法沙等人身前,也没有制服他们,只是同样轻描淡写的看了一眼,后者几人便如坠冰窟,再也无法移动分毫。

他们只是第四层普通的职业者,与玉茹燕都差着好几个档次,更不用说与白瑾相比了。

身为第五层的霸主级别人物,哪怕是一个眼神,都让他们胆战心惊,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了。

“嘿...好手段!”

“果然是好手段。”

突然间,哀嚎不定的十七祖,竟强忍着痛苦站了起来,只是他身体仍旧在不断的抖动,无数的透明触手和肉芽,从身上脱落,却又很快生长而出。

他的容貌,也在变化不定的状态下,渐渐的化为了一半赵吏的样子,一半自身模样。

十分的诡异。

而当他开口说话的时候,同一句话却有两道声音,一道阴森苍老,一道冰冷嘶哑。

啪啪啪

看到如此状态的十七祖,李唯微微的鼓了鼓掌,说道:“不愧是当年搅动风云,甚至能在那头厉鬼王的手中逃过升天的存在,十七祖就是十七祖,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克制手段。”

“不简单,着实不简单呐。说实在的,如果不是十七祖硬要捉拿我李某人,我是真不想与您这样的强者为敌啊。”

听到李唯的话,十七祖沉默了片刻,良久之后,这才说道:“好手段,看来你在赵吏体内早就做了手脚。虽然不明白你是怎么办到的,但是你竟然可以隔着我的奇观鬼域,对他施加影响。就如同操控提线木偶一般。”

“你这手段...简直比背尸人还要厉害。与当年那头大闹帝国的鬼怪,竟有三分相似之处。”

“不过,想要凭借这点手段留下我,是不是有点太过看不起我十七了?”

十七祖冷笑一声,陡然身手,竟然瞬间扣向了自己的双眼。

那一双眼睛,直接被血淋淋的挖出,却没有任何血液飞溅而出。

轻吹一口气,那眼睛竟然在十七祖手中化为了一只漆黑的无眼乌鸦。

而在看他原本的身体,则迅速的便成了一颗干枯的鬼树。

无眼乌鸦煽动着翅膀,落在了一旁,而鬼树泽分崩离析。

没有了十七祖的身体作为的支撑点,四周的雪花点,还有无数神色阴冷的赵吏,夜渐渐的消失开来。

只是在消失的时候,那些身影似乎不想离开一般,竟又有了变化,不断的各种形态中变化。

最终,定格在了一只巨大的布娃娃模样上。而布娃娃的肩膀,还坐着一位神色悠悠的小萝莉。

后者出现的瞬间

天地间在在一刻,再一次阴沉了下来,就好像整个天地都被奇观鬼域所笼罩一般。

邪恶

不祥

恐惧

黑暗

混沌

至阴至邪

根本无法形容这个女孩幻影身上的气息是什么。面对她,就如同看到了黑暗的尽头,坠入进了永恒的深渊。

所有人都寒颤若惊。

无论是李唯,亦或者是白瑾,甚至是乌鸦化身十七祖,众人心中的不安在以不可想象的速度中、提升着。

而这时候

女孩看了看十七祖化为的乌鸦,又看了看四周,最终定格在了李唯身上。

那目光,说不出的诡异,似乎是贪婪,似乎是孺慕,又似乎是阴冷邪恶,充斥着不祥。

她似乎想要确定什么,但是却又无法跨出任何一步,几经挣扎之后,还是无奈的渐渐化为了泡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