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修真小说 > 武侠巅峰之上 > 第六百零三章 神后之谋
    “看起来,蒙帝终究是输了······”

    玉色的手掌悬于大轮明王的头顶,丝丝异力犹如蛛丝,侵入大轮明王的天灵。

    神后感应着远方消失的魔气,似是自语又似说与他人听般,道:“既然如此,就由本后接掌云蒙吧。”

    “你···到底是谁?”在她掌下,大轮明王面色挣扎,却难以挣脱神后的压制,更难以阻止异力侵入识海。

    在二人进入玄京之时,神后突然以“他生渡”袭击大轮明王,侵入其识海。

    但大轮明王也是神识修炼方面的大行家,“变天击地精神大法”当即进行反击,二人瞬间展开的精神交锋。

    他们之间的战斗,进行得急促而又激烈,在外界的片刻之间,识海之中的交锋已是进行了不知多久。

    最终,还是神后技高一筹,镇压了大轮明王,且因为精神交战的隐秘性,并未有他人知晓此地有两位炼虚战过一场。

    “本后是谁,你不应该已经知道了吗?”神后似笑非笑地道,“在那千百次轮回中,你不是看清了本后的部分经历了吗?”

    “变天击地精神大法”,以精神为引,塑造千百次轮回,以庞大的经历冲淡本心,让受术者彻底迷失自我。

    在大轮明王进行反击的时候,便是以“变天击地精神大法”带着神后入轮回,但叫其意料不到的是,轮回所展现的场景便是是由大轮明王所塑造,而是因神后之灵识而改变。

    “你想要以轮回让本后彻底迷失,结果自身却险些迷失在本后的记忆之中,你做了最错误的反击呢?”

    神后慢条斯理地说着,精神异力侵入大轮明王的识海,令其原本挣扎的神色渐渐变得平缓。

    传闻玄神殿的殿主永不变更,每一代殿主都会以“往生渡”将记忆导入下一代殿主脑中,以此让自己呈现另一种形式的永生。

    以这样的传承方式而出现的玄神殿之主,是绝不会真心臣服于某一人的,神后便是如此。

    所以神后袭击了大轮明王,并加以控制之后,若是蒙帝胜,则她与大轮明王直攻皇城,依然在表面上效忠于蒙帝,若秦旸胜······

    “那便可以直接返回云蒙了。”

    神后收回手掌,道:“在数十次轮回之中,本后也曾是云蒙皇室之人,皇室之中,也有本后的一席之地。现在,该是本后回归的时候了。”

    在她身后,大轮明王默默站起,神态恭敬地垂手而立。

    这位大轮寺的住持已是成了神后的俘虏,而与他有相同遭遇的人还不知有多少。

    “回云蒙。”

    ························

    皇城,玄明殿。

    偌大的宫殿之中,十三具死尸伏在冰冷的地面上,身上满是火焰灼烧的焦痕与焦臭气味。

    而在他们正中间,右相王元脚踏烈焰站立,两边是对他唯恐避之而不及的百官。

    由于云蒙入侵,朝中武将已是尽数派出,是以朝堂之中只留一些不会武或者武功不高的文官。

    如今大军即将兵临城下,又有两位炼虚赶来支援,潜伏在玄京之中的云蒙密探便第一时间选择潜入皇城,袭击玄明殿。

    只是他们并没有想到,原本说好的两位炼虚迟迟未至,而在对本该手无缚鸡之力的王元出手之后,更是惨遭烈焰灼杀。

    王元,他是天宫余孽,是火部之首火相。

    当王元被逼反击之后,所有人都认出了他的身份。

    ‘无奈啊······’此时,王元看着那些刺客的伏尸,心中无奈叹道。

    他没想到这些刺客不去擒拿玄皇,反倒是直接杀向自己。

    他更没想到,都到了这种时刻了,皇室宗老们还想着铲除自己这个萧冕旧党以及新的秦旸党羽。

    当刺客杀向王元之时,原本正要爆发的数股气息因为目标是王元之故,再度沉寂,坐视王元被袭击。

    王元,他曾经是萧冕党羽之中的领头之人,现在是秦旸在朝中的得力臂助。

    当秦旸接收萧冕的政治遗产之时,王元是第一个靠过去的高层人物,是以哪怕是换了大佬,他依然混得风生水起。

    所以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王元在保皇派眼中都只有一个身份——祸国奸臣。

    “奸相王元!”

    礼部尚书丁由第一个跳出来,“没想到你竟然是萧逆余孽!说,是不是你出卖了大玄,让云蒙大军长驱直入的?!”

    在他身后,保皇派党羽已是恶狠狠地盯向王元,过去和萧冕党羽的仇恨,现在大军兵临城下的惶恐,让他们迫切想要找个人来发泄心中的负面情绪。

    所以在发现王元真实身份后,很多人都开始肆意呐喊,叫嚣着治王元的罪。

    “现在还有刺客在殿外和侍卫厮杀,更有云蒙大军在外头虎视眈眈,你等现在还想杀本相,这合适吗?”

    王元无奈叹气,身上开始散发出炽热的温度。

    这些人中有的已经暗中投靠了云蒙,有的是存粹的死前疯狂,还有的是就是干脆因过往的仇恨而呐喊。

    他们都想着火相这个人死。

    至于本以王元为首的秦旸所属,此时也和王元拉开了距离。

    秦师者可是一直在搜查天宫余孽,要是和王元扯上关系,事后被秦师者清算怎么办?

    一时之间,王元竟是出现孤立无援之状况,独自站在大殿中间,面对百官敌视。

    而高踞于龙椅的那位玄皇陛下,却是无心此时的朝堂风波,一直遥望着殿外。

    殿外的刺客还在和侍卫厮杀,但玄皇丝毫不担心他们真正杀入。只要不是炼虚强者突入,此时的玄明殿就是最安全的。

    他真正关心的,是浑天星动城那边的战斗情况。

    哪怕此时百官闹得再凶,都无法决定战争走势,真正决定一切的人此时并不在此地。

    百官依然在吵吵嚷嚷,有人沉静默然,有人在叫嚣着制裁王元。

    但真要让他们去靠近王元,他们又不敢。毕竟这可是天宫的火相啊,曾经萧冕手下最强部属之一啊。

    就凭他们,一起上都不够王元杀的。

    他们就这般吵闹着,喧哗着,所有人都因为敌军兵临城下而感到惶恐,释放着心中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