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都市小说 > 军工重器 > 第两百六十章 要价太高怎么办
    谁还懂俄语呢?

    黄总指挥感觉头有一点大。

    特地从国内带了翻译过来,没有想到,第一天就病倒了,接下来和对方的沟通怎么进行。

    还要洽谈高温合金的订购,燃气轮机的引进呢?

    晚饭之后。

    实在不放心的黄克平到了医院,再次看望了躺在病床上的张莹,关心的问道:“张科长,你感觉好一点没有呢?”

    张莹道:“吊完水之后感觉好了一些,也许,我明天可以和大家一起前往MD,还是由我来担任翻译工作。”

    你行吗?

    能坚持吗?

    黄克平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失望的轻轻的摇了摇头,就算不是医生,看这个样子,张莹应该只能趟在医院休息,没有两、三天的时间,绝对出不了院。

    至于明天和大家一起前往MD,担任翻译工作,估计只能是一种奢望。

    明白这一点。

    心情有一点沉重。

    黄总指挥脸色异常严肃的回到了宾馆,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好久好久都睡不着。

    他想了好几种方案。

    方案一,从国内再叫一名翻译过来。但很快就否定了。

    主要是时间上来不及,办理相关手续,再乘坐飞机过来,估计黄花菜都凉了。

    方案二,求救大·使·馆,要一名翻译过来。

    但也被否定了,原因很简单,这次翻译会涉及到一些专业翻译,大·使·馆的俄语翻译估计不行。

    方案三......

    黄克平自己都不知道想了多少种方案,最终又被他自己否定,直到第二天早上,他才不得不的拿起电话。

    无奈之极。

    实在是没办法啊!

    他内心深处根本就不想打这个电话。

    但又只能打电话给加布洛夫,请对方派一名随行翻译,负责这次洽谈的翻译工作,以及大家日常翻译。

    除了工作时间,大家在俄罗斯也有生活时间呀。

    这两、三天内可能会出去走一走,买一买东西,与别人沟通和交流的时候,需要翻译。

    让黄克平心中一轻的是,加布洛夫答应了这要求,并又带人带车到了酒店大门口。

    大家一行十人上了车,今天将是十分重要的一天。

    为什么只有十人呢?

    张莹住院,趟在病床上休息,在异国他乡,总要有人照顾吧,于是,留了一人在医院照顾她。

    上车之后,加布洛夫和黄克平坐在一起,一脸轻松的道:“黄,这就是我们的翻译谢苗诺夫同志。”

    副驾驶是一位年轻的俄罗斯男子,他侧过头来,先翻译了一遍加布洛夫的话,然后又介绍了一下他自己。

    他说的普通话还算标准。

    看上去也算比较机灵。

    黄克平轻轻的点了点头,心中一轻,翻译的问题总算解决了,张莹躺在医院里面可以多休息几天也无妨。

    一行人到了MD。

    昨天一整天都是参观,该参观的基本也都已经看过了,包括看到了UGT-15000型燃气轮机,以及杨帆寄予很大希望的UGT-25000型燃气轮机。

    让杨帆无比高兴的是,UGT-25000型燃气轮机已经进入小批量生产,而不是设计定型。

    不知道是历史出现了小偏差,还是自己记错了。杨帆推测,前者的可能性应该比较大。

    在记忆之中,1991年的时候,UGT-25000型燃气轮机似乎刚设计定型,还没有进入小批量生产阶段,且似乎还存在一些技术问题,经过后续一系列的改进和提高之后,才慢慢的稳定下来,成为一款非常不错的舰用燃气轮机。

    今天不是参观,而是洽谈。

    加布洛夫带着大家一行进入了早就准备好的会议室,不久之后,又从外面进来了好几人,其中一人是MD的高层,另外几人也是中层。

    相互介绍之后,双方开始交谈起来。

    谢苗诺夫担任翻译。

    开始阶段,倒也没有什么问题,翻译得还算准确,但双方开始洽谈高温合金的订购,尤其是燃气轮机的引进之后,翻译出现了一些问题。

    一些专业性的东西,他翻译得并不准确。

    双方都感觉到,交流似乎有了一些困难。

    加布洛夫虽然不懂中文,但也意识到应该是翻译出了问题,不满的看了谢苗诺夫一眼。

    这是赤果果的不满。

    十分丢面子啊!

    起码加布洛夫感到脸色有一点挂不住。

    他自己找的翻译,居然这么菜!

    杨帆一直坐在那里,很少说话,主要是听,但渐渐的坐不住了,谢苗诺夫的翻译实在不怎么样。

    又一次听了谢苗诺夫的翻译之后,杨帆忍不住插了一句,“黄总指挥,他的翻译有偏差,不是1.6万马力,而是1.6万千瓦。”

    马力和千瓦,都是功率单位。

    谢苗诺夫连这都翻译错了。

    杨帆实在忍不了,这才插了这么一句。

    顿时,黄克平一阵惊讶,“小杨,你听得懂俄语吗?”

    这可是一个意外发现。

    黄总指挥知道杨帆精通英语,但没有想到连俄语都懂。

    杨帆轻轻的点一点头,“听得懂,我也会说俄语。”

    真的吗?

    黄总指挥惊喜的看了杨帆一眼,试探性的问道:“张科长病了,躺在医院里面,如果由你来担任翻译工作,你觉得可以吗?”

    杨帆自信的一笑,“那我试一试吧。”

    见杨帆这么说,我们的黄总指挥心中就数了,点头道:“那行,由你来担任翻译。”

    做完这个决定,又同加布洛夫说了一声、

    加布洛夫早就对谢苗诺夫同志有一点不满,同意道:“没问题,那就由杨来担任这次翻译。”

    刚才他们俩之间的交流就是由杨帆翻译的,加布洛夫眼睛微微一亮,因为发觉杨帆的俄语很标准。

    其他人呢?

    如刘辉、冯宇等人,也是眼睛有亮。

    了不得啊!

    杨帆同志居然精通俄语。

    深藏不露!

    高手啊!

    之前一直没有显山露水,没有卖弄,居然是深水大鳄,俄语说得这么好。

    韩江舔狗更是佩服的看了杨帆一眼,悄悄的竖起了大拇指。

    仿佛在说,帆哥牛叉,帆哥威武!

    感受到大家不一样的目光,杨帆轻轻一笑,自豪,而又透着自信。

    杨帆的翻译很准确,很流利。

    接下来的洽谈感觉没有那么别扭,沟通也没有半点问题。

    在沟通方面不再有问题,但在其他方面渐渐的出现了分歧。

    如对方答应向我们出售高温合金,但价格大幅上涨,根本不是之前沟通好的每公斤150卢布,而是要价300卢布,足足涨了一倍。

    一公斤就是300卢布,一吨就是30万卢布。

    天价啊!

    黄克平直呼无法接受,太贵了。

    其他人也是这样的感觉。

    卖黄金啊!

    一吨30万卢布。

    让大家更无法接受的是,临时涨价,价格贵也就算了,对方还只答应出售200公斤,我们的需求量是至少2吨。

    这差距也太大了!

    200公斤能干什么呢?

    如果全部用来仿制LM2500型燃气轮机的涡轮叶片,除去损耗,报废等,估计能仿制成功几十片涡轮叶片就已经很不错了。

    而涡轮叶片寿命到期,往往是整盘全部换新,一盘就是好几十片叶片,而LM2500型然轮机有几级涡轮。

    订购高温合金的分歧太大。

    中午的时候,黄克平召集大家开了一个短会,统一了意见,既然暂时无法和对方达成一致,那就先搁置,下午谈一谈燃气轮机的引进。

    没有想到,下午的分歧更大。

    对方虽然同意出售UGT-15000型燃气轮机,但也大幅涨价,且涨幅还不止一倍。

    这大大出乎黄克平的意外。

    在前来苏联之前,有一些东西双方都达成了意向。如燃气轮机,对方都报过价格,觉得对方的报价和我们心里价位差距不大,双方坐下来,好好的洽谈一番,可能还能将价格谈下来一些。

    哪里知道,价格不但没有谈下来,对方还涨价一倍不止。

    光价格问题,双方就陷入了僵局。

    对方的开价,大大超出了我们的心里价位。

    说实话,黄克平心中有一点气愤,已经询过价,你们也报了价格,双方坐下来谈的时候,你们居然坐地涨价。

    岂有此理!

    如果不是确实想订购他们的高温合金,引进他们的燃气轮机,黄克平真不想再谈下去,恨不得现在就回国。

    我们的黄总指挥,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鸟气!

    但理智告诉他,不能这么做。

    如果就这样拂袖走了,带着大家回国,那这些事情就黄了。

    没有高温合金,我们怎么仿制LM2500型燃气轮机的涡轮叶片。

    没有燃气轮机,我们未来的052舰怎么办,靠什么来驱动它们,难道真的回到从前,采用落后的蒸汽轮机吗?

    这绝对不行。

    洽谈不能放弃,明天必须再继续。

    因为分歧比价大,大家早早的就回到了酒店,只不过,一个个都是垂头丧气。

    心情都很差。

    非常的沮丧。

    有一种浓浓的挫败感。

    仿佛是被霜打蔫了茄子。

    连杨帆都不例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晚饭大家都没有胃口,只是草草的吃了一点东西,然后,黄总指挥召集大家开会,商议接下来该怎么办。

    明天该怎么样和对方谈。

    ......

    第二更送上,今天的更新就只能道这里,谢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