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都市小说 > 军工重器 > 第一百八十五章 拉卷尺画粉线
    东海舰船设计所。

    杨帆刚从潘总师那里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刚才,潘总师表扬了杨帆一番,并谈了目前2号舰设计上的一些事情。

    2号舰的设计已经展开,基本沿用首舰的设计,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设计图纸不会进行改动,只是在首舰的基础上提高国产化率,用一些国产设备代替进口设备,另外,就是一些新技术在2号舰上的运用。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之中不久,正想着是否去武器系统设计室看一看,因为他们的设计任务相对重一些,多款国产武器将代替进口武器。

    当然,武器系统设计室不用具体的去设计每一款武器,而是有专门的设计单位,武器设计室和这些专门的设计单位做好对接就可以了。

    主要和别人沟通,提出一些技术上的要求,接口尺寸,协调好技术参数等等,而不用具体细致的展开武器装备的设计。

    正在想着是否去武器系统设计室看一看,或是同武器系统设计室主任周平聊一聊,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推门进来的是陈绍华!

    见是陈绍华,杨帆一阵开心,“哈哈,老陈你怎么来了,快进来坐。”

    陈绍华的到来,杨帆有一点意外。

    原本以为随着船台建造的日益临近,陈绍华应该很忙,根本就没有时间来东海所,事实上,陈绍华也已经好几天没有出现过。

    熟知总段模块化建造法的杨帆,深知在正式的船台建造之前,东海造船厂有很多的事情,尤其是船台建造前的准备工作不少,身为总建造师的陈绍华会非常的忙碌。

    哪里知道,陈绍华又过来了。

    杨帆十分的热情。

    陈绍华摆手道:“我就不喝茶了,有空没有,随我去一趟我们厂,帮我们看一看船台建造的准备工作。”

    “哦?”

    杨帆看着陈绍华,询问道:“怎么想起要我过去呢?”

    陈绍华道:“你是这一方面的专家,远比我们懂得多一些,当初还给我们讲过总段模块化建造法呢。”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不是?

    我不是专家,只是知道一些总段模块化建造法的东西而已。

    杨帆非常想这么说,但忍住了,因为知道就算自己这么说,人家陈总建造师也不相信,他肯定会说,杨主任,你看你,又谦虚了。

    好吧,既然如此,我就看一看。

    反正也有好几天没有去东海船厂看一看,不知道他们的船台建造前的准备工作进行得怎么样了。

    于是,杨帆爽快的道:“行啊,我今天的时间就交给你了,我们现在就走吧。”

    如此的爽快,这让陈绍华十分的高兴,竖起大拇指称赞道:“爽快,真爽快,那我们现在就走,我的车停在你们办公楼前。”

    两人正准备走,刚出门就遇到了正好进来的赵玉兰,她热情的打着招呼道:“陈总,您又来了。”

    陈绍华道:“特地过来的,我们的船台建造前准备工作正在进行,需要请杨主任过去看一看,帮我们把一把关。”

    杨帆一笑,也道:“赵姐,那我今天可能基本就呆在了东海造船厂。”

    她是型号办的主任,两人中如果有人外出,一般都要和对方说一声,一方面是表示尊敬,另外一方面则是让对方知道去向。

    赵玉兰微笑着道:“没事,没事,那你去吧。”

    目送两人有说有笑的离开,她心中有一点不平静起来,佩服的想道,杨帆同志有两把刷子。

    人家052舰的总建造师亲自过来邀请!

    厉害,真的厉害哦!

    我们东海所其他的副主任,包括主任,估计没有一个人有这个面子,有这个面子的,估计只有杨帆一个人。

    她对杨帆佩服之极,也有一点羡慕,起码,她就没有这么大的面子。

    同时她深知,杨帆有这么大面子,和他的水平分不开,因为有真水平,真正的懂舰船的建造,人家才会特地上门邀请。

    我们的杨帆同志,连舰船建造都懂,不知道还有什么是他不懂的,看来还是要多看书才行。

    活到老,学到老,一点都不假。

    看到杨帆办公桌上摆放得整整齐齐的十几本专业书籍,她从中拿了一本,坐下来看了起来。

    平时,有空的时候,杨帆就坐在办公室内看一会儿书,且看书的速度很快,基本三、五天就看完一本厚厚的专业书籍,一个月下来看完好几本,那是非常正常的。

    不少熟悉杨帆的人知道,杨帆水平提升这么厉害,几乎什么都懂,和平时坚持看书是分不开的。

    赵玉兰翻看着这本书,她发现,这本书应该是杨帆已经看完的,某一些书页上的空白处,杨帆还写了一些字,那是杨帆自己的一些见解。

    回想起杨帆刚参加工作的时候,一些同事送他一个“书呆子”的绰号,赵玉兰一笑。

    书呆子,也并不是全是贬义嘛。

    心中想着这些,嘴角流露出了笑意,兴致浓浓的翻看着这本专业书籍。

    .......

    杨帆到了东海造船厂。

    进了工厂大门,这辆黑色小轿车行驶在厂区内的时候,陈绍华询问道:“先去我办公室喝一杯茶,还是直接去生产车间,或干脆去建造船台。”

    为了首舰的建造,东海船厂早就准备了建造船台。

    随着船台建造的日子临近,一些准备工作已经在进行,不久之后,小轿车就行驶到了船台旁边。

    一下子,杨帆就看到了忙碌着的工人们。

    他们在船台上拉着卷尺,用粉笔进行划线,有的地方已经画好了粉线,有一些地方还没有,正在量尺寸。

    一看就知道,这是为安装胎架做准备。

    总段建造法,需要用到胎架。

    它是分段建造,以及船台总段建造都需要用到的重要工艺装备,在船体建造的时候作为分段外模用,它的表面线型与外段外形相吻合。

    在船台建造前,需要安装好胎架。

    看到工人们在原始的“纯手工操作”,又是拉卷尺,有是画粉线,杨帆把不禁轻轻的摇了摇头。

    见状,陈绍华问了起来,“我们这么做,有问题吗?”

    副总建造师谢新建已经过来了,就站在旁边,他也道:“我们一直都是这么做的,051舰的建造,我们也一样是拉卷尺,画粉线。”

    他觉得,不管是塔式建造法,还是现在的总段建造法,拉卷尺然后画粉线,这是必不可少的。

    不画好粉线,胎架的安放就没有基准,尺寸和精度就无法保证。

    052舰的长度有一百多米,这样的长度,用这样比较原始的纯手工的方式,对工人的技能水平比较高。

    因为如果技术稍微差一点,只要有一点点偏差,那就会差得远,导致胎架偏移,会影响建造质量。

    谢新建以为杨帆担心质量,他自豪的道:“我们挑选的全是精兵强将,我又一再强调质量,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杨帆轻轻的摇了摇头。

    已经看出一点名堂,那些工人们的水平确实不错,但这种方式实在太原始,就算是水平高,也显得小心翼翼,甚至有一条粉线并不十分准确。

    工人们也发现了这一点,正在重新拉卷尺,然后几个人在一起讨论着什么,距离有一远,听不清楚他们再说什么。

    陈绍华道:“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叫老马过来。”

    马顺五十多岁,是东海船厂的老员工,技术不错,又是一名班长,陈绍华认识,一般叫他老马。

    谢新建马上过去将马顺叫了过来。

    马顺几乎是一路小跑过来,微微喘着气,“陈厂长,您找我啊。”

    陈绍华轻轻的点了点头,询问道:“看你们几个在比划着什么,是不是粉线画得有问题。”

    马顺也不隐瞒,如实道:“有一条粉线确实有问题,我们准备重画,不过,这样的现象很正常,总是会出现某一些粉线不准确,我们画完之后会进行检查,发现不对会进行修正。”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陈绍华没有半点的批评,轻轻的点一点头,身为总建造师,他也知道这样的情况正常。

    杨帆看了看那些正在准备拉卷尺画粉线的工人,询问道:“陈总,我曾经向你们建议过,买一、两台激光经纬仪,你们买了没有呢?”

    看到那些粉线,杨帆才想起这件事情。

    首舰刚开始进入建造的时候,第一道工序就是放样,也同样是拉卷尺画线,这是那些零件没有这么长,几米,到十几米不等,不像整舰有一百几十米的长度。

    长度越短,自然难度越低。

    当初看到东海船厂的人用那样原始的方式,杨帆就有一点不习惯,在他那个时代,早就习惯了用激光经纬仪。

    不但效率高,关键是精度非常高,远不是靠工人们拉卷尺可以相比的,且不但有水平,垂直,而且可以有各种任意角度。

    和东海厂工人们的纯手工原始操作,那简直可以用神奇来形容。

    当初只是提了提而已,不知道东海造船厂去买了没有,可能买了,可能没有买。

    因为那东西现在国内根本就没有,需要从国外采购,估计也不便宜。

    …………

    今日三更,第一更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