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都市小说 > 军工重器 > 第九十八章 老外当“苦力”
    看了一眼呆滞状态的吉尔曼,杨帆道:“意思很简单,我帮你们找出了故障,作为回报,你们必须要拿出东西和我们进行交换。”

    这下子他懂了。

    原来人家不想白费力气,而是需要报酬,在资本主义社会这是非常正常的,吉尔曼不觉得过分。

    “杨,你要什么回报。”

    杨帆道:“也不是我个人想要报酬,而是我们这台l2500燃气轮机现在是一台裸机,一旦开机工作起来噪音会很大,我们需要一个外罩,用专业术语来说就是一个装箱体。”

    每一台l2500型燃气轮机都有一个装箱体,主要作用就是隔绝噪音,方便操作人员靠近观察。

    “不,不,杨,你应该知道这个东西可不便宜,我无法做这样的决定,另外,就算我将你的要求报上去,上面的人也是不会同意的。”

    装箱体确实不便宜,它不是一个简单的外罩,而是技术含量比较高的东西。

    既然无法获得装箱体,那就退而求其次。

    杨帆退了一步,明确的道:“没有装箱体,有图纸也可以,我们按照设计图自己做一个。”

    其实就是做一个山寨版的。

    就算是山寨的,但总比没有要强太多,山寨版的装箱体也能发挥出巨大的作用,估计有接近正版装箱体的功能。

    另外,这是一台样机,不用上舰,平时运行的时间也不多,山寨版的足够。

    吉尔曼正要说什么,杨帆摆手打断了,“我知道装箱体的正式设计图你们是保密的,我不要你们提供正式设计图,由你和安德鲁在这几天抽空绘制一份设计简图,标明主要尺寸,主要的技术要求,我们能够凭借你们绘制的图纸做一个出来就可以了。”

    其实如要杨帆自己去绘制这份图纸,也不是不可以,一些主要尺寸,装箱体的基本结构等还是记得很清楚的。

    有现成的免费劳动力,何必自己费力去绘制这些图纸呢。

    吉尔曼一阵犹豫。

    杨帆胸有成竹,告诉他道:“不给我们绘制图纸也没有问题,那这台燃气轮机的故障问题你们自己找吧。”

    终于,吉尔曼咬牙答应了,“ok,成交,我会绘制好装箱体的图纸交到你的手上。”

    闻言,杨帆开心一笑。

    这台l2500燃气轮机的装箱体有了,虽然是一个山寨版的,但也非常不错了。

    它只是一台用于教学和培训的燃气轮机,对装箱体的要求不需要很高,当初订购它的时候,为了省钱,决策层甚至都没有购买装箱体,而是一台裸机。

    杨帆和吉尔曼的对话,周边一些粗懂英语的同志听了一个大概,那些不懂英语的人看到杨帆突然笑得很开心,他们非常的好奇。

    陈绍华道:“杨主任,你到底和吉尔曼说一些什么,好像你很高兴的样子。”

    杨帆又是一笑,干脆将事情当着大家的面大声的说了一遍,顿时,整个现场不淡定起来。

    什么!

    杨主任已经找出了故障,太厉害了!

    真有两把刷子!

    人家俩老外从昨天一直到今天呢。

    我们这台燃气轮机以后也有装箱体了,而不是一台裸机。

    杨主任真够牛气的,让老外心甘情愿的当苦力,帮着绘制装箱体的图纸呢?

    大家的话飘进杨帆的耳朵之中,杨帆心中一阵舒爽,换成其他人估计也差不多,这样的话谁都爱听。

    抬手往下压了压,大家安静下来之后,杨帆朗声的道:“我推测,应该是附件机构里面有异物,有轻微的卡滞,造成余转不足。”

    原来这个原因啊。

    接着,杨帆用英语向结尔曼和安德鲁说了故障的原因,两人的反映不一。

    吉尔曼则是愣了愣,估计是没有想到是这个原因。

    安德鲁则是轻蔑的看了杨帆一眼,直接道:“不可能是这个原因,你太异想天开了,我们的附件机构里面怎么可能有异物呢。”

    有没有异物,事实说话。

    杨帆对吉尔曼轻轻的招了招手,示意他将耳朵贴在附件传动机构上面,然后轻轻的转动了这台燃气炉的叶片。

    四周一片安静,大家都看着杨帆和吉尔曼。

    燃气轮机的转子在杨帆的拨动下轻轻的传动起来,将耳朵贴在附件传动机构上吉尔曼脸色又变了变,他除了听到齿轮正常的转动声音之外,还听到了“咔咔”的异响。

    果然有问题!

    他是这一方面的专家,一听这个不正常的声音就知道原因出在这里,看向杨帆的眼神不一样了。

    牛,太牛批了!

    我们忙碌这么久,从昨天到今天,一直一无所获,一直找不出原因在哪里,你这么快就发现了问题所在。

    感受到吉尔曼的目光,杨帆一笑,然后对安德鲁招手道:“过来,你也来听一听。”

    安杜鲁走了过来,学着吉尔曼刚才的样子将耳朵也贴在附件传动机构上面,杨帆则轻轻的转动燃气轮机的转子。

    “咔咔咔”

    安德鲁也听到了这种异响,不禁看了看杨帆。

    问题已经找到了。

    杨帆朗声的道:“问题就出在这个附件传动机构里面,我推测里面有异物。”

    吉尔曼倒也没说什么,倒是安德鲁提出了不同的意见,“不,我们的燃气轮机怎么可能会有异物呢,我们严格的检测流程,不会出现你说的情况。”

    杨帆笑了,但笑容之中多半含有嘲笑的味道。

    哄鬼呢!!!

    这个时候还跟我说严格的检测流程,估计觉得这只是一台用于教学和培训的样机,可能连出厂试车都没有进行,或只是草草的随便试了一下车。

    不信是吧,拆开附件机构检查一下就知道了。

    杨帆道:“吉尔曼先生,我建议你们将这台燃气轮机的附件传动机构打开,好好检查一下。”

    安德鲁准备说什么,吉尔曼挥手打断了,他知道既然问题出在附件传动机构里面,那肯定要拆开好好的看一看,到底是有异物,还是其他的原因。

    “安德鲁,干活吧。”

    上司这么说,安德鲁还能说什么,只好拿起工具开始拆附件传动机构,这个工作量不小,吉尔曼也在一起帮忙。

    大家纷纷在旁边看着这两名老外工作。

    陈绍华道:“杨主任,这里面真的有异物呀。”

    杨帆自信的道:“八九不离十,等拆开之后就知道了。”

    费了一番功夫,附件传动机构终于拆开了,能清楚的看清楚里面的结构,包括那一对对的齿轮。

    吉尔曼轻轻的转动这些齿轮,一边凭手感感受着齿轮的传动情况,一边认真的看着。

    杨帆道:“给吉尔曼先生是一个手电筒。”

    很快,一个手电筒送到了吉尔曼的手上,在手电筒的照射下,终于发现了一小段细铁丝,长约几厘米。

    对这种型号的细铁丝吉尔曼再熟悉不过,这是l2500型燃气轮机上用来固定和锁紧螺母的。

    杨帆也看到了这一小段细铁丝,提醒道:“根源就在这里,就是因为它的存在,齿轮会发出咔咔声,导致燃气轮机的余转不足。”

    吉尔曼赞同的点了点头。

    安杜鲁则脸色一红,羞愧异常。

    这段铁丝应该是他的工友不下心遗漏在里面的,这如果被公司上层知道,那绝对是一个大事故。

    就像医生给患者做手术,结果粗心大意将纱布留在患者的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