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实习医生 > 第208章 夸,继续夸
    齐齐的倒吸气的声音,虽然每个人都尽量小声,但是合起来还是被主治医生察觉到了。

    他回头看了看身后一片“世界末日来临”的惊恐神色,微微皱眉。

    “你们这是什么表情?”

    “没有没有!”

    刚刚倒吸气的规培生、进修生们赶紧挤出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一个个哭丧着脸,像什么样子,不就是个教学查房。”

    主治医生显然很不满意,也只有看到张天阳和林可安淡定的脸色的时候,才稍稍缓解一点。

    “都是当师兄师姐的人了,还没有人家实习生淡定。”

    “是是是,是是是”

    一群规培生和进修生们都陪着笑。

    但张天阳很明显的感觉到,周围白大褂们投向自己身上的目光明显变多了,而且大多眼神当中充满着怜悯。

    “实习生才刚来,他们怎么知道教学查房意味着什么啊”

    “嘘”

    隐约间,张天阳听到了声音细小的抱怨。

    看来,这个教学查房,不一般啊!

    整个icu病房里,只有b区单独隔出来一个“小护理站”。

    其他电脑都插空摆放在病床旁,只有这里有一圈“吧台”一样的桌子,还放着两台电脑,以及一些护理记录本之类的东西。

    主治医生正在其中一台电脑前坐下,旁边进修主任宋长空很自觉的帮他点开了医生工作站,登上了账号。

    以这两人为中心,一群白大褂绕圈围住中间。

    其实icu病房里有三个住院医分别带了三个治疗小组,但是主治是同一个,上面还有一个副教授,一个教授。

    所以主治查房,包括三个住院医在内的所有医生都聚在了一起。

    浩浩荡荡的,粗略一数得有十几二十个。

    手里没有管病人的白大褂尽量往外围退,下意识的活动着双腿,准备随时在主治医师眼神投过来的时候用前面的人头挡住视线。

    手里有病人的白大褂,退无可退,迟早都是要问到的,只能一脸生无可恋的围在靠里面的一圈。

    在没查到自己病人的时候低头默默的看着手里小本子上记录的患者的各项生命体征,努力做到问啥答啥。

    当然也有手里有病人,各项最新检查结果还没来得及记录完全的。

    他们趁着还没查到自己的病人,而且主治医师被团团围住的时间里,赶紧就近找了台电脑,迅速在小本子上记录各项数据。

    原本icu病房里还算悠闲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紧张起来。

    而一切,不过是因为主治医生说的一个词“教学查房”。

    张天阳刚来,连整个icu病房里的配置都只熟悉了一半,自己组管的病人有几个都不知道,自然不好往前挤。

    好在他眼神还行,站在最后也看得见。

    林可安同样站在最后面,就在他旁边。

    几个规培师兄师姐慌不择路的想往他们俩身后躲一躲。

    但是一抬眼看到他们是实习生,又有些不好意思,只能站在他们旁边,但微微偏后。

    总之,躲的离主治越远越好。

    “嗡嗡”

    手机在口袋里震了一下,张天阳微微皱眉,却看到旁边的林可安冲他使眼色。

    掏出手机,果然是来自她的消息。

    “刚刚师兄师姐跟我介绍过这个教学查房。”

    “据说,随时随地问问题,课本里犄角旮旯里的数据都有可能问到。”

    “他们来了两个月,才碰上了一次,咱们刚来就碰上,运气不错啊。”

    确实运气不错。

    张天阳淡定的回了一句。

    他都习惯了。

    毕竟他的运气,一向都“不错”。

    那边,第一个病人的电脑查房却已经开始了。

    张天阳瞟了一眼屏幕,发现正好是昨天晚上从急诊转进神经内科的那个小黄鸡大汉。

    管床医生是个规培师兄,正在给主治陈述病情。

    张天阳听了一耳朵,乐了。

    这师兄,好像在念他写的病历啊?

    这个病人毕竟是他从饭店里发现的,诊断是他下的,医嘱是他开的,病历一半都是他写的。

    屏幕上的病历显示的科室确实是“神经内科”,但是“主诉”和“现病史”里的内容,却是直接从急诊病历里复制黏贴下来的。

    一字未改。

    规培师兄甚至还把这一页打了出来,现在正在对着念。

    “有意思,还有这种操作。”

    林可安显然也发现了这个情况,眼睛微微睁大,嘴角似笑非笑。

    旁边两个规培生显然也有些惊讶。

    压低了声音的讨论声传进了张天阳的耳朵。

    “怎么回事?”

    “这病程写的可以啊!”

    “就是说啊,我听着没什么问题,要啥有啥,还条理清晰思路分明。”

    “对啊,这么完善的病程,听起来不像是他的风格啊!”

    这两个规培生跟正在汇报病程的规培师兄显然是认识的。

    而且他们显然知道正在汇报的规培师兄平时写的病历是个什么情况。

    乍一听这么完善的病历,不由得震惊了。

    “等等看师兄怎么说,说不定是咱俩没听出来?”

    张天阳眨眨眼,不置可否。

    林可安也眨眨眼,安静看戏。

    小黄鸡大汉的病程念完,主治医生沉默了两秒。

    他有些疑惑的抬头,看着汇报病历的规培生。

    “这个病人是你管的?”

    “嗯,是。”

    规培师兄的声音有些发虚,腿肚子有些发颤,准备随时迎接接下来如同狂风暴雨的病情相关的提问。

    他甚至已经想到了等会自己满头大汗的样子。

    可主治医生只是眯了眯眼,没有提问病情,反而再次问了句。

    “病程是你写的还是你上级写的?”

    规培师兄看了眼自己的上级医生,咬了咬牙,“我写的。”

    严格来说,他没说谎。

    毕竟,这份病历他的上级医生确实没有经手,全是他自己“努力”抄来的。

    主治医生眼神旁移,得到了旁边住院医肯定的点头。

    瞬间,他的脸色好看起来。

    “不错不错,跟以前的病历相比,很有进步。”

    受到了夸奖,规培师兄的脸却燥热了起来,额头的汗水瞬间就冒了出来。

    良心的谴责和心虚的惶恐让他备受煎熬,他磕磕巴巴的补了一句。

    “师兄,我,我借鉴了一部分急诊的病历”

    张天阳默默旁观,心中毫无波动。

    旁边林可安挑了挑眉,嘴角勾起。

    确实是很大“一部分”啊!

    除了既往史和家族史急诊病历里没有,剩下的全抄完了有没有!

    这个师兄,别的不说,脸皮还是很厚的。

    林可安心中吐槽,但这病历大部分都是张天阳写的,他不说话,她自然也不会跳出来拆台。

    却见主治医生笑容更甚。

    “本来就是急诊转过来的病人,你复制一下急诊的病历很正常。

    再说了,急诊科的病历写的什么鬼样子我又不是不知道,其他的肯定是你自己补的。

    进步了就应该得到夸奖,不用这么谦虚。”

    笑着“批评”完规培师兄的“谦虚”,主治医生还顺便借题发挥。

    “大家也都要向他学习,现在做的不够好不要紧,只要多学多看多实践,每一次都有进步就可以。”

    一圈白大褂都点头表示接受。

    “对,写的真好。”

    旁边的林可安也笑嘻嘻的点头夸赞,眼神却有意无意的往张天阳身上飘。

    而作为隐藏在幕后的病程的真正写作者,张天阳一脸淡定,深藏功与名,也跟着大家一起点头。

    心中有种微妙的感觉。

    这种大家都在夸我,而自己站在他们面前,他们却不知道他们夸的是我的感觉

    还挺爽?

    而在众人中心,被夸的当事人规培师兄,脸色却越来越红。

    主治医生越夸,他就越觉得心虚。

    同时,一股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果然,在敲打了周围一圈白大褂之后,主治笑眯眯的看向了他。

    “这次你的病程写的很好,那我就按照你写的病程,问你几个问题吧。”

    wozhenshishixiyisheng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