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都市小说 > 男人都是孩子 > 第三十六章 不如诈胡一把重新开局
    也不能怪资本冷酷无情,资本的本质是逐利,晴天送伞雨天收伞才是本性,而不是雪中送炭。江赋雨不怪资本,只怪周逍的自大和自以为是!

    时至今日,周逍不但不认为以前的做法有什么错误,还自负地认为好花常开一定可以重回以前的辉煌,并且可以以高价卖掉,甚至还有可能收购无限关爱。

    疯了!江赋雨甚至都不想再和周逍说话了,周逍不是看不清现在的形势,而是陷入了癫狂之中,将自己当成了开着外挂无所不能的小说里面的主角,只要他愿意,跺跺脚就可以让许多人臣服。

    现在江赋雨不想和周逍说任何闲话废话,尽管她再清楚不过,人和人交往中,70%的闲话和废话是维系感情的纽带,是为剩下的30%的正事所做的铺垫。正事成功与否,前面的闲话和废话至关重要。

    “我这里没有速溶咖啡,要么自己动手磨,要么喝茶。”江赋雨微有几分不耐,“别扯这些没用的事情好吗?说说到底该怎么办!”

    周逍眼中闪过一丝不悦之色,很快又恢复了平静,起身倒了一杯白水:“还是喝白水吧,百喝不厌。你既然觉得我的提议不可取,说说你的想法。”

    近来周逍一直在密集地接触资本,倒是有几家谈得也有些意向,只是对方提出的条件太苛刻,一是给出的估值低,远低于他的预期,二是对方要求控股。

    失去控股权,就等于好花常开拱手让人了,虽然得了一些现金,但离周逍想要的还是差了太远,他不满意。

    还有一点,就算他同意的话,江赋雨也不会答应。江赋雨还有时间,还可以从头再来,他不行,他时间不多了。

    但又不能让江赋雨察觉到他目前的处境,他必须瞒着江赋雨实施他的计划。

    “以现在的形势来看,虽然好花常开遇到了一些暂时的困难,但希望还在,成长指南的品牌影响力还在。我让人做了一个市场分析,成长指南重新调整定位后再推向市场,可以很快恢复到以前的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半年后达到70%,如果策略得当,并且故事线足够吸引人的话,恢复到以前的鼎盛时期也不是没有可能。”江赋雨目光沉静,表情坚定,“以前总是想走捷径,抄袭、投机取巧,现在被打回原形,也算是咎由自取。”

    “要踏实地生产内容做产品了?”周逍冷笑一声,“你想多了吧,赋雨?成长指南自从推出以来,最鼎盛的时期就是抄袭成长游戏的阶段。唯一一次原创内容赢得市场喝彩,还是我动用了联合网络的团队,加班加点为成长指南编写了一期故事线。要知道,联合网络负责内容的团队,可是国内最顶尖的团队,他们在联合网络都有着超然的地位。让他们编写故事线,是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江赋雨脸色波澜不惊:“我知道,我心里清楚得很。我不明白的是,方山木团队也不算是国内最顶尖的原创团队,为什么就可以做出这么精彩的故事线?是,我们是用不起联合网络的内容团队,也没有办法再用,但我们可以自己培养团队。方山木能够做到的事情,为什么我们做不到?你不是一直说方山木不如你吗?”

    “我是说方山木无论格局和高度都不如我,但不是说他在原创上面的天赋。是,他的团队是很强,主要也是他会用人,每个人自身都自带故事。”周逍的态度愈加不耐烦了,“为什么非要用自己的不足来对比别人的优点?方山木如果没有丁点优点,他也不可能在联合网络混到副总的位置。”

    “这么说,你不赞成我深挖原创内容了?”江赋雨雨冷笑了,“你现在已经从联合网络出来了,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用来创业,为什么非要急于现在卖掉好花常开?你完全可以从头再来,一步步经营好花常开,最终在市场上光明正大地打败无限关爱,让方山木输得心服口服,不用借助你联合网络京城公司董事长的身份作弊,也没有外挂,多好。”

    “没时间了……”话一出口周逍才自知失言,忙又改口,“太慢了,而且也没有必要,我不想和方山木一般见识,不能他咬我一口我再反咬回去不是?他有他的玩法,我有我的打法。”

    江赋雨至此已经基本上可以断定,周逍是想跑路了:“怎么会没时间了?你从联合网络出来,不是已经平安着陆了?难道还有什么事情没有讲清楚,联合网络还会和你算账?”

    “说什么呢你,就知道瞎猜。难道你是听到了什么风声?”周逍眼神闪过一丝慌乱,随即摆了摆手,“没有的事情,别捕风捉影听风就是雨,我能有什么事情?我一身清白!我是想我们得及时从好花常开脱身,卖掉后再另起炉灶多好,何必非要一棵树上吊死?现在这手牌已经打成这个样子了,底牌不多,也很难再摸到好牌了,不如诈胡一把重新开局。”

    江赋雨没有说话,来到了窗前。窗外花团锦簇,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夏天已经到了尾声,秋天快要来了,四季轮回,从来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该来的时候,一定会来。

    她和周逍的感情,也算是步入了秋天了吧?

    江赋雨近来读了一些书,世界有成、住、坏、空四个阶段,人生有生、病、老、死四个阶段,两个人有相识、相知、相伴和离开四个阶段,世间最痛苦的事情,无非生离无非死别。

    但如果没有了感情维系,不管是生离还是死别,不过是和呼吸一样的平常。那么她和周逍已经从成、住阶段开始向坏、空阶段迈进了吧?

    江赋雨知道周逍并没有和她说实话,胡盼通过辛风知道了刘齐家和周逍的密谋。周逍告诉刘齐家,如果刘齐家听从他的安排,和他一起对付她,在好花常开卖掉时,他的股份可以变现,拿到一大笔钱。否则,刘齐家一分钱也拿不到。

    刘齐家无比信任周逍,愿意成为周逍的同盟。辛风却对周逍存有戒心,她出于女性的本能,认为周逍在欺骗蓝心、向文和孙小照、江赋雨的事情上,已经人品破产,完全没有可信度可言。但贪心驱使,她还是抱了万分之一的希望,万一实现了呢?

    正是因此,她才和胡盼交好,希望通过胡盼和江赋雨保持着沟通,到时谁占据了上风,她就支持谁。她要的就是左右逢源。胡盼知道她的心思,江赋雨也清楚。以现在的局势来看,能让辛风保持中立已经不错了。

    “我不这样想,一个人的人品不能一再破产,周逍,你该醒醒了,别想着卖掉好花常开再去重新创业了,做好眼下的事情才是一个人品格坚挺的表现。”江赋雨咬了咬嘴唇,神情很坚定,“听我的,我们联手做好成长指南,我最近一直在物色内容团队,接触了几家,有两家有意向合作。可以先采取外包的形式,不一定非要自己养团队……”

    “钱从哪里来?”周逍生气了,最近江赋雨处处和他做对,完全不听他的安排也就算了,还在背后总有小动作不断,“现在不卖,公司都维持不了两个月,你还想开发原创内容,真以为自己有这方面的天赋?内容是要靠天赋的,不是谁都可能创作出来好看的内容。”

    “终于承认方山木有天赋了?承认别人优秀真的这么难吗?”江赋雨摇头一笑,“是,现在公司是资金短缺,我也谈了几家资本,基本上敲定了合作方式,释放20%的股份,融资2000万。”

    “不行,太慢了。而且公司估值才1个亿,也太低了。”周逍也站了起来,双手负后,“从一个亿的估值到10个亿,最少也要一两年时间。A轮、B轮、C轮,一轮轮融资下来,估值才能起来,你能等,我等不及。而且中间还有太多变数,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这不行那不行,你说该怎么办?”江赋雨至此已经完全可以确定周逍绝对身上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处理干净,他有急于脱身之嫌。

    “把市场排名前五的成长类游戏都研究一下,再根据玩家的反馈,抄袭其中最有闪光点的部分,在5.0版本的成长指南中加入,趁机拉高一下下载,哪怕到时被人攻击抄袭也不怕,反正虱多不痒债多不愁,抄袭一家有人告,抄袭多了就没人告了。”

    “然后呢?”江赋雨心中失望遍地,周逍真的是烂泥扶不上墙,从来不想走正路只想抄近路,什么弯道超车,弯道是最容易翻车的。

    “然后在下载量最高位时抬高公司估值,趁机抛出,卖一个高价。我已经和几个朋友说好了,他们到时会收购好花常开……”

    “我不明白,这么拙劣的操作手法以及虚高的估值,为什么会有资本愿意收购?”江赋雨并不是不清楚背后的猫腻和操作手法,她只是故意有此一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