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都市小说 > 狂野十八少年时 > 第三百三十四章 这回得说道说道
    街头混子这个东西,历朝历代都少不了他们的存在。

    他们或是靠好勇斗狠,或是靠撒泼耍赖生存。别瞧不起他们,混子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当的。

    这些人最起码一点或多或少都是有些胆量的。

    胆小鬼是成不了混子的。

    虽然万帆这边人多,但这些混子也并非有什么惧怕,其中有些混子在确信万帆就是他们要找的人,而且见这货竟然还如此嚣张,就有人蠢蠢欲动。

    万帆明白射人先射马的道理,他们自然也知道擒贼先擒王的好处。

    只要把他弄住,他就是有再多的人也不敢轻举妄动。

    就有混子磨拳擦掌的向万帆这边移动。

    “这里面谁是瘪虾的人?谁是煤气罐的人?如果有请靠边。”

    街里的混子除非是大混子,能凑出三四十人的队伍,小股混子通常也就是十个八个人,如果这些人是由小股混子凑成的,里面说不定就有煤气罐和鳖虾的人。

    如果有把他们分化出去,这些混子就会不战自乱。

    “你认识瘪虾?”混子中有人问道。

    “瘪虾在街里开舞厅你们都知道吧?”

    “知道。”有人回答。

    “那个主意就是我给出的,我还给他规划了一条龙的营业项目,如果不信,可以马上打电话去找他问问,我厂子里有电话。至于煤气罐就更不用说了,我最近一次见她是正月十五在影剧院门口看花灯,我厂的员工被影剧院门前那一伙掏包的掏包了,被我们抓了现行,当时掏包的找来的人就是煤气罐,如果有他的人应该知道当天发生了什么。”

    对面的混子沉默了几分钟后,其中一个个头不高但人很精神的人喊道:“各位老大,这个人和我们龙王庙有些联系,为了不至于大水冲了龙王庙,我们龙王庙的人宣布撤出,希望大家能够理解。”

    这人说完,混子群中分出十多个人跟他到了一边。

    万帆一挥手,围着他们的人闪出一条道,让这十个人走出了圈外。

    经过这么一分化,混子的队伍终于人心浮动了。

    龙王庙地盘的人是他们这群人里的核心战力,他们一退出,这些人就成了真正的乌合之众。

    万帆的目光锁定吴悠:“下来!”

    吴悠是那种仗着人多欺负人少的人,一旦没有了仗势欺人的资本,它就像一条没有脊梁的狗一样。

    当龙王庙这帮人退出的时候,吴悠一头冷汗,体似筛糠。

    他以为农村人一震唬就吓蒙了,但没想到这个姓万的小子竟然能集结出六七十人的队伍。

    他不敢下车,他担心一下车自己的小命不保。

    “开…开车,冲…过去!”吴悠惊慌失措之下对司机胡言乱语。

    他进退失据但司机可清醒的很。

    司机像看白痴一样的看他:“这么多人,你让我开车冲出去?压死人,你负责!?”

    “我负责!”吴悠已经语无伦次。

    司机没尿他,把钥匙一拔,发动机熄火后开门下车了。

    “我只是个开车的,车主也不是我,这事儿和我无关。”司机一下车就发出声明,撇清和自己的关系。

    司机也走了,这一回吴悠真的六神无主了。

    谢斌一个箭步上前拉开车门就把吴悠从车里薅了出来,吧唧一声扔在地上。

    “别别别,别碰我。”吴悠瘫坐在地上,没有骨气的样子,让跟着他来的那些混混都有些丧气。

    “吴悠,这是你第三次堵我门了,而且还堵到我家门口来了,我若是不给你点颜色尝尝,你是不是还有第四次?第五次?你看我打断你两条腿怎么样?然后免费赠送你一副轮椅,你可以开着轮椅回家。我还派人护送,够意思吧?”

    吴悠一听他这是要进入残疾人的行列了。

    “我是秦纹菊的人,我舅舅是国土局干部,别碰我!”

    秦纹菊是不是被卫生巾蒙了眼睛?怎么会看上这么个东西?

    嗯?对方竟然还有个国土局干部的舅舅?这个问题好像有点棘手。

    不过这不耽误万帆揍他,别说国土局就是有公安局的亲戚该揍也得揍。

    揍是一定要揍的,否则这货不长记性。

    “给我拍他一顿,别拍坏了就行!”

    万帆一句话说完谢斌首先动手,接着又冲上去十多个企业里的青年,也不用家伙,就是靠手脚对着吴悠像踢皮球一样就是一顿踹来踹去。

    吴悠这货也不是没有一点可取之处,最起码他知道弓着身子抱着脑袋,最后的结局虽然也是鼻青脸肿,但好歹都是些皮外伤,养几天也就好了。

    看看差不多了,万帆出言制止了动手的人,他蹲在无忧的面前,伸手在吴悠脸上拍了两下。

    “这是第三次,如果再有第四次,你下辈子就准备坐轮椅,如果还有第五次,连轮椅也别做了,直接睡棺材吧!马上带着人给我滚,我不希望以后再看见你,不论在什么地方。”

    吴悠闻听叫自己滚了,从地上爬起来连滚带爬的上了车。

    其余的混混也爬上了汽车。

    瘪虾的人一直站在一旁无动于衷。

    万帆走到那个领头青年面前,排出五张百元票子拍的青年手上。

    “给兄弟们买盒烟抽,回去告诉瘪虾,改日请他喝酒。”

    “万兄弟!我们不知道你和老大的关系,不好意思!”

    “不知者不为罪,我不怪你们。”

    “那我们走了!”

    待载着混混的汽车驶出了姜崴村消失在视野内,万帆才收回目光,回头对身后的工人说。

    “今天在场的每个人每人加五十块钱补助费,现在就到谢会计那里去领,就说是我说的。”

    用人镇厂子自然是要花钱的,哪怕是自己手下的员工。

    如果下次有事,他们会更加卖力。

    这些工人一个个乐呵呵地到上面的财会室去领钱。

    万凯依然心有余悸:“老二!你这是得罪人了?”

    “大哥!不用担心,像咱们这样干事业的,想不得罪人根本不可能,不算什么大事儿,不用挂在心上,回家别对父母提起就行。”

    话是这样说但万帆也觉心里窝囊,这事儿根本就不应该出现才对。

    这回他的和秦纹菊摆持摆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