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修真小说 > 玄浑道章 > 第两百九十七章 清气夺域空
    陈廷执自上层出来后,便循着那一线指引,往漂游天域所在追逐而来。

    就在焦道人与张御罢手那一刻,他终是到了这一方天域之外。

    因为这一处天域漂游不定,再加上同属镇道之宝的排斥,使得元都玄图难以将他直接送至准确地界之上,所以他也是寻了一会儿才是到此。

    当然这也是瞻空道人只是掌握了元都玄图一部分权柄的缘故,若得完全,那就可与整个青灵天枝相较了,而不是一根自主干上延伸出来的枝节也无法准确拿定。

    陈廷执看着前方的天域,凝神片刻,身躯之外,就有一股玄妙之气浮显而出,随着此气出现,先一点光亮放开,而后内中有阴阳分合,清气升腾,浊气下降,好若即将开辟出一片天地来。

    这却是他从清穹之舟上引来的一缕气息,此气所过之处,便可镇定万物,辟化乾坤,他驭拿此气,只一挥袖,就将之往前方送渡了过去。

    若说青灵天枝、元都玄图分别是上宸、元都两家得镇道之宝,那么清穹天舟就整个天夏的镇道之宝。

    玄廷之中也唯有廷执有权柄驾驭此气,且是每人各执一部。

    本来前面那一方天域外间似有坚壳,若不调集足够力量难以攻破,可此气一落,却是轻而易举渗透入内,很快就化开一处与清穹地陆极相符合的天地出来。

    而随着这股玄妙气息逐渐往里蔓延,这方天地也是在陆续扩大,看去用不了多久,就可将整个天域侵夺或者融入进来了。

    上宸天,赢冲站在虹殿之上,他感受着此刻天域之中的变化,不禁一声叹息。

    焦道人没能成功他的确有些失望,可不管如何,经过这一番事机,天夏玄尊也会受到一定威慑,以后再闯入上宸天那些空域中时,那却得好好想一想了,不可能再如之前那般肆无忌惮了,这样也能稍微拖延一下天夏找寻上宸天主天域的脚步。

    并且趁着这等时候,他也可能将几个附从宗派迁到位于虚空更深处的空域之内? 不至于再被天夏那么容易搜寻到。

    他又看了一眼空域之内,现在他倒是很想将施呈、龙淮顺手灭了,鱼没钓到? 至少把诱饵给收了回来。

    可是他见到陈廷执动用了清穹之气? 慎重思考了一下? 还是决定不去冒这个险。

    要灭那二人,还是要转动阵机的,若是耽搁太久? 那么那一缕清穹之气指不定会循着这根枝节找到他这里。

    到时候那就不是那几人被救出去的问题了? 而是天夏众修将直接顺此杀入上宸天主天域中了。

    他五指一紧,拿起手中长枝,收了此中青灵生机回来? 而后起另一手往下一斩? 一截枝节便被他断了出去? 而枝节另一头所牵连的空域也是随之与主天域断开。

    天域之内? 张御正驾飞舟行走? 试着找寻施、龙二人下落? 此刻他忽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抬头看了看,道:“朱守正,我等稍待片刻。”

    朱凤也似有所感应,道一声好。

    过有一会儿? 便见周围阵机如海水退潮一般退去? 而整个天域本来压抑的氛围正在消散? 天地逐渐变得开阔明朗起来。

    张御这时不难察觉到? 训天道章已然可以驻意沟通了,而几是在同一时刻,他感应到龙、施二人的气息? 便催动飞舟往那里,而这两人此刻也是一样察觉到了他们,亦是在向他们这里靠拢过来。

    不多时,两驾飞舟相聚在了天穹之中。

    张御和朱凤自飞舟之上飘行而出,问道:“两位道友可在么?”

    对面飞舟之上云光一闪,龙淮与施呈二人也是来到了外间。

    龙淮一瞧是张御到此,不觉有些尴尬,稽首言道:“张守正,朱守正,两位有礼了。”

    施呈也是一礼,感激言道:“多谢两位前来援救。”

    张御抬袖还有一礼,道:“两位不必谢我等,我二人此回乃是受玄廷之命而来。”

    朱凤万福回礼,道:“确如张守正所言,便无我等,玄廷也会差遣其他道友到此的。”

    龙淮、施呈都是知道这个道理,不过他们也清楚,谁来解救那可是不一样的,人与人是不同的,有的人能解决问题,有的人只会被问题解决。

    朱凤且不去说,可是由张御来做此事,恐怕玄廷上下都是极为放心的。而龙淮更是因为自己是被张御间接送进镇狱的,所以反而是对他更为信服。

    四人就是几句话的功夫,天空遮顶阴霾尽去,随后便见有一道冷光自外透入进来,霎时洒遍空域。

    四人目注看去,见陈廷执自里现身而出,他身外有缕缕幽冷之气围裹,脚下踩着黑玉座台,气机望来深沉难测。

    见是他至,四人皆是执礼,道:“陈廷执有礼。”

    陈廷执还有一礼,他道:“玄廷着我来接应几位,这方天域已是渐入我手,诸位可先回去。”

    张御对施呈、龙淮二人言道:“两位道友,可先行一步。”

    瞻空道人所掌元都玄图之力,可无法一次将他们所有人都是挪移走,至多一次送渡两名玄尊,而下一回转挪则视两人功行而定,功行越高,则间隔愈久。

    龙淮、施呈二人与他们执礼别过,便见顶上有一道椭圆形的黑影出现,随着一道金光落下,两人身影便即不见。

    陈廷执沉声道:“张守正,方才在这里,你们两位可是与谁人交过手了?”

    张御点首道:“的确是遇到一位强敌,朱守正认出,此人名为焦尧,似是真龙之身。”

    陈廷执道:“原来是这条老龙。”

    下来他又问了一些东西,过去不久,感应元都玄图气意又至,他才道:“张守正,朱守正,你们二位先走吧,此间有我善后。”

    张御感觉到上面接引之势落至身上,点了下头,将放于外间的法舟收了回来,便顺着那股力量而往,瞬时便被那金光引渡了去。

    而一旁朱凤与他一般,也是一同被那道金光带走。

    陈廷执仍是站在原地,他环望四周,眼神深沉,似在找寻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他望向某一处,便引得一缕清穹之气过来,伸指朝着那里一点,随着此气逐渐蔓延,却是在那里撕开了一个隙口。

    他身形往那隙口之中投入进去,眼前景物一变,却是来到了一处有着磅礴海天存驻的天域之中,而他身后清穹之气滚滚而来,逐渐将此间开始变演侵夺。

    他望着脚下汪洋,拿了一个唤召法诀,少顷,海面之下就有龙影浮动,倏尔一敛,焦道人自里踏浪而出,对他一个稽首,道:“陈廷执有礼,许久不见了。”

    陈廷执沉声道:“焦尧,你是站在上宸天那边了?”

    焦道人笑了一笑,道:“便是把焦某人剐了,又能得几斤骨肉?焦某可不敢参与这等事。”

    陈廷执看着他道:“你对我天夏修道人出手,又在青灵天枝所造天域之内行事,敢说不是受了上宸天驱使?”

    焦道人叹了一声,道:“焦某不否认此事,可是赢冲以人情为要挟,焦某也是不得不应啊,但是焦某也并不想把事机做绝,故是想着应付一下也便过去了,此事陈廷执可问贵方两位守正。”

    他又神情诚恳的言道:“焦某可在此立言,不会在随后加入两家之战,亦不会将今日斗战所得泄露出去半分。”说话之间,他毫不犹豫立下了一个心誓。

    陈廷执沉声道:“我记着你的话。”他身外光芒一展,有更多清穹之气涌来,很快就将整个天域化夺为己有。

    焦道人对他再是一个稽首,身形便缓缓散去,原来他正身早已是离去了,方才说话的,也不过是他在此间留下的一个化身罢了。

    张御被元都玄图接去之后,只觉身躯微微一沉,已然脚踏实地,发现自身已是落在了位于清穹云海的一座法台之上。

    林廷执正站在此间,对他和一同落下的朱凤执有一礼,道:“张守正,朱守正,两位此行辛苦了。”

    张御抬袖还礼道:“林廷执言重,此行还是廷上诸执筹谋得当。”

    林廷执则是笑道:“若无两位守正,此事也无有这般顺利,两位可先回去休整,余下诸事皆有我等料理。”

    张御点了下头,因是朱凤直接回自家道场,故与她在此别过,他意念一转之间,就回了守正宫中。

    他一拂袖,还了这次所借得的诸般法器,而后步入殿内,先是翻看了一下近来送呈来的册书,见各驻地皆无异状,便步入后殿,坐定下来,回思起方才那一战。

    与焦道人这一番交手,虽然没能分出胜负,可与这般修道人正面斗战一回,他也是从中获得了不少经验。

    回想这一战,只能说是中规中矩,不曾犯错。

    唯一遗憾是没能检验六正天言之威,但这也是没有办法之事,当时他能感觉到焦道人能随时从那方空域之中遁走,本质上那里可是青灵天枝笼罩之地,他之神通也没可能突破阵机伤及后者。

    不过焦道人的态度无疑却也证明了,天言有杀夺其人之能,不然此人又怎可能妥协?

    倒是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摘取了虚实相生功果的修道人往往可以依托镇道之宝斗战,他手段再强,没有镇道之宝在后面支撑,也拿其没有办法。

    想到这里,他拿过一份呈书,落笔写了一篇建言,签名落印之后,便唤了明周道人过来,让其送至廷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