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玄幻小说 > 大道纪 > 第229章 人尽敌国(四千字)
    道人立身风雪之中,丈二红枪驻地,横栏大龙江前。

    “姬重华”

    安奇生面色平静而肃杀。

    比起曹天罡这么一个太监,自然是这位大丰太师的威胁更大的多。

    姬重华率赤蛟军围杀而来,是真正让他感受到了生死危机的。

    若非他并不同于一般神脉高手,体魄才是真正战力所在,换做其他神脉高手,一下被截断与天地的交感,九成九要死在三人围杀之下。

    若要择一而杀,他自然也不会选择曹天罡。

    “安奇生”

    姬重华的脸色一下阴沉下来

    “原来,你的目标是我!”

    到的此时,姬重华如何能不知晓,安奇生追逐曹天罡只是幌子,真正目标是自己。

    安奇生微微抬头,冷冽眸光垂落姬重华身上

    “你的速度,太慢了。”

    他气脉成就未久,纵使心力强横,也不足以长久的踏空而行,但飞,未必便有陆行来的快。

    否则,红日法王何必耗费二十年降服寒蛟,姬重华又为何供养着一只龙马?

    须知,一条龙马日常所耗费,可不比那寒蛟小到哪里去。

    所食之物,必然要是灵气充盈之物,比起十个气脉大成的高手,所耗费还要更多。

    只不过,比起陆行之间有山川河流,峡谷拦路,飞行一览无余,畅通无阻,自然要显得快一些。

    事实上,纵使是神脉,其御空飞行之速,尚比不上他陆地奔行。

    “的确是慢了!只是此处距离丰都不过六百里,丰都城中尚有韩尝宫,刘延长两人坐镇。”

    短短片刻,姬重华面上已经恢复了平静,闻言,他微微点头

    “只是,你便有如此把握能杀我?”

    他很清楚,这道人并非无敌。

    赤蛟锁空,封镇这道人的同时,也封镇了杨林,是以直到最后一刻杨林也失去了遁逃的机会。

    但自己,却可进退自如。

    “尝试一二,总归没有什么坏处。”

    安奇生缓缓提枪,眸光淡淡

    “或许,便杀了你呢?”

    “我很好奇。”

    姬重华眸光中泛起一丝冷意,也自横起了长刀

    “我已释放了善意,你接或不接,朝廷都不会再寻你麻烦,你又为何纠缠不休,非要挑衅朝廷?”

    这个问题,他疑惑了许久。

    这道人与朝廷的恩怨他也知晓,但一直以来都是朝廷在吃亏,这道人汗毛都没被伤到一根。

    又为何,在朝廷已经撤销追杀令,自己也释放善意之后,还是纠缠不休?

    数十年来,哪一个被撤销通缉令的武林高手不是感激涕零?

    怎么会出现这种怪胎?

    “如此的理所当然”

    看着姬重华真切的疑惑,安奇生轻轻叹了口气。

    自从来到久浮界之后,诸多的困惑,到了如今,他也已经有所了然了。

    他与大丰朝廷的格格不入,与久浮界的格格不入之处在于。

    这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家天下。

    一个将天下都视为家业,将天下人都视为私有物品的世界。

    王上之意等同于王法,丰国,是丰家之国!

    官员为王牧万民,一如牧童为主牧牛羊,正如牧民认为是自己养活了这群牛羊,丰王,也只认为是自己养活了天下万民。

    而不会认为,国护民生的同时,亦是民在养国。

    可惜,对于拥有绝对暴力的朝廷来说,普通百姓太过微不足道,唯有武林中人才勉强能让他们稍稍让步。

    因为毫无反抗之力,是以才毫不在意。

    施仁政,那是恩赐,不施,那是理所当然,这个施,是施舍的施!

    追杀自己,是为王法,

    不杀自己,是为王恩。

    如此道理,他如何能够理会?

    能够接受?

    只是这个道理,是久浮界千万年来的道理,潜移默化之下,早已深入所有人的骨髓,灵魂之中。

    讲理,是说不通的。

    就如一缕光芒照射入黑暗之中,两相生厌,皆视彼此为异类。

    安奇生长枪嗡鸣震动,如钟波荡漾

    “你又为什么认为,我就要这么算了呢?”

    “看来,是说不通了”

    姬重华无法理解这道人的所思所想,只能深深叹息一声,长刀之上泛起如水刀芒

    “既如此,便让我看一看,你能否杀本太师于这六百里大龙江中罢!”

    砰!

    话音未落,

    两道人影同时腾空,一白一红两道人影宛如流星般碰撞在一起!

    轰隆!

    大龙江上已然似有雷霆劈落,厚厚的冰层一下为之破碎开来!

    断裂的冰层不断蔓延,顷刻之间,十数里河道已经彻底破碎!

    冰水滔滔如水龙般腾空而起,又似大雨般飘落而下。

    继而,被滚烫沸腾的热浪蒸腾气化成烟!

    中州,巍峨雄壮的丰都城。

    往日里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丰都城,竟然已经大门紧闭。

    无数行人,客商,就这么被死死的封锁在了城门之外,在寒风之中瑟瑟发抖。

    但却没有任何人敢发出不满之音,因为此时此刻,宽大的护城河之外,是锦衣卫,东厂的高手。

    冰封的大龙江面之上,猩红的血迹尚未干涸,几具尸体还被吊在城墙边缘。

    高达三十三丈的城墙之上,不计其数的精锐士兵严阵以待,一架驾巨大的床弩,机械摆满了整座城墙,如临大敌。

    踏踏踏~~~

    诸多精锐甲士匆匆奔行与城墙之上,分发诸多破气弩箭。

    一身狼狈的曹天罡正立于城墙之上眺望。

    在他身后,几个小太监神色恭谨,捧着衣衫静静而立。

    环城而东去的大龙江兀自冰封着,但曹天罡却能感受到大龙江的弹抖,那厚达半丈的冰层都在微微震动着。

    很显然,在极远处的大龙江上,必然发生了一场激战。

    “那道人的目标,不是我”

    曹天罡心头一震,突然泛起了这么一个念头。

    但不及他多想,长空之中发出一声高亢入云的鹰啼声回荡开来。

    他抬头看去,一道金光已经消失在云层之中,似是入了城。

    “韩尝宫”

    曹天罡咬牙。

    金鹰王是韩尝宫的坐骑,此战之前,韩尝宫借出了此鹰,却推辞之前推算国运反噬之伤未愈,与之前追击红日法王之时身受重伤的捕神刘延长一般坐镇丰都城。

    但很显然,那韩尝宫一直在关注着。

    否则以金鹰王的速度,闭着眼也不可能比自己回来的更晚。

    “老奸巨猾,老奸巨猾!”

    曹天罡心中恨的咬牙,却只听一道破空声呼啸。

    继而一人落于城墙之上。

    却正是刘延长。

    “曹公公,你们三人联手,太师还率领着赤蛟军,竟然都无法压下此獠?”

    刘延长有些惊疑不定。

    他之前被红日法王的大日神罡所伤,此番并未出手,但自然也时刻关注着此战。

    闻听此行大败,连杨林都被死在雪原之上,自然是有些无法置信。

    但此时看到一身狼狈的曹天罡,便不得不信了。

    曹天罡,姬重华,杨林三人从来都不对付,难道是杀敌之时起了冲突,被人趁虚而入?

    “大易了”

    曹天罡脸色阴沉。

    若不率赤蛟军而去,只是他三人联手,还未必会这般凄凉,但谁有想得到,赤蛟军的战阵之下,那道人没有受到影响,反而是杨林受到影响被杀于当场?

    甚至于他都暗道侥幸,若当时自己不是从天而降,而是自地下暴起,岂非是与杨林一般,被斩杀当场?

    “大易”

    刘延长眸光闪了一闪,开声道

    “曹公公,刘某刚从王城出来”

    曹天罡面皮一抽,继而低声道

    “王上如何说?老师他是否”

    “慎言!”

    刘延长面色一变,继而传音道

    “老祖在做什么,你又不是不知”

    他小心的环顾四周,戒备至极,传音的同时,神意都覆盖了周围

    “君心似海,难以揣度,王上只是轻笑一声,看不出什么意思”

    “王上他”

    曹天罡回望王城,心中浮想联翩。

    “对了,太师呢?”

    刘延长这才想起姬重华

    “曹公公,太师他人何在?”

    “糟了!那道人追我数百里之后消失无踪,只怕,只怕是去杀太师了!”

    曹天罡这才猛然惊醒。

    “什么?”

    刘延长也是大惊失色。

    但不等两人多言,只听极远处闷雷滚滚而来,极目眺望而去,只见蔓延无穷深远的大龙江上水波翻滚,百里冰裂!

    似有风龙与水龙共舞!

    浩浩荡荡的气浪扩散四方,好似一团团的蘑菇云爆碎开来。

    而在那风雷震爆之中,隐隐可见两道人影一前一后,直奔丰都而来!

    “太师!”

    曹天罡与刘延长齐齐色变。

    城墙之上,得见此动静的诸多甲士,更是齐齐绷紧弓弦,破气弩,床弩蓄势待发。

    更有一队甲士自城楼之上浮现,一个个持弓搭箭,锁定了那奔腾而来的两人!

    那是大丰神机营,大丰最强弓箭手。

    其所持之弓,皆是顶尖宝弓,弓弦皆是大丰两百年所积累,取自诸多灵兽之筋所制成,而起所用之箭,更是天工院研制多年而成。

    不但破气,而且灭神之毒箭。

    传说那毒取自一种奇异矿石,其毒无比,一缕便足以毒死蛟龙!

    呼~

    刘延长与曹天罡对视一眼,皆是一跃登上城楼,各自取出一把射神弓,弯弓搭箭,同样锁定来人。

    轰!

    轰!

    大龙江上冰层破裂,远处风雷气浪滚滚如龙。

    之前被突然封锁城门堵在城外的诸多行人,行商,武林人士自然是发现了来人的动静。

    一个个骇然不已。

    纷纷溃逃向远方。

    一时间,行人,行商四相逃窜,一些武林人士却反而兴奋了起来,纷纷施展轻功向远方逃窜的同时,也不住的回头观望。

    只见气浪呼啸之间,一着染血赤甲,持断裂长刀,披头散发的断臂身影御空而来。

    而更远处,一白袍道人踏步空中,朵朵气浪好似莲花一般在其脚下绽放,以极度霸道,凶猛的姿态,长枪追杀而来!

    这一刻,他们终于知晓了丰都封城的原因。

    竟然是因为这两个人!

    或者说,一个人!

    一个人,便能逼迫的七国国立第一的大丰封闭国度!

    这是何其之震撼的事情!

    “赤蛟甲,斩龙刀,被追杀的那人是大丰太师姬重华,他,他御空而行,是神脉?他成就了神脉?”

    “追杀他的,是血魔安奇生!是血魔安奇生!”

    “传言竟然是真的,血魔真的独身而来,挑衅大丰!”

    有武林中人惊呼一声,认出了两人,更是为之哗然。

    雪原之上那一战传播的速度极快,但也绝无可能比安奇生等人追逃的更快,事实上,曾目睹雪原之战的那些武林人士,根本没有一个来到丰都城外。

    是以,过往行人,武林人士,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是眼看安奇生持枪踏空而来,追杀着当朝太师,还是让人感受到了无比的不可思议!

    “六百里终过,安奇生,你如何杀我!”

    姬重华扬天怒吼一声,仅存的一臂骤然扬起短刀。

    雄浑真气随着刀光呼啸破空,挥舞出一道长达数百丈的刀芒匹练,斩向安奇生!

    崩崩崩崩~~~

    几乎同时,甚至更早,城墙之上,千万声弓弦震动之声同时响起。

    霎时间,天地为之一黑。

    铺天盖地的弓弦,在无数道破空呼啸声中,与那刀光一同,将安奇生彻底淹没。

    轰!

    半空之中,安奇生脚下轰然一踏。

    空中踏步!

    这一踏,宛如实质一般的烟云便被他一下踩爆,宛如波浪一般荡向四面八方!

    咔咔咔~

    一踏之间,安奇生周身大筋一下绷直,筋骨一下发出超负荷运转的呻吟之声。

    下一瞬!

    与那铺天盖地而下的箭雨与那横斩破空的刀光之下,一道极度惨白的光芒笼罩之中,安奇生硬生生的撞碎了身前数十丈之内的气流。

    一个呼啸之间,已经在箭雨刀光与周身罡风体魄的无数次碰撞之中。

    横跨数百丈。

    扬起长枪如龙弹抖,挥舞万重枪影,裹挟无尽肃杀,万物凋零一般的森寒杀气。

    在万人瞩目之中以横起的手臂硬生生抗住了姬重华的断刀挥砍!

    继而,在姬重华不甘苦涩的神色之中。

    一枪将其贯穿于,丰城门之前

    “如此杀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