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玄幻小说 > 超级玩家日娱限定 > 第五十一章date
    贺喜还是挺靠谱的,查看了店铺的收账记录,虽然不至于红火,但是比秦闹自己经营要好上许多,反正收益大概够支付贺喜的薪水,贺喜应该也是看收益还够工资才留下来了吧。

    离开杂货铺,秦闹返回了齋藤家重新做回了辛诚,除了每天和齋藤飞鸟斗嘴的定番,辛诚也开始跟在秋元康的身后学习团队的运行,加速自己的成长。

    短短几天辛诚就已经跟着秋元康的助理连续跑场,去了akb的剧场,和握手会,别以为是去当什么支配人,在剧场辛诚就是个验票的staff,握手会做了送餐派发便当的staff,虽然都没有接触到什么核心,不过倒是观察起了偶像的一天。

    记得刚到akb的剧场后台成员们都还没有化妆,素颜也都是一个可爱的小黑妹,而辛诚也被要求穿上了黑色的工作制服,不过大概是脸太稚嫩,遇到前田敦子的时候被嘲笑像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孩子,因为是当着秋元康的面说的,弄的辛诚一阵脸红。

    因为赌气,辛诚拜托了给前田化妆的化妆师,把自己的头发梳了上去,看起来倒是成熟英气了不少。

    完成了自己的验票工作,辛诚和秋元康站在暗处欣赏着剧场的表演,只不过突然收到的短信让辛诚吓了一跳,而铃声也吸引到了秋元康的侧目,本来没有秘密的辛诚也就光明正大的掏出了手机看了起来。

    等下有时间吗阿酱

    一句话的短信让两个男人陷入了尴尬,回也不是不回也不是。

    如果秋元康没有看到,辛诚大概会调侃似的回复一句:你很闲吗好吧我很闲哪里碰头

    不过秋元康在,怎么回信息真的让辛诚有些慌张,放在按键上乱动却没有按下的手指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不回复吗这样做可不是绅士”

    在辛诚犹豫的时候,抱着臂膀的秋元康带着坏笑微微摆动自己有些沉重的身体笑着说道。

    “那我到底是去呢还是去呢”

    辛诚把皮球踢给了秋元康,麻烦过来人教学一下。

    “知道akb有一项禁令吗”

    “恋爱禁止”

    “知道那你还不知道怎么做”

    听着秋元康的话,辛诚觉得自己似乎受到了威胁,不过人在屋檐下,辛诚还是把手指放在了按键上,打下了:不好意思,我还要做功课

    不过辛诚刚准备暗发送,秋元康“啪”的一下子给了辛诚一巴掌,当然了是打在后背上。

    “怎么了我都拒绝了”

    “禁令是恋爱禁止啊”

    “我知道啊,所以拒绝了”

    “八嘎,恋爱禁止,又不是date禁止,而且你就是个弟弟”

    秋元康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虽然说了禁令是恋爱禁止,不过就前田敦子现在的人气和地位而言,在akb所属中其实应该有一定的自由,只不过前田还是相守本分,没有僭越。

    秋元康上下打量了一下辛诚,虽然看起来一副小孩子模样,不过似乎姐弟恋也是不错的选择,虽然这样想对于制作人来说是错误的,不过弟弟什么的又让秋元康陷入了无限的遐想,灵感什么的就在一瞬间

    虽然不明白秋元康的意思,不过辛诚是不敢想自己要带着圣旨恋爱这种事的,无非是想要自己多接触接触前田敦子,aks和秋元康的矛盾日益加重,自己的门下和前田这样的成员接触,对秋元康而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而且辛诚又不是什么名人,date什么的估计也没有记者想要拍。

    这下没有犹豫,辛诚按下了ok点击了发送,只不过这时候的前田敦子已经站上了舞台,回复什么的,辛诚也已经不再期待。

    大概两个多小时以后,辛诚按照约定站在秋叶原的某个小巷子口,靠着一个有些老旧的电线杆,如果这个时候递给辛诚一根烟,还颇有一副颓废青年的意思。

    “嗨”

    在辛诚还在神游的时候,身后突然一只手把住了辛诚的肩膀,把掉线的辛诚吓了一跳。

    回头一看,小黑妹前田敦子穿着卫衣,鼻梁上架起了一副无框眼镜,冲着辛诚笑着,恶作剧得逞的自豪感显露无疑。

    “你可别摘眼镜”

    “为什么”

    “我怕你打我”

    前田敦子现在的打扮颇有正在播出的马路须加学院中的很相似,摘眼镜大概就是开关,辛诚真的怕一个下劈自己就没了,不过前田似乎没有懂辛诚的梗,一脸疑惑。

    “真命女,我投降”

    直到辛诚喊出真命女,迷糊的前田敦子才理解了辛诚的话,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过却突然趁着辛诚不注意摘下了眼镜,有些恶狠狠的看着辛诚说了一句:“我饿了,这可是认真的”

    辛诚当然很配合,一副狗腿子样,搀住了前田伸出的手:“墩子姐,您请”

    前田敦子似乎有意的放纵自己,硬是拉着辛诚去了平时很少几乎不会去的快餐店,点了炸鸡和可乐,常常吃齋藤飞鸟的垃圾食品的辛诚倒是十分满意这个选择,省钱又好吃,性价比挺高。

    “今天姐姐请客,随便点啊”

    “那我就不客气了”

    笑着搓着手的辛诚似乎真的有想要宰前田的意思,不过秉着不浪费的口号,辛诚只是点了炸鸡和可乐,就结束了自己的宰人行动。

    “怎么今天突然叫我出来约会”

    虽然用约会这个词总感觉很奇怪,不过辛诚只能这么定义前田敦子的这次邀约。

    “最近因为总选很心烦,而且你的单曲也要发了,就想要找你聊一聊”

    前田敦子咬着吸管低着头说道。

    “嘛,这种事应该找亲近的人吧比如某个矮个总监督”

    “这种事才不会和南酱说”

    “所以你就迫害我了”

    “我找你这是看得起你”

    听着辛诚语气的不情愿,前田敦子瞬间摘下了鼻梁上的眼睛,恶狠狠的瞪着辛诚。

    “嘛嘛嘛我这不是来了嘛date就date,今天我就借给你了”

    面对女孩的情绪变动,辛诚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面对齋藤飞鸟是这样,面对前田敦子也是这样。

    “小气鬼只是今天吗”

    前田敦子突然说了句意味不明的话,辛诚有些懵逼。

    “好了好了,开玩笑啦你今天就陪着我吧你墩子姐的恩惠”

    揉了揉被压的有些酸了的鼻梁,前田敦子拍了拍辛诚的呆毛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