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修真小说 > 超脑太监 > 第1225章 验证(一更)
    宋玉明笑笑,转身大步流得而去。

    宋玉筝站在原地,扭头又看一眼怀王府。

    阳光下的怀王府依然巍巍庄严,气势磅礴,可她总能感觉到一丝悲凉之意。

    是六哥太贪婪,还是皇权太诱人?

    自己一直以来最大的愿望是辅助大哥登上皇位,并没想过自己做皇帝,可做了皇帝之后,才发现皇帝的好,怪不得这个位子有这么多人拼命来争。

    纵使诸多不顺,却也有诸多便利。

    现在让自己让出位子,却是不可能了。

    如此说来,自己比六哥也强不到哪里去。

    唉——!

    她长叹一口气,负手踱步而去,一返回皇宫,大太监便凑过来通禀四个内阁大臣已经候在大殿外。

    她摆手拒绝,不见。

    片刻后,大太监又匆匆过来,面露难色。

    宋玉筝哼一声,狠狠瞪他一眼。

    大太监侯太平低眉顺眼,执玉拂尘躬身而立:“皇上,他们说如果皇上不见,今天就不走了。”

    “走吧。”宋玉筝没好气的道:“就说我没在宫里便是了,谎也不会撒!”

    侯太平低头应是。

    其实他们四个是知道皇上回宫的。

    “让他们到端谨殿。”

    “是。”

    宋玉筝刚在端谨殿坐下,太监们纷纷将殿内的香炉点燃,轻手轻脚退下。

    脚步声中,四位身穿紫袍的老者缓步徐徐踏入殿内,抱拳行礼:“皇上!”

    宋玉筝轻拂玉手:“坐吧。”

    四个小太监分别搬来一张太师椅,分列宋玉筝左右。

    “谢皇上。”四老者从容落座。

    “又什么事?”宋玉筝揉揉太阳穴,面露不耐烦神色:“没什么事别打扰朕,最近睡得不好,心烦意乱。”

    “皇上是因水渠之事烦心吧?”

    “嗯。”

    “皇上不必担忧,圣旨既下,各府官员皆得遵从,纵使拖拉一些,还是会奉旨行事的。”

    “今年大旱,难道明年才修好渠?”宋玉筝没好气的道:“你们四个催着他们点儿。”

    “皇上是要给他们一份工期吧?”

    “嗯。”宋玉筝颔首。

    “皇上万万不可。”一个老者沉声道:“一旦限制工期,必然发生逼虐之事,弄得民怨四起。”

    “高大人所言正是,”另一个老者道:“原本修水渠已然让百姓怨声载道,再逼迫之下,怨气更足,就怕发生不测之事? 皇上,不得不慎呐!”

    “不测之事?造反?”宋玉筝哼一声。

    四老者皆缓缓点头。

    “就会吓唬我!”宋玉筝没好气的道:“造反?他们为何造反?”

    “劳役太重,可能被逼得活活累死? 与其如此? 不如反了。”

    “哼? 曾大人,那你说吧,到底该如何做?”

    “听闻四王爷又下令户部调粮? 甚至行文兵部? 让守卫军前去协助迁徙百姓?”

    “嗯,那里会有地龙翻身。”

    “钦天监所得?”

    宋玉筝黛眉轻蹙,哼一声道:“高大人? 看来你们是别有用意呀? 说罢? 别遮遮掩掩的。”

    “皇上? 所谓地龙翻身还是大永南王殿下所说吧?”

    “对? 是他。”

    “皇上难道不觉得? 对这位南王殿下太过信任了吗?”一个紫袍老者沉声道:“虽然这是皇上的私事,但皇上无私事,这涉及到了我大云朝的兴衰。”

    宋玉筝明眸变冷,淡淡道:“那你说来听听。”

    “南王殿下一句话,我们大云要兴师动众? 修建几乎不可能用到的水渠? 劳民劳力? 陷江山社稷于动荡? ”高伯风沉声道:“南王殿下又一句话,又是拨粮又是派兵。”

    宋玉筝微眯明眸道:“就是嫌我轻信于他,是不是?”

    “正是。”高伯风肃然道:“兼听则明? 皇上为何独独信他一家之言?”

    宋玉筝冷冷道:“高大人你的意思是该听你们的,不该听他的,是不是?”

    “我等诸臣虽武功不如南王殿下,但论治国治天下,却并不输于他,更何况诸臣同心,集思广益,怎能不如他?”

    “你们是让朕收回圣旨?”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高伯风起身,抱拳肃然道:“还望皇上明鉴!”

    另三个老者跟着起身抱拳:“皇上明鉴!”

    宋玉筝轻轻一摆玉手:“坐下说话。”

    高伯风四人无奈的对视一眼。

    唉——,白说了,没用!

    深陷情网之中的女人呐,再怎么劝也是没用的,一条道走到黑。

    宋玉筝淡淡道:“朕知道你们的一片苦心,对大云的忠心,不过你们精于治国,却未必精于预测天象。”

    “皇上,南王殿下武功卓绝,可也不长于预测天象,贸然修建水渠此举太过冒险。”

    “那就看这一次吧。”宋玉筝道:“看看到底会不会如他所预测的地龙翻身。”

    “……是。”高伯风缓缓道:“地龙翻身几乎没人能预测得到,如果南王殿下真能做到,我等佩服。”

    “如果他真料准了,你们几个就别再阳奉阴违,把水渠给朕建好了!”

    “……是。”

    “没事的话,退了吧。”

    “皇上,关于六王爷……”

    “太上皇决定的,朕也没办法,先圈禁一段日子再说吧。”宋玉筝淡淡道:“说不定太上皇气消了,就能放六哥出来。”

    高伯风道:“皇上,务必得保护六王爷,六王爷真有个好歹,有损皇上圣明啊。”

    “嗯,朕明白。”宋玉筝颔首。

    她知道这倒是一片好意,六哥真要暴毙在王府,天下人都会认为是自己所害,残杀兄长的罪名就扣在自己头上,确实有损威严。

    兄长都能杀,天下谁人不能杀?

    必将导致诸官员心灰意冷,忠心难存。

    ——

    十天之后的清晨,宋玉筝正在早朝,外面忽然传来动静,然后一个小太监轻手轻脚来到大殿外。

    正站在宋玉筝身边的大太监侯太平轻盈来到大殿外,听了小太监的禀报,回到宋玉筝身边,轻声通禀。

    宋玉筝不动声色的点点头。

    正在议事的诸大臣们纷纷看过来。

    宋玉筝道:“是定远传来的消息,地龙翻身,山脉变动,幸运的是刚刚迁走了人,没有人员伤亡。”

    大殿内顿时“嗡嗡”作响,议论纷纷。

    宋玉筝玉臂拄着龙案,懒洋洋看着他们,没有阻止他们议论。

    好半晌过后,众臣的议论方停,先是确定消息是不是真的。

    不过亲自向皇上禀报的消息,谅他们不敢做假。

    可此事太过惊人。

    李澄空竟然真能准确的预测出地龙翻身,那预测出大旱也就没那么荒谬绝伦。

    难道真要大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