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修真小说 > 遁甲 > 017 通灵剑
    顾耿存给灵阳讲:“其次是转生期,运转周天真气,反复洗涤自身皮肉筋骨,易筋洗髓,脱胎换骨,脱凡身,得仙体,犹如再世为人,从这个时期开始,才算是真正的修真。最后是真元期,脱胎换骨以后,不断采集天地灵气凝聚三海,三海知道是哪吧?”

    灵阳摇头,表示不知。

    看着灵阳布满真诚的小脸,顾耿存认命地继续讲解:“神阙为精海,聚成下丹田,膻中为气海,聚成中丹田,祖窍为神海,聚成上丹田。从下丹田开始炼精化气,最后全部气满,三田反复,打成一片,炼成仙体,风雨不坏,百病不生,是为人仙。”

    灵阳终于搞懂了,丹阳派在炼丹之前,亦需要“开关展窍”“安炉立鼎”“交感产药”等步骤,统称为筑基,顾耿存说得“凝脉”“转生”“真元”似乎正好对应这三个步骤。

    师父曾经讲过,修仙之道只有一条路线,各家大体的步骤都相差不多,但下手的方法各不相同,丹阳派的办法是从安炉采药入手,金鼎派是从立鼎制符入手,黄庭派从炼琴铸剑入手,天曜派从斩魔封神入手,都算是玄门正宗。

    “那顾兄此刻是修炼到真元期了。”

    “正是,我目前正在炼精化气,锻炼精海。”

    原来是个还在生产内药的“小朋友”,灵阳得意地想,这是自己三年前的功课。就是不知道他们家传的炼丹法门怎么样,能不能炼出内丹。

    忽然他的目光落在顾耿存的剑上,眸子一亮:“顾兄可会御剑?”

    丹阳派修炼到神炁交感时能生产内药,所谓内药也有好几种,其中就包括道体中的先天一炁。内药是炼内丹的原材料,虽然初期量很少,也不稳定,极易沉溺流失,但也能让人具有一定的神通法力,譬如打开天眼,或是隔空取物等等。

    各家通常都在这时候修炼自己的本命法宝,伴随内丹一起成长。

    灵阳在交感产药的时候开始锻炼外丹,金鼎派在这时期修炼火符,黄庭派也会在这时候练琴铸剑,如果顾耿存也是剑仙一途这时候已经开始修炼御剑之法了。

    顾耿存果然点头,拿起桌上佩剑:“此剑是我祖父所造,名为灵犀,五品仙剑。”

    看来不是只有丹药跟内丹有品级,连剑也有。

    灵阳看出顾耿存有些不耐烦,就没有细问飞剑的品级划分。

    他从小向往剑仙,总觉得外丹虽然妙用无穷,但总归不如仙剑爽利,遇到敌人,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剑砍过去,弹指间解决战斗,那才是仙家逍遥风范。

    他不止一次央求师父带他去黄庭派做客,都未被允许,今天终于见着一个会御剑的,不禁心痒难耐:“可以给我看看吗?”

    旁边山羊胡又说:“五品仙剑,已经通灵认主,哪里是外人能拿得的。”

    顾耿存见他满脸期待,跟盯上了鱼的小猫一样,便把剑递过来让他试试。

    那剑刚刚转到灵阳手里便开始剧烈颤抖,“呛呛呛”剑鸣不断。

    “果然是一把通灵的仙剑!”众人齐声喝彩。

    灵阳抓住剑柄,用力拔出。

    顾耿存惊呼:“不可!”急忙伸手阻止。

    他这口灵犀剑从他祖父以降传了三辈,总共一百二十多年,两甲子里三代人接连以真气养炼,灵性十足,在五品仙剑里面也算是极优秀的。

    通灵宝剑认主以后,只让自己的主人使用,外人很难拔得出来,哪怕道行高过顾耿存,已经凝就两个丹田的,也无法制服这柄剑,强行拔出,必遭反噬,轻则剑气伤身,划出几道血口,重则断手断脚,甚至命丧当场!

    在顾耿存看来,灵阳的水平跟他差不多,甚至还不如他,擅自拔剑,必然非死即伤!

    顾耿存把剑借给他,按照修行人的规矩,别说是陌生人,就算是同门兄弟也不会随便拔对方的剑,那是一种极其不礼貌的行为。

    可是灵阳并不懂世俗的规矩,顾耿存才要阻止,他就把剑拔了出来,引起众人大声呼喝。

    然而,众人预想中的血案并没有发生,那剑在灵阳手里左右扭动,却并未能挣脱自动飞起。

    募地前端剑尖陡然弯折,如灵蛇护尾般斩向领养的手腕,又引起一阵惊呼。

    灵阳是什么人呢?按照如今天下主流的标准,他可是丹成一品的金丹老祖!虽然还是个黍米丹,十分弱小,但要制服一口宝剑也还是轻而易举。

    他把丹气注入剑中,那剑立刻老实了,被迫伸直,非但无法反抗,还顺从地听他使唤。

    灵犀剑长有三尺三寸,才一拔出,满室银芒,恰似打了一道闪电,擎在手里,冷光照脸,满面生寒,灵阳将丹气轻轻一催,前端便喷吐出三四尺长的剑芒,吓得聚拢过来的人齐往后退。

    “好剑!果然是好剑!”灵阳一下子就爱上了这种仙剑,忍不住想耍几招。

    只可惜他不会剑术,更不会御剑,周围有这么多人,为了避免误伤,索性息了胡耍乱甩之心,又见顾耿存满脸震惊和关切,生怕自己把他这剑搞出什么毛病,便赶紧将剑还鞘,双手捧还。

    顾耿存不知他用了什么手段,担心损害了仙剑灵性,赶忙接过去查看。他输入真气以后,那剑又在鞘中“鸣叫”,与方才的不快杀伐不同,这回充满了重归主人的愉悦。

    见仙剑灵性无损,顾耿存才长出了口气,暗暗震惊于灵阳制服仙剑的实力:“方才失态,并非真个介意,宝剑通灵,不耐生人,还请见谅。”

    “哪里,顾兄愿意把剑借我一观,能见到如此好剑,我已经很是心满意足了。”灵阳看着灵犀剑,兀自恋恋难舍。

    自己只会炼丹,不会炼剑,不然也炼一口这样的仙剑,动念之间,就可以御剑飞天,伐树斩蛟,省却好些功夫,岂不美哉?

    顾耿存看出他对仙剑的喜爱:“我们顾家在涤阴世代铸剑,待此间事了,小真人若有空到涤阴做客,可以到我家剑阁之中挑选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