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玄幻小说 > 诡神饶命 > 第4章 第一张卡牌
    接下来几天里,张伟一直在忙公司资产评估的事情,连学校都不去了。

    至于那部手机,虽然它总会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张伟的视线里,像一块唐僧肉一样诱惑着濒死的宿主,张伟却刻意对这部手机选择性失明。

    是啊,根本没必要赌上自己的性命,只要把公司卖出去,未必没有东山再起的资本。

    如果站在投资者的角度上看,高收益往往伴随着高风险,这是基本规律,股权投资也是如此,就像是一场赌博,当你投资一家创业公司后,从成立、到成长、到成熟,这其中会遭遇很多的问题导致公司无法朝着预期的经营目标前行。

    或许是市场变化、或许是竞争乏力、或许是政策调控、或许是战略失误、或许是创业者内斗、或许是投资人掣肘、或许是其他原因。

    总之,任何一个环节都有可能死在创业的路上,那时投资人自然是难以如愿,运气好的或许收回本金,大概率是血本无归。

    但综合考察下来,张伟发现自家公司最大的问题就是资金链断裂,几个项目如果继续做下去,未来的预期收益将会十分可观,绝对能让风险投资者们数钱数到手抽筋。

    林海既然觊觎他的公司这么久,不可能不知道这些优势,不管谁接盘了这些项目,至少都能赚上几个亿,所以在制作并购意向书的时候,张伟对公司进行了8000万的最低估值,这已经是血亏了。

    这次他准备了五份并购意向书,从两个亿到最低的8000万,中间有很大的谈判空间。

    但张伟终究还是太低估了现实的险恶和残酷。

    当他带着五份意向书再次登门拜访林家别墅时,张伟看见的不只是林海,还有自己家里最大的风险投资者李军。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张总来了?坐吧!”

    林海淡淡招呼一声,语气冷淡,虽然称呼变得正式了,也只是正式的羞辱而已。

    张伟沉住气,和李军打了一个照面,惊疑不定地坐了下来,从手提包里面拿出一份协议,“这是我们公司针对贵集团的并购意向做出的预案,都在上面写着呢,请您过目。”

    林海看都不看,也从茶几下面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协议,“张总,请签字吧!”

    那是一份无偿兼并协议!

    在协议中规定,林海集团兼并星海翼股权投资公司的同时,也承担了张伟所有的债务,当然比起未来的收益,那点债务根本不算什么。

    张伟看过协议后,目光直视李军,“李叔,这是什么意思?”

    “小伟啊,这是我们所有风投的意思,你就认了吧。”李军微微低下头,不敢迎接张伟的目光。

    张伟知道,林海和风投已经达成了某种不可告人的共识,而作为这家公司的实际法人代表,他确实承担了无限连带责任,一旦公司破产,除了承担企业债务分到自己名下的份额外,还需要对企业其他投资人名下的债务份额进行清偿,赔到倾家荡产为止。

    尽管张伟很想撕烂这份协议,但他没有意气用事的资本。

    他可以睡大街,可以什么都没有,但福伯怎么办?

    一个60多岁的老人家,难道要陪着自己流落街头吗?

    “怎么样?年轻人?”林海淡淡的笑容中带着胁迫,甚至带着一种无微不至的体贴——那是一个老刽子手对行刑对象的那种体贴。

    张伟冷冷地看着这个肥胖的男人。

    贪婪的疯子!

    此刻的林海充满了自以为是的得意,露着猥琐的脸,眼睛射出狡诈的光,像一滩生蛆了的软体动物那么恶心。

    “不用考虑了!”张伟惨淡地笑着,屠刀落下,他在精神上已身首异处。

    张伟用力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这份意向书被递到了林海面前。

    张伟纵然再洒脱,此时心中也免不了的巨大刺痛。

    这家公司从他出生时创立,已经陪伴他度过了22个春夏秋冬,是父母留给他最宝贵的礼物,现在却毁在了他的手中,何其无奈!

    林海眼中闪现出兴奋和贪婪,明年他就要竞选市议会议员了,这需要市民投票来支持他,但想要获得市民的支持,他就得做出对市民利好的承诺。

    林海的承诺是,未来五年之内,在闵江投资十个亿建造500套廉租房。

    当然,这是一个赚不到钱的慈善项目,就算他这样的地产大亨也负担不起,所以才需要星海翼这样的机构来为自己融资和止损。

    至于张伟这样的可怜人……

    也许,可怜本身就是一种原罪吧!

    “到手了!”接住合同的一瞬间,林海一阵激动,结果却从合同上感觉到了张伟的不舍,“怎么,你对这份无偿兼并协议后悔了?”

    这话刚完,林海就见到张伟的眼中突得闪过一丝锐色,他骇然地发现,这个年轻人微微颤抖着的双手突然间就稳稳地停住了。

    “不是无偿的!”张伟忽然直视着林海,缓慢而有力地说道,“总有一天,我会把公司拿回来!”

    看着张伟潇洒离去的背影,林海有些微微地失神,就在刚才,他明显感觉到这个年轻人无与伦比的强大气场。

    但理智告诉林海,这小子不会有什么出息的,这么多年来,就连他父母留下的家产也是一个女人帮忙守着,从政没有政治资源,从商没有资本,也不是醒觉者,不会有东山再起的一天了!

    若非如此,林海也不敢用手段去抢掠这家公司。

    但他死都不会想到,在不久的将来,这个落魄的年轻人会夺走他的一切,也包括他那漂亮宝贝女儿的芳心。

    ·——分——·——割——·——线——·

    张伟伫立在一处陡峭的礁石上,他从来没有在这个高度上如此透彻地仰望黄昏,而脚下是汹涌澎湃的浪潮。

    天渐渐暗淡下去,然而这时的夕阳更加艳红,像火烧一般。

    黄昏是否也不认输,即使自己已没有了当初的光彩,还期待着努力挥洒自己的心梦?

    此刻张伟对于美好的幻想都已经在这片红色中消失殆尽,叛逆和绝望的主旋律散发着邪恶的光,当一切束缚化作想象的枷锁,所有丑陋与恶俗都被表现得淋漓尽致,抨击人类最容易逾越的墙。

    直到现在他都想不明白,那些自杀的人,究竟是想通了,还是没想通?

    但张伟想通了,这个世界上,一无所有的人,从来都是不会畏惧死亡的啊,难道还怕活着吗?

    离开林家别墅后,他不敢把谈判的结果告诉小姨,害怕她接受不了。

    为了这家公司,小姨耗费了十年的青春精心经营,结果却以这种方式被并购,换做谁也无法接受。

    现在已经被逼到悬崖边的张伟也没有任何退路了,雾开始在他的眼前漫涌,在一切都没入永恒的黑暗之前,他想再看一次这人间最凄美的日落。

    在西方的天际,正在云海中下沉的夕阳仿佛被融化了,太阳的血在云海和天空中弥漫开来,映现出一大片壮丽的血红。

    “这是我的落日……”张伟轻轻地说,毅然决然地,取出那部黑色手机!

    张伟比任何人都清楚,一旦借助噩魇的力量,那将会带来怎样恐怖的后果。

    但,那又怎样?

    他要拿回自己的一切。

    当下张伟解锁了第一张卡牌。

    【六合彩头奖】03-10-16-22-27-30-01

    无论何时何地,只要张伟买这组号码,开奖也一定是这组号码。

    相应而来的,是2000点恐惧任务。

    【恐惧任务】10天积累2000恐惧情绪,任务进度(0/2000)

    【任务奖励】T病毒

    你要问张伟获得恐惧情绪的最佳渠道,他现在也没底,但要问何为‘T病毒’,他脑中立刻就会浮现出《生化危机系列》的女主角——爱丽丝!

    而在恐怖游戏《生化危机》中,T病毒是一种新型的RNA病毒,拥有强化重新组合生物遗传因子的特性,只要注射了T病毒,你的反应速度和力量会倍于常人,还可以使用念动力。

    但具体有多厉害?

    比当下的醒觉者如何?

    张伟心里也没有底,只有解锁后才能知道。

    只是不管这部手机给你多少奖励,你最终都难逃被恶魇反噬的下场,就像在头顶上竖了一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张伟叹了口气,只希望这一天来得晚点,或者在这一天来临之前,他能够找到获取恐惧情绪的有效渠道,也许可以规避被恶魇反噬的命运。

    然后他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一年之内拿回公司,并在下一届市议员竞选大会上击败林海,成为闵江市的新秀议员!

    对于普通人而言,这无异于痴人说梦,首先你的资产得在全市排在前20名,才能获得议员候选人提名,其次要拿出一部分资产用于慈善建设,才能获得市民的选票支持。

    但张伟已然已经动用了恶魇系统的力量,击败林海对他来说,简直易如反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