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玄幻小说 > 这号有毒 > 293、【万剑争鸣】(感谢“安辰QAQ”的盟主打赏!)
    路浔一身黑袍,手持剑鞘,而他身后,则是界碑照耀出来的万丈光芒!

    他重新取出斗笠,手指微微转动斗笠,给它翻了个面儿,然后抬手将其戴在头上。

    这是很有画面感的一幕,大量的沙雕玩家纷纷截图与录制视频,等会好发到论坛上,骗一波回帖。

    “集美们!还追什么星啊!游戏里的npc他不香吗?”在场的女玩家们眼底里都开始冒星星了。

    还有极少数的男玩家也是一脸的陶醉。

    重新戴上斗笠后的路浔面容得到了遮挡,他微微一笑,因为心中接收到了界碑滴哒的传音

    “再见呐!记得要回来看我哒!”

    “会的。”他轻声道。

    ……

    ……

    由于界碑前是禁止飞行的,所以一行人走远了之后,才取出了飞行法宝。

    既然说好同行,自然没必要各飞各的。

    钱正一从储物戒指内取出了一艘古船,众人可以一同登船,在云海中漫游。

    这感觉,就像是去海边游玩时,遇见了拥有私人游轮的大佬。

    路浔看着好生羡慕,这种大型飞行法宝造价昂贵不说,且极其耗费灵力。

    因此,一般不会依靠修行者体内的灵力飞行,而是靠抽取灵石内的灵力。

    众所周知,灵石就等同于是修行界的通用货币……因此,这玩意约等于是靠烧钱飞行的。

    “还真是财大气粗啊!”路浔在心中感慨道。

    与此同时,他还在心中想着“回宗后要不要叫三师兄也给我搞一个?”

    家有神豪的好处在这一个就得到了体现,遇到事情也不会露怯,只会想着“这玩意我也要!”

    不过说真的,对于路浔来说,这种大型飞行法宝,好像也没什么必要,纸鹤完全够用了。

    毕竟他又不会带着一大批人出游,和这些宗门大佬们的处境并不一样。

    这种法宝一般是宗主、长老之流的标配,像沈阎同样也有。

    只不过他带着门下弟子去别的宗门之时,一般都是快到人家的家门口了,才会取出大型飞行法宝……

    省点油。

    以抠入道,名不虚传。

    一剑山与万剑山的试炼之地【井中月】,距离西洲界碑不远。

    一行人这么飞过去,不到一个时辰就能到。

    在诸多试炼之地中,路浔前世唯一没有去过的,便是【井中月】。

    因为这个副本是专门为剑修们设计的,除剑修以外的修行者,是无法进入的。

    路浔的大号是练大棒的,暴躁大棒侠不具备进入【井中月】的资格。

    也正因此,【井中月】这一副本最受玩家们的诟病,一剑山与万剑山也经常因为此事,被其余儒雅随和的玩家给口吐芬芳。

    原因很简单,我们的副本你们剑修跑来刷经验,抢榜单,你们的副本却只能你们剑修自己玩?

    呵呵哒!

    不过也正好是因为这个原因,导致【井中月】的副本排行榜也被叫作【剑修排行榜】。

    剑修玩家们卯足了劲儿在上头争名次,谁都想爬得高一些。

    根据前世的记忆,路浔收下的侍剑童子李作乐,就在【井中月】内排在剑修玩家中的第二名。

    他这昵称明显是模仿李寻欢的,不过人家是小李飞刀,他是小李飞剑。

    本来他是万剑山的玩家来着,也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我魔宗弟子。

    不过当万剑山的弟子又有什么稀奇的,当我的侍剑童子,难道不香吗?

    古朴中彰显着低调奢华的古船在云海中飘过,很快就来到了【井中月】所在之处。

    【井中月】就在一剑山与万剑山附近,且位于一个很特殊的地方。

    它就在剑冢旁。

    剑冢的性质与魔宗的藏山类似,里头尽是两大剑派去世剑修的遗留之物。

    只不过藏山里放着的东西五花八门,像狼牙棒、血滴子、骰子一类的冷门法宝都有,而剑冢里只有剑,各式各样的剑!

    两大剑派的弟子在进入内门时,便有机会去一趟剑冢。

    其实吧,天尘大陆的大型宗门,差不多都有这样的宝地,只是类型不同而已。

    这也是玩家们很想加入大宗门的原因之一。

    万一运气好,搞到了什么牛逼哄哄的法宝,那还不上天?

    路浔站在此处,往剑冢的方向看了一眼。

    只见云雾缭绕,看不清里头的模样。

    这一点倒是与藏山类似,都有迷雾大阵进行遮挡。

    毕竟这里虽是宝地,也是遗物储存之地。

    把这些遗物就这么光明正大的放在那儿给人围观,甚至是指指点点,也不合适。

    而对于路浔来说,剑冢绝对不是一个好去处。

    他要是进去了,会造成什么现象呢?

    品阶低的剑,他一碰就飞。

    品阶高的剑,他一碰就自己倒飞出去。

    他都可以想象的出来,他在里头一定会很不自在。

    别人都是去里头取剑,他还要去里头躲剑,每把剑都跟地雷似的,一碰就容易出事。

    “话说,我如果是两大剑派的人,而且走的依旧是以身炼剑的路子,那么,我死之后,是不是要埋进剑冢里,然后等待有缘人?”他在心中胡思乱想着。

    貌似这个设定还挺带感的!

    “不过仔细一想,我好像也符合放入藏山的标准来着……”

    只是藏山之上,一面是墓地,一面是遗物,也不知道他这位剑人,该被划分到哪一类里。

    平山海见路浔正一脸好奇地远眺剑冢,便开口道

    “此处便是剑冢了,乃是我们两派的禁地之一,就算是我,在没有特殊原因的情况下,也是不能随意进出的。”

    路浔点了点头,又往剑冢的方向看了一眼。

    而就在此刻,路浔剑心内的小剑很是亢奋,发出了一声嘹亮的剑鸣声!

    路浔心中一紧,暗叫一声“不好!”

    他看了平山海与钱正一一眼,好在这剑鸣声就连他们也是听不见的。

    就连剑道资质高达9点,对剑很敏感的叶随安也并无异样,看来也是无法听见。

    现在看来,貌似只有身为天生剑胎的小蝉儿,能听到它的剑鸣。

    她是最特殊的一个。

    但是,剑修们虽然听不见,剑却可以!

    一时之间,这一声嘹亮的剑鸣,传遍了整个区域。

    周围先是一片死寂,数秒之后,却发生了巨大的状况!

    一声又一声的剑鸣声自云雾缭绕的剑冢处传来,此起彼伏!

    ——万剑争鸣!

    ……

    (第一更,感谢萌妹“安辰qaq”的10万起点币打赏,成为本书第18位盟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