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科幻小说 > 我在诸天开宝箱 > 004、如影随形
    祝觉笑了:“你们一定是听现场的人形容的,说什么撞的飞起来……哪有那么夸张。”

    “是啊,是啊,我就说嘛,怎么可能,司机同志时速还不到30公里,怎么可能飞起来。”

    “嗯,没错。”

    “既然没事……”

    两个交景互相使个眼色。

    “我先给司机同志打电话说一声。”

    “窗边信号好,你去打吧。”

    一个交景拿着电话到窗边了。

    “喂,三哥啊,”他面朝窗户,还用一只手挡着话筒。

    “那个伙计自己说没事,看起来也确实没事……哦,好的,你等会儿啊。”

    交景捂着话筒回来了,讪讪地:“那个,这位同志,您能不能给出具一份谅解备忘录啊?”

    “没问题。”

    另一名交景立刻从包里拿出文件,祝觉接过来看一看,开始签写。

    打电话那个交景惊喜万分。

    “妥了,周末安排哦……”

    祝觉送走两个交景,乔雪竹才从厨房出来,手里还拿着半个西红柿。

    “你怎么了?不会是出车祸了吧?”

    “没有啊。”

    “那咋回事?他们登门干什么?”

    “当然是我们陈总了……”

    “真烦人,公事私事都找你。”

    祝觉就喜欢老婆这点。

    她很聪明,但又不鸡贼。

    为人大气,做事又不粗糙。

    祝觉最打怵那样一种女人。

    她们脑子不太灵光,但为人又很鸡贼,把敏感、神经质当做自己的聪明才智。

    事无巨细、锱铢必较,屁大点事儿纠缠不休。

    要是摊上这种女人,那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看着老婆手里拿着咬了一半的西红柿。

    祝觉忍不住咽口水:“西红柿给我咬一口。”

    “你等会儿,我给你拿。”

    “我就要吃你那个……”

    “讨厌!”

    祝觉吃了一大口,连连点头。

    “味道真不错,真有西红柿味儿。”

    “那当然了,咱后院自己种的……”

    “唉,可惜院子太小。”

    两人正说着,二楼传来二宝的哭声。

    “哎呀,二宝醒了,”乔雪竹赶紧往楼上跑去。

    祝觉也回到三楼看一看自己包里的东西。

    他本以为手机和电脑摔坏了。

    结果,检查一下,都安然无恙。

    顺手就把笔记本电脑打开。

    正擦拭表面的灰尘时,祝觉突然感觉电脑表面有些异样。

    电脑后盖儿的一个螺丝上有个标签。

    祝觉平时用电脑时,特地观察过这个标签。

    标签还是跟以前一模一样的位置。

    但标签上的字却是反的。

    电脑再怎么摔,也不可能把标签给摔反了啊。

    难道有人想监视我?

    祝觉头皮都炸起来了。

    赶紧关了电脑,从抽屉里拿出螺丝刀。

    拆开电脑后盖时,祝觉手都有些发抖。

    不会吧?谁监视我干嘛?

    等祝觉打开后盖后,顿时目瞪口呆。

    主板上果然插了一个像芯片一样的东西。

    祝觉身为IT行业的人,当然知道那是黑客硬件。

    被安装了这种硬件的电脑不仅所有资料会被黑客盗取,电脑也会被黑客所控制。

    祝觉将芯片拔下来掰碎了扔进马桶里冲走了。

    回到办公桌前他却百思不得其解。

    什么人想监视我?

    难道我死而复生引起有关部门疑忌了?

    交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当然不会深究。

    可有人想深究的话就太简单了。

    调监控录像一看便知。

    十有八九能看到诡异的一幕。

    祝觉被撞得飞起来,然后突然消失了。

    或者,这起车祸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阴谋?

    可为什么呢?

    咱一个韭菜屁民,有什么值得别人费心思的?

    祝觉在书桌前跺着步,不由自主就来到窗户前。

    随意地向楼下扫了一眼。

    这一眼,祝觉立刻就发现了异常。

    在这个小区里,都是别墅和小独栋。

    各家各户都有车库。

    门前也至少可以停两辆车。

    所以,绝对不会出现乱停车的情形。

    各家各户有几辆车,有什么车型都一目了然。

    尤其隔壁家。

    他家有一辆奔驰、一辆丰田。

    白天的时候都开出去了,门前都是空的。

    眼下,他家门前靠后的位置却停着一辆奥迪越野车。

    有些诡异!

    祝觉连忙转身下楼,等他推开院门出去看时,那辆奥迪越野突然就发动了。

    隐约能看到驾驶的位置坐着个戴墨镜的女子。

    一阵功夫,奥迪越野就向小区外开去了。

    祝觉有些懊恼地回来了。

    这些人到底什么意思?

    他们为什么要监视老子?

    一想到身不由己,不能时时在家里守护家人。

    祝觉就更加懊恼。

    回到书房坐了一会儿后,他就准备出去了。

    趁着老婆在屋里忙碌着,先把那身衣服、那两把剑放到车里。

    不然,等晚上走的时候再拿这些东西就不太方便了。

    那会儿大宝、二宝都在家里,正是最缠人的时候。

    “老婆,我走了啊。”

    “啊?”

    乔雪竹赶紧出来了。

    “你要去赶飞机吗?”

    “我晚上才走呢。”

    “哦,”乔雪竹长出一口气。

    “那你中午回来吃饭吧?”

    “不了,我顺便就在单位吃了。”

    “好吧。”

    其实祝觉很想中午在家里吃饭。

    可老婆早饭晚饭都做的很卖力,中午难得休息一下。

    开着车子,祝觉直接来到一家高档洗浴中心。

    祝觉是这家洗浴中心的会员,有专门的储物柜。

    以后他都可以从洗浴中心走。

    回来时,也可以在洗浴中心更换衣服。

    从洗浴中心出来后,祝觉不由得有些茫然了。

    只是吃了点热乎饭,在柔软的大床上折腾几下。

    祝觉就心满意足了。

    又开始怀念在诸天世界冒险的生活。

    尼玛!贱啊!

    在八百米深的山洞里跳来跳去很舒服吗?

    在海水里泡着,跟条咸鱼似得,不难受吗?

    祝觉突然就想起,自己的身体显然异于常人。

    会不会身体构造已经发生变化了?

    有个叫《犬舍》的电影,说得也是个失业边缘的社畜,在一次事故后重生了,获得超能力。

    后来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被改造成机器了。

    至于祝觉自己以及家人一点也感觉不到异常。

    那也不是件困难的事。

    神明要是掌握那么高超的改造人的技术。

    骗过人的五感简直轻而易举。

    可他未必能骗过机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