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其他小说 >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 第829章 魔镜冰晶(第一更)
    蒸汽全方位覆盖,不留任何死角的烧伤妖怪本体。

    “咯咯咯!!”

    腐蚀性蒸汽中骨骼崩裂再重组的声音响彻不停,真的像是沙漠中的超级刺客响尾蛇。

    龙蛇般的森白骨骼从蒸汽中飞出又冲入,剧烈起伏间像是莽莽群山脊背。

    “烦人的能力,不过对我来说也只是造成小小麻烦而已,这样的能力在你身上真是浪费了!”

    俊美妖怪嘴上说个不停,但似乎很是忌惮腐蚀性蒸汽,身体向后一跃,轻松躲过骨鞭的攻击。

    但捂着肚子的美沙不会轻易放过这个该死的家伙,蛇尾咆哮着刺向俊美妖怪。

    “咔擦!”

    只是尖锐的蛇尾只是击中了悬浮着的镜子,那道身影居然诡异的钻进了镜中。

    “真正的战斗不光要有猛烈的进攻,还要有绝对的防御,这才是战斗的艺术!”

    “真正的战斗……”

    “真正的……”

    四面八方的镜子中兀得出现了同一个身影,俊美妖怪直视着美沙,嘴巴一张一合说着同样的话语。

    将自身隐藏在镜子中,匪夷所思的手段,宛如传说中镜子里的鬼怪。

    不过祂本就是鬼怪之流。

    “……”美沙体内骨骼噼啪作响,钢筋铁骨难以被击断,但五脏六腑却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强大冲击伤害,“藏起来了吗。”

    “不,这不是躲藏,而是战术,只要你能找出我的本体……这其中有我的本体,又或者说这些都是我的本体。”

    魔镜冰晶。

    散发着寒气的镜子剔透经营,‘分辨率’的高低完全取决于肉眼。

    “莎莎。”

    蛇尾悬浮环绕在美沙身周,一圈又一圈围绕着好似尽忠职守的士兵。

    她没有贸然攻击,而是谨慎观察着一面面镜子,妖怪果然就没有简单的角色。

    “既然你不攻击的话,那就由我先手了!”俊美妖怪嘿然一笑,美沙还没有捕捉到任何身影,便听到脑后传来了风声。

    犀利风声!

    如狂风吹过山谷的间隙,呼啸着的风声让人耳膜嗡嗡作响,接着便是身体上的剧痛。

    “噗嗤!”

    美沙的右臂忽的被划出切割的伤口,鲜血向上喷洒。

    “!”对疼痛的忍耐让美沙不发一语,她目光紧锁扭头看向身后,依然是一模一样悬浮着的大量镜子。

    在妖怪身躯的空白处还能看到自己的身影,以及肩膀上留下的鲜血。

    血液顺着衣服向下流淌,黑色的作战服被浸染的极致深黑。

    “接下来是第二次攻击,准备好了吗?”

    妖怪声音尖锐,镜子中的每一道身影都垫高着脚尖,向前俯着身体,仿佛随时要从镜中飞出。

    “嗖!”

    果真有一道黑影冲出,这速度甚至不能用单纯的冲来形容,就算以美沙非人的视力也只能捕捉到寥寥半道虚影。

    身体上又是一道伤口,不过这次是切在肩头,差点就要直接割喉。

    就算是超凡美沙,被割了喉后也不可能幸存。

    “……”美沙双手都化作了不同的武器,她敏锐的观察着周围,身体的疼痛并没有让她的意志软弱分毫。

    从另一个镜子飞出,接着急速钻进另一面镜子中。

    攻击呈直线。

    速度极快。

    所以本题藏在下一个落点镜子中?

    美沙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样的超凡能力,这就像是漫画家笔下的幻想一般。

    将自身隐藏于异空间,又是这样的能力!

    “跟不上我的速度吧,这就是我和你的差距!”

    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无法通过声音判断妖怪的具体位置,这种诡异的能力果然不会有简单的破绽。

    她转身面向怪物刚才落入的方位,全身绷紧做足警惕。

    这是她遇到过的最为诡异的敌人,没有强大到让人生出无力感的毁灭之力,但诡异的能力超乎想象。

    既然追踪不到妖怪的行踪,那干脆就把它藏身的所有镜子摧毁!

    美沙奋起全身骨骼,强而有力的尸骨脉攻击向周围的一面面镜子。

    冰遁毕竟只是水野刚掌握的能力,哪怕在南极地区经过极地寒风的考验,也只是提升到了LV3的程度,而且以万花筒分身的天然限制,不可能突破到LV4。

    在坚硬骨骼的攻击下,魔镜冰晶咔擦出现了裂痕,裂痕的深度还不足够,否然就是整面镜子都噼噼啪啪破碎成一地碎片和冰屑。

    “太暴力了,不过你以为摧毁了镜子我就会死亡了吗,太天真了。”

    “三,二,一!”

    一面镜子中又钻出了妖怪的躯体,祂如闪电般窜到另一面镜子中,带出了美沙身上的血花,只是这次没有在镜子中耽误太多时间,不过半秒钟的功夫他便再次飞出。

    这次的落点是另一面镜子,如此折返之下祂的速度越来越快,一秒内甚至能往返五六次,四面八方的镜子包围下,内里布满了纵横交错的黑线。

    每道黑线都带着犀利攻击,即使是一只非洲象站在镜子中间,接连不断的攻击下也会被肢解成一地碎肉。

    尸骨脉作用下,坚硬骨骼附着在美沙体表,像是文艺复兴时期的着甲贵族。

    “嗤嗤!”

    美沙全身被切割出密密麻麻的伤口,就算是用骨骼包围着自己,也很难挡下源源不断的攻击。

    从主动进攻到防守反击,再到只能防守,美沙的情况极度危急。

    “早蕨之舞”

    平台地面骤然升起嶙峋骨刺,正在镜间往返的妖怪躲闪不及直接被尖锐贯穿了大腿。

    不过也只是一瞬间的迟滞,在诡异恐怖的速度下祂接着返回了镜中。

    “啪嗒!”

    但嶙峋的骨林上已经留下了斑斑血液,红色的惹眼。

    鲜血蔓延到其中一面镜子前,明确无误的指向了妖怪的藏身之处。

    “找到你了。”

    美沙扶着肩膀,此时的模样看起来格外凄惨,附着在体表的骨骼全都脱落在地,从额头到腿部都是血粼粼的伤口。

    摇晃作响的骨鞭在她身后飘荡着,比蝎子的尾巴更加可怖。

    只要等着妖怪从镜中出来,尸骨脉和沸遁的力量将全部向它释放出去。

    “幼稚,以为这样就能奈何我了吗,起爆!”镜中传出妖怪嗤笑的声音,悬浮的平台骤然有了新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