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白马公孙续 > 第222章 酒尚温
    “主公,末将不辱使命”太史慈的铠甲早已被鲜血染红,这话音刚落便将华雄的首级扔了出去。

    嘭的一声之后,各路诸侯纷纷起身上前查看,不管他们认不认识华雄,反正这首级绝不是假的。

    公孙续快步走向了曹操,而后端起了刚刚放在一旁的酒盅,当下欣喜若狂。

    因为他的双手,还能够感觉到一丝温度。

    “此酒尚温,子义满饮”抢了曹操的台词,公孙续还不忘给曹操递了一个歉意的眼神。

    接过了公孙续递来了酒盅,太史慈一饮而尽,顺便还想着刘备身后的那红脸汉子挑衅了一番。

    虽然跟随公孙续交晚,但这红脸汉子与公孙续之间的过节,太史慈可是一清二楚。

    考虑到现在还是友军,太史慈也仅仅挑衅了一眼罢了。

    “盟主,今日西凉兵败,华雄被斩,必然是闭关不出,汜水关只能强攻”曹操起身言道。

    对于公孙续抢了自己的台词,曹操没有过多的纠结,只要能够击败西凉军,让他做什么都愿意。

    “恩,今日大战一场,将士疲惫,明日再攻打汜水关不迟”听闻曹操的话语,袁绍低头沉思了一会。

    说实话,袁绍可不想强攻汜水关,如果真要强攻的话,联军的伤亡必然是惨重的。

    因此,大军疲惫,也是一个不错的借口。

    见到袁绍下了结论,其余的诸侯便不再犹豫,纷纷起身告辞而去。

    深怕走晚了一步,就会被派去攻打汜水关一般。

    曹操叹了一口气,袁绍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在没有准备充分的情况下,强攻汜水关,完全就是以卵击石。

    随着大帐内的人越来越少,公孙父子二人亦是起身离去。

    临走时,公孙续还不忘嘱咐太史慈将华雄的首级送往孙坚大营。

    见到了华雄的首级之后,孙坚顿时老泪纵横,祖茂跟随他出生入死多年,却惨死于华雄之手。

    眼下,华雄亦是被斩,这颗首级对孙坚来说没多少算是安慰。

    汜水关内,随着逃回的西凉军将华雄被斩的消息传开,顿时炸开了锅。

    “眼下如何是好”听闻华雄被斩之后,李傕已经没有胆量在出战了。

    李肃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想到华雄这样的猛将,终究是身首异处,于是便道:“因速速报主公知晓。”

    “哎”李傕长叹一口气,李肃说的没错,如此重大的军情还是早点让董卓知道为好。

    不过,汜水关内还有兵八万,即便是联军强攻,李傕也有信心能够坚持到董卓率领大军增援。

    洛阳城内,西凉军近些日子消停不少,可洛阳的百姓们早就怨声载道。

    尤其是作为西凉军军统帅的董卓,夜宿皇宫之事,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而让李儒没有料到的是,市井流言已经开始谣传华雄被斩的消息。

    不仅如此,整个过程更是被传的神乎其神,仿佛华雄是当着洛阳百姓的面,被斩杀似得。

    “报,汜水关战报,华雄被关东诸侯联军中的一员小将斩首”正准备派人去一查虚实的时候,一名斥候风尘仆仆的出现在了李儒的眼前。

    如此消息,让李儒的心中多少一惊,不过这一惊并不是因为华雄被斩,而是因为洛阳城内暗藏的势力比他们早一步得到消息。

    皇宫之内,当董卓拿到李儒的战报时,整个人都出离愤怒了

    华雄在弱,他在西凉军中也是排的上号的。

    区区一员小将,便将华雄斩于马下,由不得董卓不重新审视关东诸侯联军。

    “主公,华雄被斩的消息,先一步传入洛阳,这城中的细作自然是不再少数”李儒急起身,并没有说汜水关,而是说到了洛阳。

    李儒这话什么意思,董卓心中自然清楚,洛阳城内的那些势力已经不安分起来。

    “混蛋老夫何尝亏待过那些大臣给本相查,彻底的查,一个都不能放过”董卓起身怒骂道。

    发了一阵火,董卓身边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摔的东西了,于是便向着李儒问道:“汜水关可能守住”

    闻言的李儒点了点头,不过董卓能看的出来,李儒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要不他那眉头也不会邹的如此之紧。

    “汜水关有李傕在,定然无忧,不过主公仍需亲自前往一趟。”李儒的考虑不无道理,汜水关易守难攻,但若想清理在洛阳暗地里活动的势力,董卓必须离开洛阳。

    否则,那些家伙才不会跳到明面上。

    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本相去了汜水关,百官又当如何”董卓担忧的问道。

    在洛阳的这些日子里,董卓过得要多舒坦有多舒坦,尤其是夜宿皇宫,已经让董卓深刻的体会到了当天子的乐趣。

    低头沉思了一阵,李儒觉得必须要杀一儆百了。

    否者,这群百官在暗地里勾结关东联军,来个里应外合,损失必然是巨大的。

    “关东诸侯联军,袁绍乃是盟主,只有将袁隗灭门,方能起到警示”李儒恶狠狠的说着。

    在董卓进入洛阳之初,便产生了杀掉袁隗的想法,只不过那时候的李儒是持反对意见的。

    而如今,这二人却反了过来

    文言的董卓没有丝毫的犹豫,当下便同意了。

    虽然袁隗没有明着与自己对着干,但袁家四世三公的底蕴摆在那里,终究是一道过不去的坎。

    “传令郭汜,缉拿袁隗一家,押送汜水关问斩”董卓冷哼一声,而后笑了笑。

    若是当着关东诸侯联军的面,将袁隗一家人一个一个的斩首,袁绍这个盟主,即便是不被气死,也差不多了。

    汜水关下,休整了一夜的关东诸侯联军,正在猛攻汜水关。

    此时袁绍的脸上,早已没有了笑意。天下第一关,并不是说攻破就能够攻破的。

    今日连续三次进攻,不仅没有攻上关头,反而还付出不小的代价。

    如果照这样的事态发展下去,即便是攻破了汜水关,联军的可战之力必然所剩无几。

    看着又一次败退下来的士卒,袁绍长长的叹一口气,炮灰死上一些到时不值钱。

    可即便是纪灵这样的猛将带兵,亦是毫无建树的败退而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