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修真小说 > 道门法则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没说什么
    虽然宗圣馆上上下下都不怎么喜欢于致远,但因为小师叔赵然的缘故,三代弟子们都依然拿于致远当长辈一样尊敬——至少在礼数上,于致远这么一句话也不说,封唐顿时就感到了压力。

    “于师叔,都是弟子的错,不该擅自带人入山。骆娘是弟子于青城山相识的道友,此人不太了解事情的真相,说话也不怎么中听,但她心思还是好的,师叔别怪她,要怪就怪弟子好了,弟子向师叔赔罪。”说罢,深深鞠躬致歉。

    于致远转过来,目光呆滞,没有谈论骆娘,而是问:“你这次过来......她跟你说了什么?”

    封唐暗暗叹息,老实回答:“林长老没说什么。”

    于致远沉默片刻,又问:“那......她知道我,知道我成亲的事么?”

    封唐想了想,道:“崇德馆发来邀请书函,发给了小师叔,小师叔交给了大师兄,大师兄报给了老师,老师在长老们议事时提起,之后才委派我过来道贺。小师叔在应天实在走不开,所以特意备了厚礼让我带来,他实际上很想过来观礼的......”

    他只是叙述了事情的经过,但于致远却明白了,喃喃道:“她是知道......她肯定知道的......她知道了,却一句话都没有......”

    封唐连忙安慰道:“于师叔,林长老也是不想再打扰您的生活,您也别太在意,更不要钻了牛角尖。以前师侄在外面受苦的时候,就时常提醒自己,受了委屈的时候,一定要更加振作,一定要活得比那些给了自己冤屈、对不起自己的人更好......”

    于致远却仿若没有听到他的话,仍旧喃喃道:“她知道了,却一句话也没有,连个祝福也没有......”两行清泪顺着脸颊往下默默流淌。

    翻来覆去就这么一句,也不知念叨了多少遍,于致远才转身沿山路而去,失魂落魄,深一脚浅一脚。

    封唐唏嘘不已,回到自己屋中,连入静都免了,想着各种乱七八糟的心事,就这么到了天亮。

    于师兄再次来到云水堂,邀请封唐游山,说实话,经过昨天晚上的事情,封唐游山的兴致也没了,但这位于师兄很热情,封唐也顶不住他的好意,只得答应了。

    于师兄又问他要不要邀约骆娘一起同游,封唐的气也消了不少,暗道或许骆娘昨日私下跑去责骂于致远,也是一剂猛药。于是去敲骆娘的房门,却无人应答,再飞符询问,骆娘回复:“我已经走了,这件事我没有做错!”

    封唐怔怔片刻,摇了摇头,道:“她有事先下山了,今日就不出游了……”

    正说着,对面于师兄接到飞符,之后脸色大变,向封唐道:“封师弟请随我来,我师伯有请。”

    封唐问:“出了什么事?”

    于师兄道:“致远跳崖了。”

    封唐顿时呆住了,脑子里全是乱麻,下意识间跟在身后赶去见于长老。

    于致远跳崖身亡的时间在今日辰时之前,辰时三刻左右,童白眉去找他的时候发现屋里没人,只有一封桌上的遗书,赶到遗书中所说的翠桥岭下,才发现了已经死去的于致远。

    遗书中说,翠桥岭是于致远幼时最喜欢游玩之处,他在刚结识林致娇的时候,曾向她描述过这里的风景,当时林致娇曾经答应,成亲后随他同游翠桥岭,可惜未能如愿,故此,他选择在这里结束他的一生。

    童白眉抱着他的尸体满脸都是涕泪,只见胡须在颤抖,却听不见哭泣声,崇德馆的修士接了好几次,才将于致远的尸体接过来包裹好,但是没人能够安抚得了这位大炼师,只能任他在崖下伤心。

    好好的一场双修仪典转眼就成了葬礼,这让崇德馆上下一片焦头烂额,于长老抓紧时间向封唐简要讲述了一遍事情的经过后,便告了罪,继续去忙活了。

    封唐路过慈航殿前时,见到了萝心洞的洞主,这位洞主脸色铁青,向着封唐挤出一个极为难看的笑容。

    封唐脑子里乱乱纷纷,想着的都是昨夜于致远找他时的每一幕场景、每一句谈话,也不知是怎么回到的云水堂,把自己关在屋里一直关到傍晚,才猛然惊醒,赶忙向赵然发了飞符,告知此事,同时不敢隐瞒,将昨夜和于致远谈话的细节一并附上。

    赵然收到封唐回信的时候也是震惊不已,站在景阳楼前懵了好长一段时间,直到蓉娘走到他身边握住他的手,这才回过神来。

    “致然怎么了?”

    “于师兄,于致远,他死了。跳崖自尽……”

    “啊……”

    “我不应该让人去送贺礼的……于师兄昨夜去见封唐,询问林师叔有没有给他带话,封唐说了实话,没有,于师兄就……”赵然一时间后悔不已。

    蓉娘想了想道:“宗圣馆不去人,不是同样表明,林师叔没有跟他联系的意愿么?所以他还是会死。”

    赵然犹豫着设想:“或许应该早一点想到的,请林师叔帮忙带句话……”

    蓉娘道:“那林师叔应该说什么?说你要成亲了我很难过?于致远会立刻赶去宗圣馆,然后他发现是骗他的,他会跳崖吗?如果林师叔说,祝你成亲幸福,他会怎么办?会不会跳崖?”

    赵然摇头:“怎么说都不行……”

    蓉娘道:“不管封唐去不去崇德馆,于致远都是死,这条命谁也救不了,其实,他早就死了。”

    “或许不应该让崇德馆带他回山?”

    “那林师叔怎么办?”

    赵然无奈道:“再说这些都没有用了,现在人已经死了,我要立刻赶去崇德馆,凭吊于师兄。”

    蓉娘道:“我知道拦不住你,那我跟你一起去。”

    赵然道:“你找陆元元借一下他家的蒲团?”

    蓉娘道:“别什么都借别家的,我家阁皂山还有。”

    第二天大早,阁皂山就送来了端木长真使用的飞行法器灵宝琉璃梭,赵然也不客气,和蓉娘一起赶往崇德府。

    他如今是炼师境修士,是鸡鸣观方丈、文昌观方丈,也是事实上的联席会议掌控者,对于他的到来,崇德馆大为重视,长老堂中的几乎所有长老都出来相见,里面包括有过节的大长老景云逸和曾败于魏致真日月黄华剑下的景云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