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穿越小说 > 逆天铁骑 > 第725章 大小公主
    红娘子远远望着站在城头的李国栋,只觉得这个人的身影十分眼熟,却又因为距离太远看不大清楚,她一时没想起来在哪里见过此人。虽然她也想到过,在洛阳城内的时候,见过的李全大叔和城头的武威伯身形有些相像,可是她哪里敢去相像,一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敢于打福王侍卫的好汉,竟然是朝廷的伯爷,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在红娘子的眼里,天下所有的官员、勋贵、宗室都是坏人。

    “军师,和那狗贼啰嗦什么?我们手里那么多流民,让他们攻城便是了。”唐通走上前,谄媚的笑道。

    李岩指了指他们在半路上收拢的百姓,义正辞严的回道:“此等皆是我大顺子民,吾当善待之,岂可以徒送死?大王将至,待到大军至,再谋攻城也不迟!”

    “诺!”唐通懊恼的退下。若是能在李自成的主力大军到来之前,攻破天津,拿下昏君,那岂不是天大的功劳啊?可惜李岩这个死心眼的家伙,不让他们胁迫百姓攻城。这乱世之中,谁如果不够心狠手辣,那就是傻子。

    像唐通、白广恩之类的原明军将领,他们当官兵的时候,杀良冒功、劫掠百姓的事情可没少干。

    李岩不让老百姓去当炮灰攻城,但他也没有让那些老百姓闲着。随后他就传令下去,令唐通、白广恩这些明军降将押着百姓去修建营寨,准备就地安营扎寨,等待闯王主力到来再攻城。

    大顺军于天津城西五里外扎营,李岩的营寨布置井井有条,外围一高一低两圈木栅栏围成一圈寨墙,矮的木栅栏上铺上木板,人可以在上面防御,大营内布置了哨塔,木栅栏上方插满了火把,可以防止明军偷营。

    李国栋可没有这个闲心去偷袭李岩的大营,他知道就算是冒险一搏,夜袭击败了李岩也没有任何意义,李自成的主力大军就在后面,即便击败了李岩,他们还是走不了。于是当天晚上,李国栋就安排在天津北城内安置灾民,令人开设粥棚施粥。

    对流民的鉴别工作已经完成,南城内各处点燃了一堆堆篝火,大铁锅上熬煮着香喷喷的白米红薯粥,熬粥的香味在大街小巷蔓延,飘过了海河,飘入北城,早已饥肠辘辘的灾民们努力咽下口水。

    “娘,我饿。”一名瘦骨嶙峋的小男孩抬起头,看着星空。

    “孩子,再忍忍,一会儿就好了。”

    一位老人跪在地上,老泪纵横,向城内磕头:“草民感谢万岁爷的大恩大德,草民一家有救了。”

    李国栋回到了南城,正在安排守城计划。当他打算过浮桥再往北城的时候,却被人叫住了。李国栋转头一看,站在自己身后的正是坤兴公主。

    “武威伯,粥快熬好了吧?娖儿要亲自给百姓施粥。”朱媺娖央求道。

    “公主殿下,你是金枝玉叶,那些灾民多长时间没有洗澡了,身上臭烘烘的,你可不能去啊。”李国栋笑着道。

    “都是父皇误用佞臣,以至于百姓流落至此。娖儿若是不能去给百姓施粥,心里过意不去。”

    朱媺娖坚持要去,李国栋也没办法阻拦,只好答应了,他叫来两名士兵:“你们两个,保护好公主殿下。”

    “不!你们下去吧,有武威伯你在,本宫安全得很,”朱媺娖抿嘴一笑,又转头看着李国栋,“武威伯,你愿意保护娖儿吗?”

    “当然,你是公主殿下。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会保护你。”

    朱媺娖双颊绯红,脸色犹如抹上一层胭脂,轻声说了声:“谢谢。”

    大明虽然尊卑有别,李国栋原本不可能同坤兴公主如此亲密相处,可是如今,崇祯一家都落难在逃了,还有什么人去计较这种事?更何况,周围的兵,不是李国栋自己的淮军,就是张书恒的锦衣卫,其实也是自己人,谁会去嚼舌头?

    “哼!就只知道保护我姐姐,那我呢?”一条小小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李国栋身后。

    “你是小公主,当然也会保护你。”李国栋笑着道。

    “武威伯大哥哥,你那还有糖果吗?”昭仁公主拉住了李国栋的衣角央求道。

    李国栋拿出一张饼:“小孩子不能多吃糖,会蛀牙的。”

    “哼!我不要饼,就要糖果!不给糖果,我就不走了。”昭仁公主拉住李国栋的衣角不放。

    “公主殿下,糖果本来就不多,都给你吃完了。我这还有更好吃的,你要不要?”

    “不要不要,就要糖果。”

    “放肆!”崇祯的声音响起。

    见父皇来了,昭仁公主吓得躲在李国栋后面。

    崇祯绕到后面,伸出手要打女儿,李国栋转身护住昭仁公主:“陛下,小殿下遭此大难,两日两夜没好好吃顿饭了,见到微臣的糖果好吃,便向微臣讨要。她还是小孩子,若是陛下要责罚,那就责罚微臣好了。”

    “哼!”崇祯冷哼一声,“大明有难,外面的百姓都快饿死了,你还在这给武威伯添麻烦!回去找你母后自领责罚!”

    昭仁公主吓得一溜烟跑了。

    崇祯怎么可能真的去责罚李国栋?他走到一口大锅跟前,拿起勺子搅动一下:“这粥熬得真香啊。”

    李国栋道:“陛下,公主殿下说要亲自给灾民施粥,微臣不敢答应。”

    “让坤兴去吧,朕对不起百姓,让她去,朕心里也好受些。不,朕也要亲自给百姓施粥,方可减朕之罪啊!”

    “皇爷,万万不可!”王承恩连忙劝阻道,“皇爷您乃万金之躯,岂可干这伺候人的事?万一灾民中有宵小之辈……”

    “朕意已决,王伴伴就不要阻拦了!”

    “那奴婢也跟朕一起施粥。”

    粥熬好了,将士们推着装满了粥桶的车,从浮桥上过去,进入北城。崇祯皇帝和坤兴公主在王承恩和他的两百武装太监护卫之下,也来到北城。

    崇祯皇帝和坤兴公主亲自给灾民施粥,自然是引起了轰动,虽然崇祯有点作秀的意思,可是老百姓不清楚这个啊,他们见到皇帝陛下站在自己面前,每个人都感动得山呼万岁。

    接过皇帝和公主亲自给自己打上的粥,老百姓都感动得流下眼泪了。

    “陛下,这些百姓,今后都是绝对忠于您的。我们应该把他们一起带到南京,从中挑选着青壮,组建一支只忠于您的军队。”李国栋悄悄的对崇祯说道。

    “这个注意好,朕也有这个意思。否则,南京那边就没有一个忠心的人。”崇祯当然知道,他作秀之后,今后从这些百姓中挑选出的新兵,忠诚度完全没有问题。

    次日一早,也就是崇祯十七年农历三月二十一日,闯王大军到了。

    李国栋站在北城城头望去,只见大顺军浩浩荡荡,军马连绵近百里。如果从高空看下去,整个海河的西面尽是蓝色的衣衫,滚滚有若涨潮的海水般涌来。

    “皇爷,您小心啊,贼人有炮,您千万不能冒险。”王承恩苦劝想要登城观战的崇祯。

    “王伴伴,贼人已至,朕在城内哪里坐得住?我们一起上去看看吧。”崇祯道。

    王承恩眼见拦不住崇祯,只好跟着崇祯,一起登上城头。

    “这流贼兵马也太多了些……”崇祯向城下望去,只见密密麻麻的顺军有如蝗虫,他们黑压压的先铺满了天津城西的平川之地,接着这股浪流又蔓延到城北,还有城东,把天津城围了一个半月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