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都市小说 > 房产大玩家 > 1196.跃出湖面的锦鲤!
    1195梗概:10月31号,陈晋团队入住丽晶饭店,郑嘉淳前来拜访,无意间发现陈晋有除了新世纪集团之外的米国渠道,对之前约定好的合作变得犹豫。

    请示父亲郑御仝之后,郑氏选择好赌,把宝押在陈晋身上。

    双方签约完成,晋涵集团收购新世纪集团米国公司51%的股份,随后便爆出新闻,以韩开弘为首的楚南府小组开始对红会发力。

    原本朴素迷离的局面开始变得明朗起来……

    -------------------------------------------------------------------------------------------------------------

    郑嘉淳的心里此刻满是庆幸!

    事情的结果已经显而易见了,一旦楚南府出面成为了问责方的一员,并且还提供了大量证据的情况下,红会毫无疑问会最终失败。

    如果新世纪集团在这条消息报道之后再跟陈晋签约的话,到时候面临的条件可能就不是之前说好的了,以陈晋的性格,一定会狮子大开口,同时新世纪集团还丝毫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本。

    道理其实很简单,雪中送炭才会被人铭记,而锦上添花从来就毫无意义。

    然而面对如此震撼的消息,陈晋却摇了摇头笑道:“这哪是什么杀招啊,明明是楚南府的动作,跟我有什么关系?”

    “可是韩开弘不是你的……”

    郑嘉淳话说到一半,却见陈晋玩味的看着他,只能生生咽了回去。

    确实,这件事跟陈晋必须“没有关系”,否则这件事成了什么性质?政商一家亲吗?

    “我明白了,陈总。总之,能够跟你合作,是新世纪集团的荣耀。”郑嘉淳很干脆的换了话题,拍起了彩虹屁。

    陈晋点点头,没有应话,让他知道自己可以离开了。

    但郑嘉淳却依然死皮赖脸的坐着没动,陈晋便问道:“还有什么事情吗?”

    犹豫良久,郑嘉淳才试探着问道:“陈总在米国还有其他的生意伙伴吗?”

    “有啊。”

    “果然~”郑嘉淳瞬间有些沮丧。

    实际上郑御仝和他父子俩的算盘打得是很好的,他们清楚的知道陈晋的本事,如果在米国的合作,陈晋只能以新世纪集团为载体进行发展的话,那么就算不是大股东,新世纪集团同样也能够得到长足的发展。

    换句话说,49%的股份可能比以前100%挣得还多,不然的话也没必要把主控权交给陈晋。

    “让陈晋帮自己赚钱”,就是他们的打算。

    可一旦陈晋还有其他渠道的话,新世纪不是唯一选择的情况下,事情就要复杂得多了。

    于是郑嘉淳只好沮丧道:“陈总,希望你记得无论在香江,在内陆,还是在米国,我们郑氏,还有新世纪集团,都是你最忠诚的伙伴。”

    “放心吧。”陈晋点点头:“跟我做生意的人,目前还没有谁是亏本的。”

    “那当然。”郑嘉淳只好悻悻离开,然后立刻安排人手调查陈晋在米国的渠道到底是谁。

    下午,陈晋正在桌前看着资料呢,查木林进屋来通报:“陈哥,韩伯伯到了。”

    “住在哪了?”陈晋追问。

    “住在嘉和大酒店。”

    “知道了。”

    陈晋点头。这一次韩开弘是带队进京,属于公务出差,当然不可能住太高档的酒店,三星级也就到头了。

    而且他这个时候也不方便去跟韩开弘见面,需要避嫌。

    到了傍晚五点左右,陈晋朝查木林一点头,后者会意,拿着车钥匙出了门,直奔机场。

    一个多小时之后,他从机场接回来一个人……

    ……

    当天夜里,霍潜名在自己家中,客厅里除了他之外,还坐着许森淼,以及红会的第一副会长张善林,另外还有理事长和几个理事。

    众人都很沉默,一个个坐着吸烟不语,表情凝重。

    “霍会长,怎么楚南府会突然牵扯进来?”许森淼打破了沉默:“明天就要开庭了,这么一来,你是不是就不能出庭了?”

    霍潜名黑着脸,缓缓点头:“因为是楚南府的直接举报,中枢也不能不重视,更何况他们还杀到上京来了……监查府已经成立了紧急调查小组,明天会有一场问询回忆,我必须出席。”

    张善林同样皱着眉头:“明天的庭审我会代替会长出席,但是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恐怕最高法的审理也会出现一定的偏向性了。”

    “关键依然在于证据。”许森淼认真道:“晋弘基金会起诉的是红会盗用患者信息非法牟利,跟楚南府的问责不会混为一谈。所以只要陈晋没有掌握切实证据,这场官司就没有输的可能性。”

    他接着问道:“霍会长,我必须再确认一遍,你确定所有证据都已经销毁了吗?”

    “我……”霍潜名心中一颤。

    如果换作是以前的任何时候,他都有百分之百的信心说一句“我确定”。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了,红会如此庞大的体系结构,从他往下,全国总共有上万人之多。

    他真的不敢保证每一个人都能够对他言听计从。

    但事到如今,他只好点头应道:“我确定。对了,蒋汉双。”

    “会长。”一个中年男人连忙应道。

    蒋汉双,楚南省红会会长,同时也是总会理事。因为起点在楚南省,所以他也赶到了上京,一起出谋划策。

    霍潜名对他问道:“你确定,那个叫艾秋宁的病人的相关资料,都处理干净了吧?”

    “绝对干净!”蒋汉双郑重其事道。

    “那就好。”霍潜名沉沉一叹:“明天我去监查府,庭审就交给各位了。”

    “明白!”众人齐声应道。

    然而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听得出来,这一声应和,已经没有任何气势可言了。

    谁都不曾料到,从来呼风唤雨的红会……竟然也会被逼到这个份上。

    他们又商量了一些细节问题之后,众人离开。

    霍潜名也一个人进了书房,拿出一部保密电话,拨通。

    “曹老。”对面接通后,他主动打招呼道:“抱歉打扰了。”

    对面的曹汌亦是口气凝重:“迎头一记闷棍呐,你能处理得了吗?”

    “我需要你们的帮助。”霍潜名认真道:“另外,只要你们能够另外找到一个代理人,私立医院的项目依然可以进行下去。只要我不倒,就算那些项目已经被汪建陵卖掉了,我还是有办法弄回来的。”

    重利相诱!

    霍潜名逼不得已,只能出此下策了。否则以他目前的处境,谁又真的肯雪中送炭的拉他一手呢?

    而且他自信,这么庞大的利益,足够让曹汌动心了。

    果不其然,只听对面应道:“我早就已经退休了,不过章峥明天就会飞到上京,他会见机行事的。”

    “那么,一切拜托了。”霍潜名挂断电话,望向窗外……

    一片静谧的人工湖映着月色波光粼粼,随后忽然有条锦鲤跃出湖面,又砸落水中,引起阵阵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