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玄幻小说 > 九龙圣祖 > 第2812章 你不是不喜欢他吗?
    “年纪这么大了,还能保持这么清醒的头脑,真是难得!”

    耳中听着梦千愁的冷笑之声,云笑连眼皮都没有牵动一丝,而是盯着对面的帝宫大长老反讽一句,看起来颇为轻松。

    “死到临头,还要故作镇定!”

    梦千愁冷哼一声,他对自己的实力极其自信,相信就算是不能短时间内击杀云笑,只要坚持到对方脉气耗尽,一切就会纳入自己的掌控之中。

    作为人类强者,梦千愁自然是知道越是强横的祖脉,结束之后的虚弱期就会越强烈,恢复时间也会越长。

    云笑在至圣境后期的层次,就能催发祖脉之力提升到至圣境巅峰,这样的祖脉闻所未闻,想必结束后的虚弱期,也会给梦千愁一个大大的惊喜吧?

    “老家伙,我看是你死到临头还不自知吧?”

    云笑口气忽然变冷,脸上的笑意也是倏然收敛,听得他此言出口,所有人都是微微一愣,暗道就算大家同为至圣境巅峰,你也未必能轻松收拾梦千愁吧?

    “梦大长老,你的倚仗,不就是这圣医盟的护盟大阵吗?现在大阵没了,你觉得局势会怎样变化呢?”

    天空之上,云笑侃侃而谈,当他这话传进诸多修者的耳中后,一些心思敏锐的圣医城修者们,都是下意识地想到了一些东西。

    “哎哟,不好!”

    梦千愁也不是傻子,几乎是和那边的陆家众人同时反应过来,而他们的视线,也在这一刻转向了南方天空。

    嗖!嗖嗖!嗖嗖嗖!

    就在众人转头之际,一大批身影掠空而来,让得梦千愁和陆家强者们的脸色,都变得异常难看,甚至是生出一抹畏忌。

    “梦大长老,陆族长,久等了!”

    这一大批身影,自然就是心毒宗诸人和赤炎等人了。

    而作为心毒宗的宗主,杨问古此刻也略有些促狭地打了一声招呼,让得那边被点名的两位,脸色愈发难看了几分。

    直到此时此刻,众人才终于意识到,护盟大阵已破,外间的心毒宗强者们,再也不会被隔绝在外。

    再加上云笑的那些至圣境伙伴们,此刻陆家和苍龙帝宫的局势,已经是彻底落入了下风,尤其是顶尖战力,双方根本没有丝毫的可比性。

    陆家这边,就算是加上梦千愁,也才三个至圣境巅峰强者罢了,反观圣医盟和心毒宗加起来,却是有整整四大至圣境巅峰强者。

    这还没有算催发祖脉之力后的云笑,而这才是最大的变数,一旦让云笑腾出手来,恐怕这些侵略者会很快落败吧?

    至于其他的至圣境强者,圣医盟和心毒宗加起来,也远比陆家为多,更不要说赤炎薛凝香等人,每一个拿出来都远超同等级修者的战力了。

    嗖!

    一道曼妙的身影掠空而过,然后莫晴就感觉到自己身边多了一道熟悉的气息,让得她当即转过头来,也确实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庞。

    “嘿,咱们姐妹,也有好几年没见了吧?”

    掠临莫晴身侧的,自然就是在潜龙大陆就和其关系极好的柳寒衣了,听得她笑靥如花地开口,看得旁边的吴剑通等人,都有着十足的惊艳之感。

    “是啊,没想到你也突破到至圣境初期了!”

    见到这个老朋友,莫晴也是极为高兴,他此言一出,旁边的圣医盟天才眼睛都瞪直了,甚至一些天才羞愧得低下了头去。

    像宁书佑吴剑通等人,也自诩九重龙霄的绝顶天才,可即使是曾经的大师兄宁书佑,现在也不过是洞幽境初期的层次罢了。

    看看人家,随便来一个年纪轻轻的丫头,便是至圣境初期的修为,这些圣医盟的天才们看了看莫晴,又看了看柳寒衣,最终都化为一抹无奈叹息。

    这人跟人是没法比的,原本这些圣医盟天才,以为出了一个云笑这般的妖孽,就已经是千年难遇了,没想到这样的妖孽还有一大把。

    “咱俩谁也别说谁,你看许红妆那丫头,都已经至圣境中期了,我们可得加把劲!”

    柳寒衣没有在意旁边众天才的羞愧,而是附到莫晴的耳边,然后伸出手来朝着天空某处指了指,此言一出,莫晴美眸之中不由光芒闪烁。

    对于许红妆,莫晴自然是不会陌生,也知道那乃是差点成为云笑妻子的特殊女子,要不是当年商家惨案发生,说不定两人早就结成道侣了。

    这些年莫晴努力修炼,甚至为了突破到至圣境初期,她吃了常人无法理解的苦,目的就是为了不落后云笑太多。

    现在看来,她比之云笑固然是远远不及,比许红妆也差了一筹,作为倾慕云笑的女子,她内心深处,还是有一丝攀比之心的。

    不过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柳寒衣就这么说出自己的心思,莫晴却是打死也不会承认的,尤其是看到旁边宁书佑等人,都拿异样眼神看自己的时候。

    “她达到至圣境中期,跟我又有什么关系了?”

    莫晴俏脸微红,此言一出,柳寒衣不由有些恨铁不成钢,这个傻丫头,难道就没有半点的危机感吗?

    “莫晴,你要知道,咱们两个才是同一阵营,难道你真的愿意看到,云笑被许红妆那丫头抢走吗?”

    柳寒衣是个直爽的性子,她和莫晴的关系,自然是要比许红妆好得太多,而且她发现后者威胁越来越大了,可得早作准备。

    当然,以柳寒衣的性格,也不会真的暗中去做什么伤害许红妆的事情,大家良性竞争嘛,要是能将莫晴拉到同一战线,机会无疑会大了许多。

    “你胡说八道什么?”

    莫晴明显是感应到周围众天才目光更加古怪了,当下娇嗔一声,忍不住推了推柳寒衣,见得这女人眼中的狡黠之后,终于是反应过来对方是在调戏自己。

    早在潜龙大陆的时候,柳寒衣就经常拿莫晴的小心思打趣,也就是数年时间未见,她都有些忘记这女人的性子了。

    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趁着自己沉浸在重逢喜悦中的当口,如此调笑自己,摆正了心态的莫情,也没有刚才那般害羞了,反而也是生出一丝促狭之意。

    “咦?你不是说自己不喜欢云笑吗?咱们哪来的同一阵营?”

    莫晴脸上羞红渐去,接着说出的一句话,让得旁边的诸多圣医盟天才都惊呆了,他们可从来没有见过这位大师姐如此一面。

    “我……谁说我喜欢她了?我这不是替你着急吗?”

    柳寒衣一向是死鸭子嘴硬,闻言有些气急,但看着她的状态,就连宁书佑等人,也知道这位对云笑的感情,恐怕并不会比莫晴差多少啊。

    也就是此刻心毒宗众人入城,他们这些一直紧张的年轻一辈,才有心情去听这些八卦,若是像刚才那样的生死之刻,谁有闲心管这些琐事?

    “魏兄,秦大长老,你们还好吧?”

    当两女在这边交谈的时候,天空上的杨问古,并没有去管梦千愁和陆绝天难看的脸色,而是将目光转到了圣医盟两位掌权者的身上,开口打起了招呼。

    从杨问古的称呼之上,就知道他和圣医盟盟主魏歧交情不浅,这二人一个毒脉师,一个医脉师,倒是一时佳话。

    一般来说,毒脉师和医脉师由于理念不同,哪怕像当初炼云山这样的宗门,医毒两脉的关系也不是太好,时有争斗。

    在九重龙霄之上,也就只有心毒宗这个毒脉奇葩宗门,才能和圣医盟以这样的方式相处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的行事理念,更接近于医脉师。

    这也是心毒宗被万素门和陆家所不容的原因所在,你一个毒脉宗门,却将医脉师的事都干了,岂不是不务正业吗?

    “幸好你们来得及时,损失还不算太惨重!”

    魏歧此刻心情不错,不过在说到“损失”的时候,其目光在某几具尸身上停留了片刻,眼眸之中,浮现出一抹恨恨之意。

    事实也确实如此,刚才的战斗虽然短暂,但圣医盟却也不是毫无损伤的,几名达到洞幽境的执事,都惨死在了陆家强者手中。

    不过相比起圣医盟的覆灭,这几名执事的死,倒是有些微不足道了。

    何况在魏歧的心中,今日这些陆家的家伙一个都走不了,也算是为死去亡灵报仇了。

    “嘿嘿,上一次并肩作战,让这些家伙逃了去,这一次可不能再轻易放过他们!”

    噬心师太也在此刻接口,想来对于一年多以前的圣医盟大战,她一直都耿耿于怀呢,早就想找个机会报得当初的一箭之仇了。

    而听得噬心师太所说之言,陆绝天只觉自己肺都快要气炸了,上一次撤出圣医盟总部,其实是战略性撤退,并非因为他们实力不及。

    想到一年前的那场大战,陆绝天的目光,再一次转到了天空上那个粗衣青年的身上,因为那一次的败退,实际上也是因为云笑这个变数啊。

    当初要不是陆绝天不想陆家损失更多的至圣境强者,真正拼死一战的话,说不定就没有今日的圣医盟了。

    他是无论如何不肯承认,自己是被打得落荒而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