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玄幻小说 > 九龙圣祖 > 第2545章 苍龙帝宫很厉害吗?
    “现在我可以带走他了吗?”

    穆极并不想和陆绝天说太多的废话,毕竟这里是人类疆域,若是将苍龙帝宫那几位引来,那他都未必能全身而退,因此直接冷声出口,并没有回答陆绝天的问话。

    “老家伙,你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陆家和苍龙帝宫的怒火,可不是你,或者说你的家族宗门能承受得起的!”

    经过刚才的战斗,陆绝天已经知道在单打独斗之下,不可能战胜那老者了,因此直接是搬出了自己身后的背景,甚至是连苍龙帝宫也搬了出来。

    在如今的人类大陆之上,不顾忌陆家的或许还有一些强大宗门家族,但要换成苍龙帝宫的话,就没有人敢有丝毫小觑了。

    人类强者榜排名前两位的强者,都在苍龙帝宫之中,无论是苍龙帝还是陆沁婉,一身实力都远超普通的至圣境巅峰强者,这一点已经不算是什么秘密了。

    想当初的四大复姓家族之主,哪一个不是至圣境巅峰的强者?却依旧被陆沁婉只手所灭,可想而知那位苍龙帝后是有多强力?

    更别说比陆沁婉还要更强的苍龙帝了,在九重龙霄之上有一种说法,就是说苍龙帝已经触摸到了另外一个层次的门槛,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飞升而去。

    虽然这些只是传说,但苍龙帝的实力,那是没有人会有所怀疑的,这也是苍龙帝宫这么多年嚣张行事,却依旧屹立不倒的真正原因。

    在这个大陆之上,终究是要讲实力的,就算诸多家族宗门看不惯苍龙帝宫的行事,在没有战胜苍龙帝的把握之前,也只是敢怒不敢言而已。

    陆绝天有绝对的把握,在自己都搬出苍龙帝宫之后,无论对面的老家伙是来自哪里,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自己的家族宗门想一想吧?

    就连那些围观的修者们,也都替那老者捏了一把汗,认为其要想全身而退,看来那云笑终究是不可能带得走的了。

    “哼,陆家和苍龙帝宫很厉害吗?”

    然而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是,当陆绝天一脸自信看着对方的时候,却不料从那老者口中竟然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来,让得众人瞬间呆滞。

    这里可是九重龙霄的人类疆域,或许在这数百年的时间以来,还从来没有人听到过这样的话吧?

    陆家厉害吗?一百多年前未必有多厉害,但在这近百年时间以来,那是真厉害,几乎已经可以称之为九重龙霄的第一家族了。

    苍龙帝宫厉害吗?这一点可就没有那么多的质疑了,相比起陆家来,苍龙帝宫在龙霄战神还在的那个年代,几乎就已经算是人类疆域的主宰级势力了。

    后来龙霄战神身死,苍龙帝和帝后陆沁婉手腕强硬,将帝宫所设在了人类疆域的每一座城池之中,就连帝宫所都没有人敢轻易招惹。

    苍龙帝宫的强势,几乎已经深入到每一个人类修者的心底深处,也从来没有人问过如此这般愚蠢的问题,直到今时今日。

    当“苍龙帝宫很厉害吗”从那老者口中传出之后,所有人都有一种“风太大,我没听清”的感觉,因为这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过意外了。

    或许也只有云笑才明白穆极这并不是嘲讽陆绝天,因为这位毕竟不是人类修者,而且其所在的火烈圣鼠一族,顶尖强者的实力,未必就在苍龙帝宫之下。

    脉妖一族和人类原本就交集不多,苍龙帝宫的手也不可能伸到这么长,那些在人类疆域之中再强势的行动,也不可能让脉妖一族有丝毫动容。

    “老家伙,你的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你可有为自己身后的家族宗门想过?”

    陆绝天真是再一次被气乐了,这几句话之中蕴含着浓浓的威胁之意,他打定主意,一定要查出这个穆极所在的家族宗门,然后联合苍龙帝宫,将之连根拔起。

    “别人怕了苍龙帝宫,我穆极却未必怕,有胆,便来灭掉我火烈圣鼠一族吧,看看最后到底是谁灭了谁?”

    穆极的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这带走一个人怎么说这么难呢?因此这一刻他再也没有隐藏自己的身份,口气之中蕴含着一抹无穷的霸气。

    “火烈圣鼠?”

    当穆极口中“火烈圣鼠一族”六字出口后,场中忽然变得一片安静,一些人的眼眸之中除了震惊之外,又有着一丝幸灾乐祸,对那位陆家族长的幸灾乐祸。

    这些围观之人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那所谓的穆大长老,其实并不是人类修者,而是北妖界中一个大名鼎鼎的族群大长老。

    “原来是他,我说这名字怎么有点耳熟呢?”

    一名达到洞幽境初期的老者长呼出一口浊气,似乎是从记忆深处挖出了一些信息,当下感慨出声,让得众人尽都反应了过来。

    这里乃是北元城,是人类北域离北妖界最近的一座大城,北城门外的北妖山脉,就是人类疆域和北妖界的交界山脉。

    要说对北妖界消息最为灵通的,或许就是北元城这样的边界城池了,再加上火烈圣鼠一族乃是位处北妖界南域,其实距离并不是太远。

    先前的众人,是从来没有往脉妖强者身上去想,但此时此刻,穆极都自报身份了,他们这些常年混迹北元城的修者们,若是再意识不到那位的身份,那可就有些奇怪了。

    “你……你……你是火烈圣鼠一族的大长老:穆极?”

    连那些旁观修者们都能猜到穆极的身份,更不要说陆绝天这个陆家族长了,只不过他此刻的声音有些颤抖,完全没有了作为陆家族长的威严。

    因为在得知穆极身份的那一刻,陆绝天就知道自己这一次想要诛杀云笑的计划,再次功亏一篑了,这让得他心中很是郁闷和憋屈。

    自圣医盟之战后,陆绝天就对云笑这个毛头小子恨之入骨,后来的碧雷城之战,再次吃了一个小亏,让其生生逃脱,甚至因此断了一根小指。

    这一路之上,陆绝天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将云笑丹田废去,再将其四肢打断,这才能消得心头之恨,甚至不惜向陆沁婉借来了隐机钟。

    没想到在这种即将成功的当口,突然横里杀出一个火烈圣鼠一族的大长老穆极,而且这个穆极一来就要带云笑走,这怎能不让陆绝天愤怒欲狂?

    直到现在,陆绝天都想不通,云笑这小子明明是从潜龙大陆而来,就算在人类疆域掀起了不小的动静,又怎么可能和火烈圣鼠一族扯上关系呢?

    那可是在北妖界都大名鼎鼎的族群,而且相传和人类修者基本不打什么交道,也就是当年的龙霄战神,似乎才和火烈圣鼠一族合作过一两次。

    自龙霄战神身死之后,别说火烈圣鼠一族了,就算是其他的脉妖族群,也和人类修者甚少打交道,双方仿佛已经生出了一丝难言的隔阂。

    而且陆绝天知道,就算火烈圣鼠一族再强势,在面对苍龙帝宫的时候,肯定还是有所顾忌的,这穆极如此说话,完全是要和苍龙帝宫撕破脸皮的节奏啊。

    一个小小的人类小子,竟然能让火烈圣鼠一族的大长老做到这一步,明显就不是露水交情,双方一定有着一些陆绝天并不知道的隐秘。

    只是陆绝天想破了脑袋,也不可能想到云笑在潜龙大陆的一个生死脉妖伙伴,就是眼前这位火烈圣鼠一族大长老的亲外孙。

    在赤炎性命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穆极什么事都有可能做得出来,他原本就觉得自己对赤炎有所亏欠,如今正是弥补的时候,自然会不遗余力。

    “货真价实,童叟无欺!”

    见得陆绝天难看的脸色,穆极心情忽然变得好了几分,也起了一丝促狭之心,将刚才云笑说过的话拿来一字不差地用了,让得那位陆家族长的脸色更显阴沉。

    “穆大长老,我苍龙帝宫和火烈圣鼠一族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今日可否行个方便?”

    既然知道了对方的身份,陆绝天知道再用强应该是讨不了什么好了,说话也变得客气了几分,却依旧不想放弃对云笑的执念。

    或许在陆绝天看来,火烈圣鼠一族可以对陆家不屑一顾,却绝不可能对苍龙帝宫也等闲视之,因此他连陆家也不提了,直接表明自己乃是苍龙帝宫之人。

    如今的陆家,说是苍龙帝宫的附属势力也无可厚非,两者的影响力不可同日而语,哪怕是那位异灵一族的皇者,说起苍龙帝的时候也是极其忌惮的。

    人类和脉妖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像异灵那般恶劣,甚至在一些大事上还有所合作,因此陆绝天相信自己好言相功,对方应该会给苍龙帝宫几分面子的。

    “我刚才说的话,你是听不懂还是怎样?云笑我是一定要带走的,你若是不允,那就再打上一架便了!”

    穆极性烈如火,一向直来直往,闻言不由皱了皱眉,同时身上冒出炽热之极的火属性妖脉气,让得陆绝天心头一凛,同时又升腾起一抹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