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玄幻小说 > 进化之眼 > 第1472章 鱼纹衣
    “这位是……”陈榕看到了房中的塞西莉亚。

    此时的塞西莉亚,并没有佩戴斗笠和蒙面巾,因为在房间里面,再佩戴这些东西会显得很奇怪,让人怀疑有什么猫腻。

    看到塞西莉亚这个“番邦女子”的形貌,陈榕很是疑惑。

    白晓文早就想好了,说道:“这是我游历西域的时候,遇到的一个朋友,她救过我的命,我们两人算是生死之交。”

    “原来如此……”陈榕看着塞西莉亚的眼神,仍然有一丝不舒服,不过已经放下了戒备。

    白晓文继续问道:“陈姑娘深夜来此,应该是为了刚刚发生的事情吧?”

    陈榕点头:“吕兄是否有别的线索?”

    白晓文摇头:“很抱歉,我听到了一声极其细微的叫喊,就立刻赶了出去,但因为对房屋布局、路况不熟,又不方便穿门越户,所以赶到的时候已经迟了,反而是你和那位汤长老先到一步。”

    陈榕道:“死去的上清派弟子名叫周武,是本次上清大典参与论道的精英弟子之一。这已经是这个月上清派第三次有弟子被杀了……因为事情发生在上清派内门,堪称丑闻,所以汤长老并不希望外人知道。”

    “汤长老和陈姑娘检查周武的尸体,有没有发现什么凶手的线索?”白晓文问道。

    陈榕摇头:“周武师弟,是被巨力扼住脖颈,硬生生扭断脖子而死的。他的尸体上,并没有残留任何异种能量,所以也无从推断凶手的来历。”

    “扭断脖子?”白晓文微微感觉有些意外,修士的战斗一向都是道术对拼,就算是武者,也是依托武器,施展刀罡剑气伤敌。这种直接下手扭断脖子的野蛮手法,着实有些罕见。

    “既然上清派连续发生了弟子被杀的案件,为什么还要如期举行大典?这不是让外来势力,有了潜入进来的可乘之机么。”白晓文问道。

    陈榕道:“掌门闭关,大小事务都由诸位长老裁断。一部分长老确实想要延期举行大典,不过却遭到了汤长老为首的大部分长老的反对。上清派已经邀请了正道各派的高手来观礼,突然中止大典,一方面失信于人,另一方面,被人知道了真实缘由之后,肯定会耻笑上清派内部混乱,丢失宗派颜面。”

    白晓文明白了,上清派果然是出于名门大派的臭脾气,吃亏事小,丢脸事大。

    “不知陈姑娘找到我,是有什么事情让我效劳?”白晓文熟练地尝试触发任务。

    陈榕说道:“大典将至,我要备战论道大会,没有时间调查这一系列案件。我希望吕兄能帮我,暗中进行调查……因为我怀疑宗门之中有内鬼,不敢把此事托付给其他同门。”

    白晓文很快得到了灵界规则提示。

    “英雄级支线任务:【黑暗中的凶手】开启。”

    “【任务目标:调查隐藏在上清派的连环杀人案凶手,找到证据。】”

    “【任务难度:a】”

    “【任务期限:无(等同于你在本位面的剩余停留时间)】”

    “【任务奖励:500颗灵晶。】”

    白晓文眯起眼睛。

    任务肯定是要接的,奖励500颗灵晶倒在其次,这是深入参与到绍定位面宗派斗争的契机,也是打开局面的重要开端,当然不容错过。

    不过,在接取任务之前,还是应该把话说清楚,该争取到的好处与便利,一点都不能少。

    白晓文开口道:“陈姑娘把这样的重任托付给我,我当然是义不容辞。不过,我对上清派内门情况不熟悉,而且听汤长老说,内门处于护山大阵的笼罩之下,万一我触发了禁制,岂不是把小命都搭了进去。”

    陈榕说道:“吕兄不用担忧。”

    说着,陈榕取出了一根画轴,交给白晓文道:“护山大阵只是针对不懂走法的人,才会触发禁制。我们内门弟子,都知道护山大阵之内的行走路线,现在我把路线图交给你。”

    停顿了一下,陈榕又说道:“吕兄尽量不要被别人发现,包括我们上清派内门之人。查到线索,找到证据之后,直接来湖心水阁找我。”

    白晓文接过画轴,又问道:“我有信心避过上清弟子的耳目。不过,上清派的长老,个个实力强大,若是不凑巧走到他们附近的话,我恐怕很难不被发现啊。”

    陈榕手托一团轻薄的物事,交给白晓文:“这是师尊赐下的鱼纹衣。吕兄只要披在身上,不但能隐藏行迹,还能隔绝体温、屏蔽大部分灵识探察。”

    白晓文接了过来,进化之眼扫过这团鱼纹衣,展开之后可以看出来是一件斗篷。

    【鱼纹衣:黄金品质。灵力防护c+级,附加技能:潜隐:戴上鱼纹衣斗篷之后,可使佩戴者隐身,隔绝热量;并使佩戴者灵识遮蔽的能力大幅提升。】

    在后面还有一行小字:

    “鱼纹衣的技能潜隐,需要不断消耗上清派特有灵气,因此只能在上清派护山大阵的范围内才会生效。”

    显然,这件鱼纹衣有强大的隐身效果,但有限定生效的区域,相当于一件任务道具。

    白晓文接过鱼纹衣之后,又说道:“陈姑娘放心,我一定尽力帮你调查。”随后选择接取了任务。

    陈榕露出了笑容:“吕兄注意安全。如果真的被上清派弟子或长老发现了,那就报我的名字。”

    陈榕刚要离开,白晓文忽然说了句:“等一等……”

    陈榕疑惑回头。

    “陈姑娘,还有没有多余的鱼纹衣?我还有一位同伴。”白晓文一指身边的塞西莉亚。

    陈榕脸上的笑容一收,低声说道:“吕兄,此事牵涉到宗门声誉,我能信得过的只有你一人。至于这位西域女侠,就请在静室内安坐,不必参与进来了。”

    “好吧。”白晓文送走了陈榕。

    在对方走后,塞西莉亚小声说道:“我总觉得这个陈榕,有点看我不顺眼的样子。她是不是喜欢你?”

    “我不是,我没有,别乱说。”

    白晓文赶紧否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