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1418、值得尊敬的人
    虽然御无极这么说了,两大巨头的心中,也多少舒畅了一些,但终究有一些芥蒂。

    就好像是班上一直自诩为第一第二的两个自负优等生,本以为这一次考试自己一定是第一,但去偏偏被一个他们不怎么瞧得起的五名之外的对手得了第一,而且还是满分的那种,两个人的心中,自然是各种吃味。

    御无极微微一笑,又道:“姬起必死,到时候,我们事成之日,你们体内的神之力,将会属于你们自己,那时,你们不但可以达到传说在之中的那个境界,就连曾经的牧云仙主、太始道尊都比不上你们,何必辛辛苦苦做一个守门人呢?”

    “希望一切,都能如你所言吧。”

    冥府大王道。

    一元道人眼中,也闪过一丝炙热。

    任何生灵都有贪欲。

    哪怕是这些高居于世界巅峰,看似是无欲无求,清静自然的巨头,只要找到了他们所苦苦追求的执念,那就可以让他们瞬间变得犹如凡夫俗子一样,从云端跌落,亦营营苟苟起来。

    ……

    “倒真的是一个奇才啊。”

    一号偏殿之中,桃园主人发出了叹息。

    “可惜了,生不逢时。”

    南晚五坐在轮椅上,英俊的脸庞上,表情平静而又坚毅,淡淡地道:“牺牲在所难免,你我应该已经习惯了才是。”

    ……

    “什么?”

    “老三他……”

    “哈哈,妙哉,这一具,赢定了。”

    诸神殿的偏殿中,看到姬起施展出那石破天惊的一击,巫云、裴炜、祝朝九和叶狂浪等人,顿时震惊而又欢喜地惊呼起来。

    千百道剑意爆发的那种崭新力量,打破了这个世界的桎梏,令他们也感觉到了一丝丝的颤栗。

    老三什么时候掌握了这种力量?

    这个家伙啊。

    四大神的表情中,各样的情愫都有,就是没有嫉妒。

    偏殿中的其他诸神殿强者,也都振奋了起来。

    这一次的仙古擂台之战,诸多超乎预料之处,总归而言,基本上都是诸神殿占据着上风,得到了更多的钥匙,如今剑神姬起再度一鸣惊人,诸神殿的形势一片大好。

    天垂幸也。

    ……

    ……

    其他各大势力的偏殿中,亦是各种惊呼和震惊交织着。

    姬起在这一瞬间爆发出来的璀璨光芒,令所有人都震骇和艳羡。

    一种新的力量。

    一扇新的大门。

    一条新的路,徐徐地在这些巨头们的眼前,出现了。

    ……

    咔嚓。

    擂台上,天地阵图瞬间破碎。

    刺目的剑芒,瞬间突袭,无数道剑意扭曲缠搅星辰的混乱新力量,瞬间如灭世之龙一样,锁定了两仪道人,袭杀而去。

    “啊啊啊啊……”

    两仪道人狂吼。

    这天地阵图,可以说是他毕生修为和心血的凝结。

    也是他最引以为傲的神通。

    谁知道竟是在姬起的剑下,一瞬间就破碎。

    这种骄傲被粉碎的感觉,如坠深渊。

    对面那种毁灭之龙的力量,印照着两仪道人的面容明灭不定,越发地狰狞了起来。

    这一瞬间,有一种东西,在两仪道人体内死亡。

    一种新的东西,在他的体内滋生,壮大,瞬间占据了他的身体。

    “去死。”

    他怒吼。

    一剑刺出。

    这柄剑,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血色的剑。

    好似是被泡在血池之中刚刚捞出来一样。

    剑光中,迸发出一种类似于老棺材瓤子、冥府灰袍怪物一样的全新力量。

    砰!

    姬起手中的石剑,瞬间崩裂,半边剑身粉碎。

    “噗……”

    他张口喷出一道血箭。

    整个人犹如炮弹一样,倒飞出去。

    轰!

    身形撞在擂台阵法的无形护罩上,激起了剧烈的颤抖和涟漪。

    然后,重又反弹出来,狠狠地落在擂台地面。

    汩汩的鲜血,从姬起的体内涌出来。

    他彻底成为了一个血人。

    双眼中,两道血痕溢出。

    眼眶变成了血肉模糊的窟窿。

    “姬起,你败了。”

    两仪道人落地,手中握着那柄血色诡谲之剑。

    姬起身形踉跄,双腿严重的伤势,令他几乎无法站立,他用半边残剑,拄在地上,勉强稳住了身形。

    寻音‘看’向两仪道人的方向,姬起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嘲讽和讥诮。

    “败的人是你。”

    姬起道。

    两仪道人的脸上,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愧色,旋即化作愤怒,冷笑道:“我现在只需一念,即可让你化作齑粉,你重伤难返,我就算是不杀你,你也必须无疑。”

    剑神姬起哈哈哈大笑:“真正的那个你,早就死在了我的剑下,现在的你,不过是一个傀儡工具而已。”

    两仪道人冷冷一笑:“你什么都不知道,从今日起,你的传承,就要断绝了。”

    他提着血色诡谲之剑,缓缓地走向姬起。

    眼中的杀意,凝结如实质。

    “有剑神之称的你,能够死在剑下,也算是我对你最后的怜悯。”两仪道人手中的血色诡谲之剑,缓缓地刺向剑神姬起的眉心。

    重伤失明,一身仙元根基尽毁的姬起,根本无法看到这种攻击。

    但冥冥之中,他感觉到了。

    死亡的降临,并不让他恐惧。

    心中,反而是前所未有的澄清和宁静。

    他并不惧怕死亡。

    因为他的一身衣钵,已经有了合适的继承者。

    “去吧,我的剑。”

    姬起心中默默地呼吼。

    手中沾满了他的鲜血的残剑,突然迸发出万道光芒,千万剑意之光流转而出,绽放出最为璀璨的神芒。

    “什么?”

    两仪道人大惊,立时后撤,横剑当胸,万分警惕。

    但却见那千万剑意之光,竟并非是攻向他,而是划破虚空,不可思议地穿越了仙古擂台阵法的护罩,汇做一道七彩光束,朝着诸神岛的方向,激射而去。

    然后,剑神姬起的身躯,迅速地冰凉僵硬了起来。

    他的脸上,带着淡淡轻蔑的笑。

    “懦夫。”

    口中吐出最后两个字,这位诸神殿的剑神,最终陨落。

    最后的生命气息,从这具依旧屹立不倒的身躯里消散了。

    就好像是一盏灯,在微风中,油尽灯枯,缓缓地熄灭。

    天地之间,一种悲悯的气息,逐渐流转出去。

    仿佛是有什么神明,在为剑神的陨落而低泣。

    依旧站在擂台上的两仪道人,脸上露出极度愤怒耻辱的表情。

    他刚才,竟然被吓到了。

    竟然被一个就要死的人,给吓得后退,吓得失色。

    耻辱啊。

    “啊啊啊……”

    两仪道人怒吼,挥剑。

    一道血光斩出。

    轰!

    剑神姬起僵硬的身躯,瞬间被轰为齑粉。

    擂台上,唯有那柄破碎的石质残剑,插在地面,沾满了血迹。

    一道流光曳下。

    胜利者两仪道人,被接引前往等待区。

    身形在接引之光中缓缓地浮起,两仪道人的脸上的愤怒依旧未曾消散,这一战虽然胜利,但他却感觉不到丝毫的兴奋,反而在内心深处,无法遏制地产生一股浓浓的悲哀。

    因为这一战,他失去了他自己。

    他已经不再是他。

    他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

    诸神殿所属的偏殿中。

    一片无法形容的悲戚和愤怒,弥漫着。

    叶狂浪、巫云、祝朝九和裴炜四大神的表情,完全一致,极尽愤怒地盯着被接引前往等待区的两仪道人。

    “耻辱。”

    “卑鄙。”

    有诸神殿的强者,发出愤怒的控诉。

    所有人都能看出来,两仪道人是如何反败为胜的。

    那是不属于他的力量。

    而且,依靠作弊般的外力,赢了姬起之后,两仪道人竟然毁灭了姬起的遗体。

    简直是丧心病狂。

    两仪道人已经彻底堕落了。

    他失去了身为镇仙塔塔主的荣耀,失去了身为万仙福地巨头的尊严,他已经放弃了一切,和不肯死的老棺材瓤子,和见不得人的冥府黑袍怪物一样了。

    “必报此仇。”

    叶狂浪的手指,掐破了自己的掌心。

    ……

    六号偏殿。

    李牧的表情,并不平静。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他的脑海中,突然冒出来这样一句古词。

    姬起是一个英雄。

    因为他很纯粹。

    他主动登上仙古擂台,心中并无其他任何营营苟苟。

    他印证了自己的剑道。

    他展现出了超越这个时代的天赋和才华。

    但是很可惜,这不是一个属于他的时代。

    他的落幕,悲壮而又荣耀。

    李牧心中,肃然起敬。

    这个万仙福地之中,值得李牧尊敬的人,并不多。

    这一战之后的姬起,绝对是其中一个。

    李牧的目光,看向诸神岛的方向。

    “刚才那一道七彩光芒飙射而去,到底是……”

    李牧心中一动。

    他直接离开六号偏殿,化作一道虹光,直接前往诸神岛。

    如果是仙古擂台站刚开始的时候,李牧这样擅自离开,高空飞行的举动,只怕是立刻就会招来呵斥和惩罚。

    但是,如今的李牧,早就已经展现出了自己的獠牙和力量,整个万仙福地,已经没有人敢因为这种事情,再与李牧计较了。

    ……

    ……

    诸神岛,剑神殿。

    王诗雨站在大殿的门口。

    看向仙古擂台的方向,她的心中,正在做着激烈的斗争。

    来到万仙福地,她是要和李牧一样,去参加仙古擂台战的。

    但是因为师父姬起的原因,她后来才知道,自己的名字竟然没有刻上仙古长卷。

    现在该怎么办?

    可以强行闯入战斗吗?

    她苦苦思索之间,突然看到,远处一道七彩神光,划破长空,扑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