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都市小说 > 我的电脑城堡 > 第200章 寒战
    “罗小飞说,你看着办他那个书的事。”萧雪点开一个说道。

    萧恩淡淡一笑“还有一条呢?”

    “杨玥说嗯,她传了一首歌过来。”

    萧雪点了一下接收,然后看着杨玥说的话,不知道应不应该读出来。

    这首歌很快接收完成,点击播放。

    手机中随着轻柔的乐声,一个略带磁性的男人嗓音伴随着吉它拨弦的声音,在隐约的现场声浪中传出

    hey  judedon't  ake  it  bad

    take  a  sad  song  and  ake  it  better

    reber  to  let  her  to  your  heart

    这首歌太有名,在场的三人一听就知道是什么歌了。

    来自英国披头士乐队的保罗麦卡特尼的  hey  jude,曾经要被收录到乐队的同名专辑,但后来是作为单曲发行。

    萧恩沉默地听了两句,在歌声中开口“她说什么?”

    这时保罗正好唱到那句then  you  can  start  to  ake  it  better,

    萧雪有些不安地看了下萧恩的表情,低头念道“送你一首歌,虽然生活不易,但不要让它毁掉你心中的阳光。无论你有多么痛苦,你都可以让它变得更好,我们不用把世界担在肩上”

    萧恩淡淡一笑“我是萧恩,不是jude。关了吧!”

    萧雪按下停止,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这首歌据称是保罗为了安慰队友列侬五岁的孩子朱利安而写,当时这孩子父母要离婚,父亲已经和野女人同居。看到这可怜孩子一天天扩大的心头阴影,保罗很是同情,于是就写了这首歌。

    原歌名叫《hey  julian》,然后不知道为什么改成了《heyjules》,最终变成《hey  jude》…

    结果是本应该最早知道这首歌的孩子到二十年之后才知道这歌是写给自己的,而这时候他爸都死了八年了。

    就好像你看到有人得了病,你为他调配了一种神药,然后卖到全世界,唯一你最开始想要让他用药的那人,却始终没用过这药

    所以说,艺术家们其实也是很虚伪的,无论那些灵感与感动源自于何处,但最终都只是满足自己的内心而已。

    所以,杨玥想用这首歌来改变萧恩,只能是徒劳。

    “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letitbe的。”萧恩平静转身。

    “要我回她么?”萧雪异样地问道。

    萧恩微微摇头。

    …

    弗兰恶狠狠瞪着萧恩,他不觉得萧恩在骗人,因为丢进池子里的那些美元不是假的。反而他拿在手里的支票显得轻飘飘的没有说服力。

    “丢进去,不过如果是空头支票,你的麻烦就大了!”萧恩笑着说道。

    “放心吧!银行比你吓人!”弗兰吱吱咬着牙恨声开口。

    “你准备好了叫我。”萧恩笑眯眯地看着他。

    “准备什么?”弗兰狞笑着拿起拳套。

    萧雪走近了一些,在摆弄着手机。

    弗兰冲着萧雪笑笑“告诉我你叫什么,我可以下手轻点。”

    萧雪冷淡地扫了他一眼,没理。

    “你准备好了么?”一个声音打断他。

    弗兰一愣,扭头看到萧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擂台上,冷笑地看着他。

    “规则是什么?击倒还是点数?还是出擂台?”

    “你希望是哪种?都可以!我的标准是打出擂台。”萧恩拍拍手,“上来吧!我赶时间,要知道很多人都在赶来的路上。小雪,你直播开了么?”

    萧雪一脸无奈叫道“哥,正在开!有点卡奇怪,可能是信号不好,这里有wifi么?”

    问的是弗兰。

    “还有直播?”弗兰惊讶地问道。

    “当然,这个有助于扩大影响力。”萧恩一脸不耐烦。

    “现在直播有人看?”弗兰看看萧恩,嗤笑道,“你想弄点打赏对吧?”

    “谁知道,反正回头也有视频重放。打赏什么的无所谓了”萧恩淡淡地说道。

    …

    油图总部,内容总监运营总监轻轻咽着口水,安静地坐在一旁,与之前那欢乐的场面不同,现在气氛很压抑。

    以为摔手机可以争取到的时间只有预想中的四分之一,一个电话打过来,ceo脸都白成墙了。

    现在,坐在这里的只是一群观众。

    管理员的权限已经交了出去,至于交到哪里,这个谁也不知道,但他们现在看到的自己网站的首页,已经不是原来的那样。

    原来加红飘字还有大横幅的“联邦探员密捕米德利街疑犯”已经不见了,而那个排排坐的新热源“联调局洛城分局关于什么什么说明会”也已经消失。

    “那个账号,正在申请直播,要不要通过?”一个负责审核直播请求的员工小声问道。

    “不要管那个账号的任何事!”运营总监打断他的话。

    同一时间,位于白房子地下一层的会议室已经被暂时设立为“哈德蒙实验室”,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显然也是因为老雷那莫名的情节,而且貌似总桶也喜欢这个想法。

    实验室,听起来就毫无杀气,一个名为某某实验室的地方在美国这里可太常见了,能想得起来那《侏罗纪公园》电影中的教授就叫这个名字的人能有几个?

    一切都是安全而富有寓意的。

    油图权限被网络司令部接管,但这里有负责它的操作人员,就在维克多面前。不只是油图,被接手的还有推特、脸书等等

    “b账号有动静,它正在申请直播。”那个戴着耳麦话机的技术员冷静地说道。

    “我看到了!”维克多小跑着过来,站在他背后,看到了屏幕上的消息,b账号,也就是萧雪的账号正在申请直播。

    有b,当然有a,a账号,指的就是萧恩的账号。

    反正都是事先约定好的代号而已。

    维克多环视全场,在座是自己最大,但监控镜头之后肯定还有无数大佬在窥屏。

    就好比他是老雷的代表,助理,副手。

    他在这里脚不沾地往返跑。

    老雷在另一个办公室,也许在抽雪茄,也许在品酒,也许在和某些大佬谈一些风花雪月,也许一边打牌一边达成某几个屁儿眼交易。

    具体指挥,老雷并不参与,事实上,很多细节让领导们做那根本不可能,领导们就是定方向的。

    至于总桶,他更是被重重保护,一但事有不协情况恶化,他还可以出来收拾残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