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穿越小说 > 掌欢 > 第140章 鱼饵
    琥珀冬瓜是十分耗时的一道菜,花上四个时辰都是少的。

    她记得平南王妃最爱这道菜。

    那是郡主与平南王世子定亲后,有一日平南王妃来王府做客,王妃得意于郡主的孝心,向平南王妃提起来。

    平南王妃大为意外,说她未出阁时吃过一次琥珀冬瓜,后来就寻不到会做这个的厨子了,一直念念不忘。

    王妃不懂琥珀冬瓜是耗时耗力的一道菜,便叫郡主做这道菜请平南王妃一尝。

    做母亲的,总是忍不住向人炫耀女儿的出众。

    郡主不忍让王妃失望,就去请教教她做琥珀冬瓜的厨子,那位女厨子便告诉了郡主一个小窍门,能大大缩短做这道菜的时间。

    只不过味道稍逊。

    “取巧的法子是什么?”秀月望着骆笙,喃喃问。

    或许是她想多了,骆姑娘要做的琥珀冬瓜并不是她认为的那道琥珀冬瓜。

    王府还有一位会做琥珀冬瓜的厨子,是用甜橙与冬瓜制成,炎炎夏日当作消暑甜点十分不错,却被那位女厨子鄙视为上不得台面的街头小食。

    骆笙冲秀月嫣然一笑:“你看着就知道了。”

    秀月不再吭声,目不转睛盯着冬瓜从切花到最后成为一块块晶莹剔透的琥珀装盘。

    “骆姑娘从何处学来的?”秀月急切问道。

    骆笙扫了扫蹲在后厨刷盘子的络腮胡子,以及在院子里劈柴的壮汉,笑道:“教我做这道菜的是一位女厨子,等得了闲我再与你仔细说。”

    秀月清醒过来,胡乱点头:“好,好……”

    骆笙喊住进来传菜的红豆:“把这盘琥珀冬瓜端到朱姑娘那一桌,记得这般说……”

    听完骆笙的交代,红豆端着盘子飞快去了大堂,一路上不知咽了多少口水才忍住没偷尝一块。

    此时王二姑娘已经喝干净最后一滴面汤,冲王大姑娘甜甜一笑:“姐姐,阳春面真好吃。”

    王大姑娘悄悄捏了捏荷包,咬牙道:“小二,再上一盘卤牛肉。”

    她们与人拼桌,哪能闻不到满桌佳肴的香味。

    尤其在吃到阳春面之后,连一碗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面条都如此美味,可以想象卤牛肉那些该有多好吃。

    王二姑娘一听,慌忙摆手:“不用,我都吃饱了。”

    一盘卤牛肉二十两银呢,姐姐哪有这么多钱。

    即便有,也不能花在这上面。

    王大姑娘愈发心酸。

    有间酒肆确实贵的出奇,然而味道也好的出奇。

    倘若母亲还在,带她们花上几十两银尝个新鲜算不得什么。

    只可惜母亲早逝,她们在继母手下讨生活,除了按季裁衣裳打首饰,也就是月钱可以支配。

    带妹妹来这里,真正敢尝一尝的只有阳春面与蓑衣黄瓜。

    偏偏超出意料的好味道打乱了她的计划。

    罢了,来都来了,难道看着妹妹吃个半饱回去?

    再贵就吃这么一顿。

    “我想尝尝呢。”王大姑娘对妹妹笑笑,吩咐蔻儿上菜。

    这时红豆走了过来,把盘子往二人面前一放。

    盘中堆砌着一块块晶莹剔透的琥珀,全然看不出是什么食材,只有那诱人的色泽与独特的香甜气令人心生不安。

    这一盘得多贵啊!

    王二姑娘险些跳起来:“我,我们没点这道菜。”

    王大姑娘也悄悄捏紧了荷包。

    这盘菜看着就好吃,一定不便宜,说不准比卤牛肉还贵呢。

    她荷包里的钱只够再买一盘卤牛肉了。

    要是记账,回头酒肆把账单送到继母面前,她可受不起继母的笑里藏刀。

    再者说,吃肉多实惠……

    红豆甜甜一笑:“这是赠菜。”

    赠菜?

    这话一出,立刻多道目光投来。

    这其中就包括卫晗。

    上一次别人吃赠菜他没有,还是林祭酒带孙子来吃饭的时候。

    这一次,为何又有赠菜?

    感受到卫晗投来的视线,朱含霜一下子紧张又激动。

    他是在看她吗?

    刚刚郡主去向他问好,也没见他对郡主如何热络……

    朱含霜一时间心中百般滋味,连拼桌的王家姑娘为何有赠菜都忽略了。

    王大姑娘却保持着清醒:“不好意思,请问为何只有我们有赠菜?”

    即便是至亲,对待子女还会分个手心手背,何况外人。

    天下本就没有白来的便宜。

    大堂里的酒客耳朵不由竖起来。

    对呀,为何两个小姑娘有赠菜?

    传说不是只有带林祭酒的二孙子来才打半价吗?

    据说赵尚书还把自己孙子带来试过呢,一文钱都不给少。

    好像就是被带来的孙子吃垮了,赵尚书有一阵没来了。

    “这份赠菜是给客官愿意拼桌的补偿。”红豆解释道。

    众人眼一亮。

    还能这样?他们也乐意拼桌的。

    红豆紧跟着道:“当然啦,只此一次,所以还是两位姑娘人美心善运气好。”

    王大姑娘微微松了口气:“那就多谢了。”

    无视那些投来的目光,王大姑娘举箸夹了一块琥珀冬瓜放入王二姑娘碗中:“妹妹尝尝。”

    王二姑娘见碗中之物晶莹剔透,一时竟不敢动筷子,问道:“请问这是什么呀?”

    “这道菜叫琥珀冬瓜,是咱们酒肆的独门菜呢。”

    王二姑娘不可思议睁大了眼睛:“竟然是冬瓜做的?”

    她不由夹起一块放入口中,露出心满意足的表情。

    “姐姐,你也吃。”

    眼见两个小姑娘你一块我一块吃起来,众人那个着急。

    到底好不好吃可说一声啊,怎么只顾着吃呢!

    呜呜呜,一定很好吃,然而是赠菜,掏钱也买不到的。

    小郡主卫雯则在琥珀冬瓜端上来之后就再没开过口,直到盘中只剩下三两块晶莹琥珀,才道:“给我们上一盘琥珀冬瓜。”

    母妃提过多次这道菜,遗憾王府中的厨子无人能做,还说她小时候也喜欢吃。

    幼时吃过的菜是什么味道她早就记不得了,然而母妃喜欢最重要。

    “抱歉,咱们酒肆的赠菜不卖。”红豆干脆利落拒绝。

    姑娘早就交代过了,酒肆的规矩不能破。

    朱含霜面色一沉:“不卖?你们开门做生意,哪有这样的规矩!”

    红豆撇嘴:“规矩是我们东家定的呢,就连开阳王想买都不卖的,朱姑娘难不成比王爷脸面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