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穿越小说 > 掌欢 > 第139章 小虾
    卫雯最终没有拗过朱含霜的劝说,点头应了。

    朱含霜说:“没有胃口才该去尝尝,若是吃着好吃,还能给王妃带些回去。”

    正是这句话打动了卫雯。

    而朱含霜在卫雯点头后,轻轻扬了扬唇角。

    有间酒肆她一定要去,能和郡主一起当然比一个人方便。

    她好歹是大家贵女,独自跑去酒馆吃饭有些惹眼,万一给开阳王留下轻浮的印象怎么办?

    若是与身份比她还高的手帕交过去,自又不同。

    何况她听说已经有不少贵女结伴去过。

    二人赶到青杏街,在一间看起来寻常的酒肆外驻足。

    “这就是有间酒肆?”卫雯看着进进出出的酒客,一时有些震惊。

    以她的眼力当然能瞧出这些人非富即贵,甚至认出几张熟悉的面孔。

    “咦,那不是太仆寺王少卿的两个孙女么,竟然也在这里。”朱含霜说得平淡,态度更随意。

    太仆寺少卿不过正四品官,放到京城实在排不上号,他家姑娘在朱含霜这等贵女眼中自然算不得什么。

    也就极少的聚会,双方才有交集。

    “先进去吧。”卫雯见人来人往,轻声道。

    二人走到门口,被红豆拦下来。

    “二位客官对不住,咱们酒肆今日的号已经发完了。”

    “发号?”朱含霜听得一愣。

    红豆心中虽讨厌朱含霜,当了这么久伙计面上还是能沉住气的,解释道:“咱们酒肆晚间只接待十桌客人,再多就要等明日了。”

    这可是他们几个拼死谏言,姑娘才定下的新规矩呢。

    来太多饭桶,他们这些辛苦干活的吃什么?

    而柜台边的素衣少女留意到门口动静,往外扫了一眼。

    见是卫雯,骆笙心中一动。

    等了这么久,大鱼没有来,先来一个小虾也不错。

    女儿吃过了,还愁当爹的不来吃么?

    至于晚市只接待十桌酒客,当然不是因为红豆几个闹才定下的,而是她早有打算。

    她开这家酒肆本就不是为了赚钱,而是杀人。

    所以一开始就定了高价,直接把酒客圈定在非富即贵的范围,甚至就算这些人也承受不起时时来吃。

    京城非富即贵者多如牛毛,她洗手作羹汤,不是天天伺候他们的。

    如赵尚书等人在一开始的狂热后,荷包使他们冷静,这几日都没来了。

    不过酒肆的名声已经打出去,不愁有新客人登门。

    民以食为天,永远错不了。

    观察这些日子,限定十桌刚刚好。

    有时候一晚上十桌未满,也有如今日这样有人跑空。

    朱含霜已经瞥见大堂角落里独坐的那道绯色身影,哪甘心就这么离去,当即脸色微沉:“限定十桌?从没听说酒肆限号的。”

    “不好意思,咱们酒肆就这样。”红豆板着脸解释,“酒肆地方小,大堂只能坐六桌,雅室只有一桌。一旦坐满,再来的就要等先前的人吃好了,这样等第二拨客人吃完酒,正好到了酒肆打烊的时候。”

    打发走这些饭桶,他们就能好好吃饭了。

    这时蔻儿对着两位少女福了福:“二位客官可以进去了。”

    朱含霜见王少卿家两位姑娘起身,不由出声:“等一等。”

    两名少女看过来,忙向卫雯屈膝见礼。

    其中一人客气问朱含霜:“朱姑娘叫我们有事么?”

    朱含霜矜持笑笑:“我与郡主来晚了,不知——”

    她眼角余光往那道绯色身影上落了落,本想说能不能把号让给她们,话到嘴边改了主意:“不知可否拼个桌?”

    把号要过来,落到他眼中未免显得霸道。

    两名王姑娘还能说什么,自是不敢犹豫便同意了。

    四人正好坐了一张方桌。

    听蔻儿报完菜名与价格,朱含霜忍着震惊问卫雯:“郡主想吃什么?今日我做东。”

    她听说这家酒肆死贵,可万万没想到贵成这样。

    “就一盘酱鸭舌,一碟蓑衣黄瓜,再加一碗阳春面吧。”卫雯这些日子确实没什么胃口,有大堂里酒菜的香味刺激着,随意点了几样清爽的。

    “再加一份卤牛肉,一盘水晶肴肉,一份鲅鱼水饺。”朱含霜微笑着看向两名少女,“二位吃什么?”

    年纪稍长的少女忙道:“朱姑娘不必管我们。”

    朱含霜狠狠松口气,面上依然云淡风轻:“同桌吃饭,难道还分开结账?二位王姑娘想吃什么点了就是,一同算在国公府账上。”

    两名少女坚持着拒绝。

    朱含霜暗道一句还算懂事,倒是瞧着二人顺眼了些。

    “那二位王姑娘请自便。”

    两名少女明显松了口气,年纪稍长的少女对蔻儿道:“两碗阳春面,一碟蓑衣黄瓜就够了。”

    阳春面五两银子一碗,蓑衣黄瓜三两银子一碟,就这样也要吃去十几两银子,于她们来说不是个小数目了。

    她们姐妹月钱不过二两,已经包含了与小姐妹礼尚往来等事。

    大王姑娘望着妹妹,神色温柔。

    都说有间酒肆的酒菜极好吃,她想请妹妹尝一尝。

    只可惜囊中羞涩,只能吃一碗阳春面。

    倘若味道真如传闻那般好,等过了年手头宽裕她还要请妹妹来吃,到时候也要吃卤牛肉和水晶肴肉。

    蔻儿记下来,对朱含霜甜甜一笑:“客官要不要尝尝橘子酒?这是咱们酒肆独家酿制的,澄澈清亮,入口极佳,与常喝的橘子酒完全不同。”

    “那就来一壶橘子酒吧。”朱含霜心中滴血,面上淡淡。

    “好嘞,几位稍等。”

    而在蔻儿招呼这桌客人时,坐在柜台边的素衣少女却不见了身影。

    “秀姑,我来做一道小菜。”不知何时出现在后厨的骆笙开口道。

    秀月让开来,顺口问道:“姑娘要做什么?”

    “琥珀冬瓜。”

    秀月眼神一缩。

    琥珀冬瓜?

    冬瓜有几种做法,都可以称为琥珀冬瓜,可在她心中真正的琥珀冬瓜只有一种。

    当初教郡主做这道菜的厨子曾说过,整个南地会这种做法的不超过三人,一个是她的师父,一个是她的师兄,再一个就是她。

    “姑娘准备做明日的新菜?”

    真正的琥珀冬瓜,需要至少四个时辰才能完成。

    “不,等会儿端出去给一桌客人,所以要用个取巧的法子。味道虽差了些,却也能入口。”

    秀月心头巨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