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穿越小说 > 掌欢 > 第138章 名扬
    酒菜售罄?

    卫晗脸色沉了沉。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以为骆姑娘在针对他。

    当然,即便有这种感觉,他也不能如何。

    堂堂亲王,总不能为了一口吃的与一个小姑娘计较。

    再说,他其实也不是注重口腹之欲的人……

    卫晗摸了摸隐隐作痛的胃,走向骆笙。

    骆笙微笑:“王爷明日再来吧,我们酒肆要打烊了。”

    卫晗没有理会这话,把一个木匣放在了柜台上。

    骆笙随意扫了扫,不解看着他。

    “骆姑娘的酒肆开张,我还未送过贺仪,实在失礼了。”

    骆笙语气淡淡:“我与王爷并无深交,且男女有别,王爷未送贺仪本就理所应当,何来失礼之说?王爷还是把东西拿回去吧。”

    卫晗还是头一次给女子送礼物,没想到被拒绝得干脆利落,给出的理由还是男女有别……

    连心情正低落的石焱都听不下去了。

    骆姑娘有点欺负人了啊。

    跟谁讲男女有别都行,跟他们主子讲男女有别,这不是倒打一耙嘛。

    石焱对着卫晗猛眨眼睛。

    主子,把骆姑娘扯掉你腰带的往事说出来!

    卫晗当然忘不了这段让他至今还是许多人茶余饭后谈资的往事。

    但他不准备再提。

    从进京路上到现在陆陆续续的接触,他已经能确定骆姑娘对他无意。

    既然这样,再提那些就没意思了。

    卫晗把木匣往骆笙的方向推了推,神色淡然:“在我心中,朋友便是朋友,只有品性之分,并无男女之别。”

    石焱抚额。

    苍天啊,主子这辈子大概只能等着皇上赐婚了,靠自己是不可能忽悠到媳妇的。

    他居然对着一个花容月貌的姑娘谈品性,直言把人家当朋友。

    这么说也行,你可表现得惹人遐想一点啊,端着一张光风霁月的脸干什么?

    明摆着告诉人家姑娘你一点意思都没,就图一口吃的?

    小侍卫绝望哀叹。

    骆笙听了这话,眸光微闪。

    朋友?

    素手伸出,搭在木匣上。

    “既然王爷这么说,那我就收下了,多谢王爷的贺仪。”

    她自然不可能把开阳王当朋友,不过话说到这里,没必要弄太僵。

    毕竟她是收礼的,没什么损失。

    见骆笙收下礼物,卫晗笑了笑:“那我告辞了。”

    “王爷好走。”

    见主子饿着肚子可怜巴巴要走,石焱看不下去了:“东家,您不是说给我们做油泼面吃么。”

    油泼面?

    卫晗脚步一顿。

    他还没吃过骆姑娘做的油泼面。

    这般想着,卫晗睇了石焱一眼。

    石焱心头一凛,明白了主子的意思:今晚要是不能让主子吃上油泼面,他这临时店小二是当不成了。

    “东家,赶得早不如赶得巧,我们主子来都来了,不如留下一起吃吧,反正就是多一双筷子的事儿。”

    盛三郎轻咳一声。

    果然还是向着自家主子,那是多一双筷子的事吗?

    那是至少多五个大海碗的事!

    见石焱满眼祈求,骆笙道:“倘若王爷不嫌弃,那就留下一起吃吧。”

    卫晗颔首致谢,淡然坐下。

    实则多一个字都不敢说。

    万一说得不合适,骆姑娘改主意怎么办?

    “王爷稍候。”骆笙转身离开大堂,去了后厨。

    卫晗目光往留在柜台上的木匣上落了落,无奈笑笑。

    不多时,一股浓烈香味从后厨的方向飘来,很快在大堂散开。

    这种香味直接霸道,不断刺激着人的味蕾。

    “我去端面!”盛三郎拔腿就往后厨跑。

    卫晗端坐桌边,矜持等待。

    就见盛三郎端了一个托盘进来,托盘上并排摆着四只青花大碗。

    在他后面是个壮汉,也是一个托盘四碗面。

    再后面则是个不好判断年纪的男子。

    卫晗盯了男子几眼,认了出来。

    这是进京路上打劫骆姑娘的那伙山匪的领头人。

    他看人,一贯看眼睛。

    胡须或许会遮掩一个人的脸型,眼睛却变不了。

    跟在络腮胡子后面的是个肤色微黑的少年。

    随着这几人端着油泼面进来,那股辛辣的香味更浓烈了。

    “主子,吃面。”石焱把端来的托盘往卫晗面前一放,一副邀功的语气。

    卫晗垂眸,动作优雅吃起来。

    吃完一碗又一碗,吃完一碗又一碗……

    那边络腮胡子与壮汉争了起来。

    “哥哥,吃太多面条肚子胀,伤胃,这最后一碗面就让弟弟吃了吧,伤胃就伤弟弟的。”

    壮汉拽着青花大碗不放:“兄弟的好意我领了,不过当哥哥的怎么能让兄弟受苦呢,这是人干的事吗?伤我的,还是伤我的!”

    红豆掐腰就骂:“你们知道一只青花碗多少钱吗?要是敢把碗摔了,就把你们卖到金水河去!”

    吃过五碗面的卫晗放下筷子,陷入了沉思。

    这么两个人都可以留下来,说真的,他觉得骆姑娘的喜好太难以捉摸了。

    等到卫晗离去,见骆笙似乎把礼物给忘了,石焱忙抱起匣子凑过去:“东家,您不看看我们主子送了什么啊。”

    骆笙伸手打开木匣。

    匣中铺着红绒布,一物静置其上。

    “这是——”石焱声音发颤,似是不敢相信看到了什么。

    红豆瞅了一眼,纳闷道:“一把菜刀啊,你认不出?”

    石焱眼神呆滞,忽觉刚刚吃下的香喷喷的油泼面都变得索然无味。

    他当然知道这是一柄菜刀。

    可是,主子给人家姑娘送礼物,为什么要送一把菜刀?

    刀柄包了金,它难道就不是一把菜刀了吗?

    离开了酒肆的卫晗则在想:骆姑娘喜欢钱,还喜欢做菜,那份礼物她应该还算满意吧?

    ……

    有间酒肆开张第四日之后,名声彻底打了出去。

    如此大半个月后,京城上层圈子差不多都知道青杏街上有家酒肆是骆大都督的掌上明珠骆姑娘开的。

    贼贵,贼好吃!

    而安国公府二姑娘朱含霜则听说,开阳王是有间酒肆的常客。

    “郡主,听说有间酒肆的酒菜一绝,不去尝尝太可惜了。”

    小郡主卫雯摇头拒绝:“天热,我没什么胃口。”

    自从母妃寿宴上发生了命案,母妃心情不佳之下就不大爽利,她哪有心思出去吃饭呢。

    何况,那是骆笙开的酒肆,她为何要赏脸去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