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修真小说 > 我有诸天万界图 > 正文 第265章 妖蛇至宝
    在唐空眼中,以十个界灵,鉴别眼前物事,着实算是这诸天万界图最为良心的效用了。

    他花费了不足两百界灵,便探到了这百鱼浮雕。

    后面便是河神洞府的藏宝库。

    那头妖蛇的家当,十有八九,就藏在其中。

    不过让唐空没有想到的是,开启百鱼浮雕的信物,居然不是河神令牌。

    但这也难不倒他。

    区区一面壁画,当下便见他一拳轰然打出。

    整座壁画蓦然塌陷。

    后方的藏宝库,顿时显露出来。

    没有想象中的金光闪闪,宝气冲霄。

    一切显得十分平淡,但好歹算是河神府邸,倒是没有灰尘蛛网。

    ——

    唐空踏足其中。

    旋即又有阵法、机关、各类布置。

    但这黄鳝小妖的布置,全然不放在唐空的眼里,便也轻易踏过。

    倒是内中,还真有不少东西。

    “那老妖蛇卷铺盖走人,只能收走一些较为珍贵的物事,那些品阶稍次的,想必都舍弃了。”

    “至于这里的东西,那些个药材、那些个玉瓶、那些个丹鼎之类的,想必是黄鳝妖留下的库藏。”

    “不过现在都归我唐某人了。”

    唐空搓了搓手,也算颇为激动,往前走去,砸吧砸吧嘴。

    这里有着很多东西,放在世间都能算是宝物之流。

    这倒也是,那黄鳝小妖虽然不大入流,但好歹是成了妖怪的,还被空明仙门给封为一方河神,寻常之物也不可能收入藏宝库之中。

    但较为珍贵的,还在内里。

    想必那就是妖蛇带来的东西。

    唐空走近前去,各样物事都接过,逐一观察,都是品阶不低的宝贝,回头兑换成界灵,便是好大一笔财富。

    这里只有六样东西,但却要比整个宝库,都显得更为珍贵不凡。

    这六样东西,似乎只有两种是原本放在这里的,在桌案上留下了痕迹,其他的几样,都是刚刚放下,并未留下痕迹。

    而这桌案的木材,似乎也是一种难得的宝物。

    “这几件都有蛟龙王的气息。”

    唐空暗道:“这就是蛟龙王带来的东西了。”

    他看着满室宝贝,摸着下巴。

    既然落在了唐某人的手里,那就只能是唐某人的了。

    不过这些宝贝,可不大好带走。

    “不管,小件的先包起来,大件的回头再说。”

    这般想着,唐空先将这六件东西收起,又逐渐收了其他宝贝。

    ——

    云空之上。

    鹰妖一直在盘旋,不敢肆意乱走。

    它也想逃走,不愿给人当坐骑,但心中又觉得自己逃不过那少年的手掌心。

    在空明仙门境内,它没有根底,人生妖不熟,还要舍弃灵明仙门的家底,在这里重新打拼一份家当,甚至很有可能作为外地妖,被本地大妖猎杀。

    反倒是回到灵明仙门,好像没有太多坏处。

    毕竟这少年是灵明仙门的十二尊者。

    回头自己也能沾点光。

    于是它一直在这里等侯。

    过得片刻,便见大河炸开,一道人影跃了起来。

    “老爷!”

    “下来,帮忙提东西。”

    “这是什么?”

    “你管那么多呢?”

    唐空大包小包,打包了好些宝贝,成了好多个包裹,而且十分巨大。

    这鹰妖力量甚大,双爪提着,也没有影响,背上还算空旷。

    这么一来,倒是真的将河神洞府的宝贝给搬空了,除了一些大得跟假山一样的东西。

    “咱们这要回去了?”

    “不然你还想留在这里当河神?”唐空翻了个白眼,道:“老子才看不上空明仙门册封的小毛神之位,你真要的话,回头河神令给你,你再回来……”

    “不当不当……”鹰妖连忙摇头。

    “这不就得了?”

    “可是那个空明仙门弟子,不是说会有厚报么?”

    “你个蠢货,现在都撕破脸面了,人家不搬兵马,抄家伙来围杀我,就算顾念情分了。”唐空说道:“还真指望人家送宝贝来呢?再说了,就凭他这点修为,他这点地位,本座也看不上。”

    “那倒也是……”鹰妖有些恍然,又觉得自己跟着这位十二尊者,真是个极为明智的念头,短短几天时间,它就学到了不少智慧。

    ——

    空明仙门之内。

    蛟龙之首,被摆在了殿前。

    “此妖临阵突破,成就极境,化身蛟龙,位尊地仙,弟子等人拼死一战,三死三伤,方是动用仙王之剑,将之斩落。”

    “此妖之前突破失败,大开杀戒,被灵明仙门追杀,本以为根基受损,短时日内,难以恢复,未想竟还能再度突破,是本门预估失算,委实怪不得你们。”

    “师兄圣明。”

    “你们斩杀地仙,创此壮举,以凡身逆伐地仙,虽是借了仙王之剑,但也殊为难得。”那位师兄缓缓说道:“我会请示仙王,替你们授予战功。”

    “多谢师兄。”

    “这是你们应得的。”

    师兄说完之后,又道:“这头妖蛇,成为蛟龙,被你们斩下头颅,如今这蛟龙之首,也算珍贵。只不过,根据消息,这头蛟龙并非孤身来此,而是携带宝物,你等只是带回蛟龙之首,没有带回其他物事?”

    齐师兄等人均是一怔。

    三人对视一眼,面面相觑。

    但隐约已是明白了什么。

    “怎么回事?”

    “正要与师兄言明。”齐师兄迟疑了下,说道:“我等此次斩龙,还多了一位帮手,他是散学修士,自称太虚公子,乃是洛河七十二段河域黄鳝河神的至交好友……因蛟龙王霸占河域府邸,斩杀黄鳝河神,触怒了他,故而他出手相助,救得我等。”

    “嗯?”

    “他如今暂为河神。”齐师兄这样说道。

    “也就是说,这头蛟龙王,你们只是带回了一个头颅,其他的都没有带回?”

    “弟子等人,只是奉命斩妖,着实不知一切。”

    “蠢货!”

    那位师兄蓦然挥袖,喝道:“还不领路,我亲自去看!”

    齐师兄有些迟疑。

    但其他两个元境弟子,则对视一眼,露出喜色。

    他们早已对那太虚公子不满,只是碍于齐师兄过于迂腐,才一直沉默。

    如今大师兄亲自开口,齐师兄也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