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修真小说 > 我有诸天万界图 > 正文 第263章 河神洞府
    这头好不容易突破极境,化身蛟龙,成就地仙的巨蛇,彻底烟消云散。

    它这一生,也算坎坷。

    早年一条小蛇,偶然开灵,在弱肉强食的大山中,躲避着更强的妖,狩猎弱小的怪,逐渐正常,成就蛟龙王之名,盘踞一方,八方共尊。

    近来百余年,意气风发,威势无匹,雄霸一域,好不容易得以突破,眼看将要化身蛟龙,成就地仙,更进一步。

    然而化蛟之时,却被灵明弟子道破真身,从而突破失败。

    它怒而吞食灵明弟子,又屠戮百万众生,得以重塑根基。

    眼见又要再一次得以突破。

    又被空明弟子狩猎。

    被空明仙王的一剑斩落,仗着蛟龙之躯得以不死,正要报仇,却又横空出来一个什么太虚公子。

    “也算你的劫数了……”

    唐空看着眼眸渐渐无光的蛟龙之首,隐约也有些感慨。

    听闻从元境踏破极境,突破极数,是蜕凡成仙,因此伴随着劫数。

    真要说来,这头蛟龙王,近段时间也颇倒霉,也确实是劫数。

    ——

    “任务还没完成。”

    唐空微微闭目,心中沉吟。

    斩杀蛟龙王只是任务之一,但还有寻找蛟龙王宝物并且独吞这一点。

    那蛟龙王既然真有宝物,那么它要逃命,必然是要卷铺盖走人,宝物便不可能留在老巢。

    如此看来,就极有可能在河底的洞府之中。

    但是,此时还不到搜刮宝物的时候。

    因为空明仙门的弟子,还在这里。

    唐空转头看了过去。

    那位齐师兄喘息不定,手中一柄法剑,已然失了光泽。

    唐空也不得不承认,之前若非齐师兄施展出空明仙王的一剑,自己也不能如此轻易将它斩杀。

    若是换作原来的灵明十二尊者,恐怕已经被巨蛇所灭。

    想到这里,唐空又是十分无言。

    “这灵明仙王是准备派他这弟子来送死的么?”

    灵明仙王命弟子斩妖,最初是想着,蛟龙王受创,实力跌落,命门下弟子前来,决一生死。

    生则突破成仙。

    死则学艺不精。

    但那也是要在势均力敌的情况之下,才有这样的机会。

    可如今看来,若是原来的灵明十二尊者,那便是来送菜的,完全是被碾压灭杀的命。

    显然这蛟龙王的本事,也已经超出了灵明仙王的预估。

    ——

    “这位道友……”齐师兄躬身一礼,道“多谢救命之恩。”

    “举手之劳而已。”唐空摆手道“我与这黄鳝河神,本是同道好友,哪知它竟然遭遇这等劫数,真是令人唏嘘。”

    “原来道友也是黄鳝之身?”

    “……”唐空咳了声,说道“只是好友,不是同族。”

    “不论如何,道友终究是救我师兄弟几人一命,大恩不言谢。”齐师兄拜礼道“多谢了……”

    “……”

    唐空心中吐槽了声,说好的大恩不言谢?

    才这样想着,唐空又挥手道“对了,你那几位师兄弟,都还栽着呢……”

    齐师兄闻言,面色骤变,忙是喊道“师弟……”

    他奔了过去,不断寻找他的师弟们。

    六大仙门弟子,除他之外,五人或死或伤。

    两个内境巅峰的弟子,一个跌入河中,漂流远去,基本是死定了,另外一个被砸进土里,几乎成了一滩烂泥。

    三个元境宗师,死了一个,两个重伤。

    若不是唐空出手,还真就连同这位齐师兄一起死光了。

    ——

    齐师兄又去收敛了那位被河水卷走的师弟。

    至于唐空,将黄鳝妖的尸首取来,摸索了一遍,拿到了一面铁令。

    与此同时,他不断感应河底之下的洞府。

    而这一面令牌,十有八九,是开启河神洞府的钥匙。

    他有八成把握,那条妖蛇,一定是将老巢之中的宝物,藏入了河底的洞府之中。

    如此说来,这座洞府,暂时要归唐某人才是。

    才这样想着,齐师兄已经领着剩下的两个元境师弟,匆忙前来拜见。

    “多谢道兄救命之恩。”

    “不必客气了。”唐空摆手道“如今妖蛇已经伏诛,你们师兄弟几人,也算报仇了,还是收敛一下尸首,送他们回山安葬罢。”

    “这是应当的,只是……”齐师兄有些迟疑。

    “只是如何?”

    “我等兄弟六人,为斩妖蛇而来。”齐师兄苦笑道“若无伤亡,便回禀宗门,妖蛇已死,即可复命,而如今三位师弟身殒,还须取回妖蛇残躯,才能给宗门一个交代。”

    “嗯?”唐空眉头一挑,这妖蛇残躯,如今只剩下了一个头颅,但是它已经突破,如今这个头颅,乃是蛟龙之首,真要说来,颇为珍贵。

    “道兄……”

    “罢了,不过一个龙首而已。”唐空挥手道“你们带走便是。”

    “多谢道兄准许。”

    齐师兄大喜过望。

    而就在这时,他身后那位元境层次的师弟,却拉了拉他的衣袖,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齐师兄面露犹疑之色。

    唐空皱眉道“你还有话说?”

    齐师兄苦笑道“这黄鳝妖,是我空明仙门册封的河神,它如今身殒,河神之令须得收回……”

    唐空目光微凝,他看了看那条黄鳝妖,又看了看手中的令牌,再看了看那河神洞府的布置。

    那河神洞府有阵法。

    阵法开启的关键,是这河神之令。

    现在若是让他们拿走令牌,自己虽能开启阵法,但是要费很多工夫。

    有这个工夫,还不如把眼前这三个家伙干掉来得省事。

    但唐空倒也没有那么重的杀性。

    他沉吟了一下,说道“黄鳝妖与我乃是至交好友,它的遗物,我要带走,而且在它洞府之中,也有我的东西,这河神令还你空明仙门无妨,但要等明日。”

    齐师兄迟疑了下。

    他倒是不怀疑眼前的太虚公子起了贪念。

    黄鳝妖不过一头小妖,能有什么宝贝?

    这蛟龙之首才是奇物,他尚且可以放下,自然也瞧不上那黄鳝妖的洞府。

    只是黄鳝妖是为河神,河神已死,须得即刻收回此令。

    这是空明仙门的规矩。

    这倒不禁让他有些犹疑。

    而在他身后,那位元境宗师,却是露出怒色。

    “哪来这么多废话?”

    这元境弟子喝道“这黄鳝妖是我空明仙门册封的,这河神洞府是我空明仙门建造的,刚才那头蛟龙,若非是我空明仙王之剑,就凭你也能斩了?”

    唐空的脸上绽放了笑容。